点亮黎明——淮安诗人抗击疫情诗歌专辑

(2020-02-02 14:56) 5810749

 

此刻,我把目光投向武汉(外三首)
 
 龚正
 
 
除夕之夜,我像热锅上的蚂蚁
一刻不停地把目光投向武汉
此刻,我多想用身体里一丝温热
让武汉捂出汗来,借此来消退
武汉的高烧和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一个令人胆寒的杀手
就这样戕害着人们的身体
口罩背后的脸上,写满
惊悚、恐惧、淡然和坚定
 
为了阻击此次新型肺炎病毒的传播
武汉已经封城,但钟南山
仍然以八十四岁的高龄
毅然决然地冲进武汉城里
他像一个战士,让白大褂
成为这个冬天里温暖的风景
 
在他的身边,我看到无数英雄和他
一起冲锋,他们分明是要把武汉墙的铁壁铜墙
敲出一道缝隙,让城里的焦灼
和城外的暖流作一次爱的汇集
 
新春已至,报春花欣然探出枝头
一张张摘下口罩后的灿然面庞微笑如花
 
 
一个人的棋局
 
 
汉界楚河,狼烟四起
一个人的棋局,让我触目惊心
拱兵,拱卒,横炮,跃马
步步急逼,敛声屏气
 
紧急集合,出征壮行
海陆空三军医疗队和来自四面八方的白衣战士
像一朵祥云飘落在棋盘的网格上
严寒中的武汉三镇多了生机
 
此时,穿着隔离服的人在棋盘间穿梭
此时,穿着白大褂的人在棋盘间凝视
隔离仓解围了逼退的马
搭好的炮架正瞄准新型冠状病毒的老巢
 
棋盘上,各大医院占据其间
火神山雷神山比肩而立
相飞士撑,车进炮轰,壮怀激烈染红天际
帅旗高扬战鼓震天
 
紧闭的房门管不住我对武汉的相思
这一盘棋,我下了一个被延长了的假期
 
 
站在38层楼前的凝望
 
 
像一只鸟,被囚在38楼的房子里
每天我只好站在窗前凝望街上的风景
 
脚下的十字路口就是市中心
往日喧嚣的人流此刻销声匿迹
 
零星的车辆在脚下疾驰
隐约能看到的稀疏的人也带着口罩前行
 
好在他们不会迷失方向
对新型病毒的敬畏就是要谨言慎行
 
其实,站在这样的高度前
我的目光早已翻山越岭
 
一个个逆行的背影成为我此刻的惦念
一张张坚定的面孔让我陡增了信心
 
在冲锋的阵容里有如我一般的年纪
在冲锋的阵容里有如我女儿一般的花季
 
片刻间,不舍和心疼让热泪狂奔
融在窗外飘着的冬天的雨里
 
夜幕就要降临了,新春里的
万家灯火中应该没有了饕餮盛宴
 
一只蝙蝠像一个道具
隔离,为野蛮和兽性筑起藩篱
 
 
收藏夹
 
 
收藏了病毒的缘起
收藏了封城的日期
收藏了惊恐的眼神
收藏了灾区的焦急
 
收藏了动员的号令
收藏了出征的誓言
收藏了逆行的背影
收藏了出击的豪情
 
收藏了鏖战的场景
收藏了病房的期望
收藏了火神山的烈火
收藏了雷神山的光焰
 
收藏了阻击的方案
收藏了克敌的信心
收藏了出院的笑脸
收藏了喜报的讯息
 
收藏了亲人的牵挂
收藏了新春的梅枝
收藏了蜗居的警醒
收藏了庚子的丹心
 
我的收藏夹太小了,它实在
收藏不下我心底里的感动和情义

  

 

逆行者
----- 献给赴武汉抗疫英雄
 
仲晓军
 
我要去的那座城市被一条河分成三处
黑色的阴霾在午夜出没
逢人派送死亡的请柬
人们关起窗子和门
封住了河流和道路
我要剪断这些黑色的翅膀
这些是魔鬼,我们不能让魔鬼藏匿
 
我的坚韧来自内心
零落的每一滴泪都被收回
长长的甬道尽头
我听到了无辜者的哭泣和呻吟
 
我前面有人
他们是先行的逆行者
我的同路人 有些人已经倒下
我后面有人
我的同路人 他们随后而行
因此 我不是孤独的逆行者
不是
 
我们脚步很轻
不会惊醒婴儿
我们脚步很实
青石板上留下了我们坚定的脚印
我们将和这座城市合而为一
我们将和这座城市的人们合而为一
 
也许 我会象一棵树倒下
倒在这座城市的任何一个角落
但是 我是幸福的
我的身体接触着这片土地
在热爱中感受着她的体温
我的生命将重生  重新长成一棵树
树下 幸福的人们可以看到明媚的春光

点亮黎明
郜跃
 
人们在这个冬天沉默着,为一场
没有硝烟四起的战役祈祷着
武汉,牵住了全国人民的心
那里是中国战“疫”的主战场
 
一群群可爱的人,汇聚江城
他们逆流而上,与人流背道而驰
他们是降临人间的天使
带着神圣的使命,来点亮一座城的黎明
 
这场战争没有枪林弹雨,却危险重重
你们鲜红的手印,将会是最好的符篆
无论何时,你们都是我们至亲的人
请收下我们的祝福,相约即将到的春天
 
这个冬天必将结束,你看梅花已经开了
严寒注定会被东风吹散
十四亿人,等着你们在黎明归来

写给淮安赴武汉医疗队

   
邵志彬

128日清晨,淮安首批援助湖北医疗队共29名医护人员集结完毕。他们分别来自全市6家医院,年龄最大的46岁,最小的25岁,均是精兵强将
 
我们向他们挥手
他们在黎明时从淮安出发
他们身穿红色战服
像一支红色的火焰
冲向敌人的炮火
 
一场不见硝烟的战争
已在武汉打响
在那里有我们的兄弟
也有我们的亲人
杀灭这些该死的病毒
是信心更是责任
 
天空暗了
但一支支队伍
是来自四面八方的闪电
会刺破这层黑暗
众志成城上下齐心
瘟疫之源,斩草除根
 
驰援武汉疫区
我们唯有送他们一句   
   
保重
在这关健时刻
淮安百万人民与你们心相牵
就是
最坚强的后盾
 
许多年后,当我想起武汉
 
姚克连
 
许多年后,当我想起武汉
我会想起那个2020春节
当我们共同点亮团圆欢乐的灯笼时
突然,有一种疼痛的声音传来
有种新型冠状病毒    恶魔般
肆意侵凌人们健康的肌体
我的笑容,顿时像花儿在风雨中凋零
我的目光扫描仪
在媒体的板块上日夜搜寻

我想找到    从病房里飘出   
一缕缕欣喜的阳光

 
无数个白衣战士,从四面八方靠拢武汉
他们白色的防护服,仿佛是威武的盔甲
逼退恶魔黑色的阴影
人民子弟兵,从军营里打起背包奔向武汉
他们怀揣无畏的勇气
在艰险的刀锋上拼出灿烂的火花
无数双手、无数双脚
蚂蚁般    忙碌和奔波
爱,从一个个火热的胸膛出发
在那场没有硝烟的战场上绽放光芒
 
我会想起亿万个家庭

静静地    默默地   
守护自己的门扉

我曾在电脑旁,电视机前,斗室内
熬过一个个白天黑夜,与亿万人一起
筑起一道    抵抗恶魔入侵的防线
我会想起,站在立春后第一个晴朗的早晨
含着热泪,瞩望武汉
这个九死一生的英雄城市
黄鹤楼上的黄鹤,引颈高歌美好的人间

防化兵 冲啊
——献给冲在防疫前线的战友
胥全迎
 
 
亿万人张开双臂迎接新年的到来
谁曾想新型冠状病毒
如同遁形的妖魔窜入人间
从武汉三镇至华夏大地
张牙舞爪 夺人性命
 
武汉危急 湖北危急
魔高一尺 道高一丈
各地支援的医疗队来了
解放军的防化部队来了
冲在了防疫第一线
 
防毒面具与防毒衣是他们的铠甲
侦毒器与试剂试纸是他的检测的利剑
洗消车 淋浴车 专业的隔离与气密设备
是他们的“降魔”的重器
致人瞬间死亡的毒气都不怕
你这“新冠”蟊贼算什么?
 
接管了武汉防疫重地与防毒物资的管理
他们与医生护士共同组成了“降魔”大军
在这场“降魔”的战斗中
我昔日就是防化兵,一展英雄本色

放生
 
胡健
 
  
我看到过朋友放生
让动物回到自然中
那是它们真正的家
一一而世界是一体的
一个更大的大家庭
 
人们争着戴上口罩时
人们才发现自己的贪婪
贪婪地侵占了野生动物的家
于是,野生动物让我们戴起口罩,
让我们隔离;让我们封闭自己的家
 
风雪会过去,阳光会升起
一只只口罩也会摘下
 
但我们要有一次放生
让野生动物回它们自己的家;而不是在人类的餐桌
对它们放生就是对我们自己放生
 
爱是太阳,是春风
我们只有一个地球
大爱无疆,人只不过是地球的牧人
要爱河流,山川,植物;动物
餐桌太小;地球才是人类共同的家园
放生就是爱护我们自己的家园
就是为我们彻底摘掉今天的口罩

中国作家网 巴金文学馆 新华网副刊 新华网图书频道 新闻出版总署 中国诗歌网 中国国家图书馆 湖南作家网 广东作家网 作家网 北京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中国艺术批评 中国文联网 浙江作家网 上海作家网 苏州文学艺术网 湖北作家网 辽宁作家网 河北作家网 中国诗词学会 海南省作协 陕西作家网 江苏文化网 钟山杂志社 张家港作家协会 江西散文网 中华原创儿童文学网 福建作家网 凤鸣轩小说网 百家讲坛网 东北作家网 四川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醉里挑灯文学网站 忽然花开文学网站 东方旅游文化网 宿迁文艺家网 浙江萧然校园文学网 张家港文学艺术网 江苏散文网 中国诗歌网 江阴作家协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