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晓红、梁晴在《底气》研讨会上的发言

(2017-06-14 10:56) 4448288

  

读蔡烨佩长篇小说《底气》有感

傅晓红

  蔡烨佩先生是我们省作协会员,亦是一位我们党的基层干部,他长期担任泰州市下属一个镇的纪委书记,兼任副镇长。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坚持文学创作。因他出色的工作,曾被江苏省委、省政府授予“优秀纪检监察干部”称号,而他的文学创作,获得过泰州市人民政府文艺奖与泰州市“五个一工程奖”。这次,他的第三部长篇小说《底气》出版,真是可喜可贺!  

  蔡烨佩长期生活工作在农村、乡镇,每天接触着农民、小镇市民、我们党和政府最基层的官员。作者把笔触伸向他们,描写了自己最熟悉的底层乡镇。他的作品非常接地气,大胆勇敢地揭开我们以为的美丽乡村的面纱,让我们看到其背后腐败分子肮脏的权钱交易。因纪委书记的身份,作者熟悉了解那一小撮没有信仰没有精神追求,只有黑厚、自私贪欲控制下堕落的基层党员干部,为追逐金钱和权利,他们竟表现的那样无耻、无畏与无底线。  

  小说的前半部分,从一名村妇姜凤车祸引出了其背后种种的利益争斗,他们十八般武艺统统上演,没有最黑,只有更黑更无耻,那些党的基层官员毫无党纪国法制约、毫无道德底线。无权无势的普通村民,利用过后像垃圾一样被抛弃,甩不掉就一连串的谋划迫害,看得人惊心动魄。在贪官污吏勾结控制下的乡镇,他们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受迫害的村民真是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这哪里还是共和国的天下,还是共产党的天下?!我不止一次地被蔡烨佩大胆直接的描写所震惊,被那赤裸裸的黑厚无耻所震惊。  

  当然,蔡烨佩在小说的下半部让我们看到了光明和希望。新到任的市委书记兆仁,一位“红三代”,他对这块土地与土地之上的人民有着强烈的阶级感情,他是正义的化身,通过一系列的斗争,终于坏人伏法,受冤屈受迫害的村民“上访专业户”得到了公平公正。在后半部的书写中,市委书记兆仁让自己未露过面的夫人去“上访专业户”家蹲点,暗访的细节还是颇有新意。  

  蔡烨佩的《底气》与现如今一些反腐小说相比,有其独特的一面。正因为作者长期担任基层干部,他深谙民情,了解农村与农民,在作品中,他不光揭露贪腐官员的所作所为搞得民怨沸腾,破坏了党和政府在底层人民心中的形象,同时也破坏了乡村过去善良淳朴的民风。上梁不正下梁歪,当下乡村农民中存在着的丑陋国民性他也不忘揭露批判。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发展了,可人自私的贪欲也跟着发展了起来。一些乡村无赖,为追求利益最大化可以歪曲事实、招摇撞骗,不断上访是他们的手段之一。村民中普遍存在着一切从利益出发,自私、嫉妒、搬弄是非的不良社会现象。作者通过小说人物之口,循循善诱,希望农民们放弃自私狭隘,放弃阴谋仇恨,珍惜人的尊严,保持一颗向善之心……如此这般才能建立起良好的乡村社会风气,才能建立一个和谐幸福的社会主义新乡村,个人与家庭也才能获得幸福和前途。这是作者通过小说表达了自己对当下乡村建设的诸多思考与美好愿望。  

  这部二十八万字的作品,结构简明,文字也比较干练干净,但有些描写过于巧合、简单化。例如所有参与迫害姜凤、田仁春的贪腐分子都没有好下场。作者似乎遵循民间的因果报应法则:“人昧良心,老天爷也会收拾你们”。所有因一己私利参与迫害姜凤的人,个个都“现世报”,与姜凤一样,前后遭遇车祸,变成颅底骨折的病人。其家人、子女,疯的疯、死的死,在不长的时间内,基层官员参与直接迫害的,死的干干净净;位高的,也都进了监狱。这样描写过于简单化、寓言化,削弱了作品的现实主义批判力量,我认为这是蔡烨佩这部作品中的不足之处,希望在今后的创作中注意克服改进。 (2017年3月22日在《底气》研讨会上的发言稿) 

 关于《底气》

梁晴 

  之前我去过蔡烨佩工作的所在地曲霞镇,当时他的身份与小说中的正面角色田仁民如出一辙,所以我基本可以肯定,那里正是《底气》里全方位、立体性展示的中国乡土画卷之一角的真实原型。 

  诚如蔡烨佩自己所言,这部小说囊括了他大学毕业后就职镇政府机关,二十多年历任多个乡镇副镇长的经历,通篇充盈着浓缩后的丰富生活素材和大量别具一格的独立思考。 

  小说最具社会意义的是,它用切身的心得痛识到,乡镇干部的一言一行是否体现政德和民心,代表的是立国之基;反之他们用难被世人注目的脊背,承载着共和国大厦安全、稳定和发展的最底层的重负。 

  多年来,农村频发的群体事件造成了媒体及社会大众对乡镇干部的诟病,指责声刻薄尖锐,不绝于耳。蔡烨佩觉得,他有必要借助他所塑造的“市委书记兆仁”及其麾下诸多的“清官”形象,向读者呈现其原汁原味的道德操守,同时将市县一线普通“诸侯”的喜怒哀乐、成败得失以及乡镇干部的五味杂陈做一个尽可能全面的演绎。 

  基于这样的阅读起点,我读完了这本书,在掩卷的同时,我想说,蔡烨佩的初衷基本上是达到了,我应该由衷地感谢蔡烨佩,给我们这些对乡土生活和乡镇百姓生存状态及心灵需求有着隔膜的专业的文学工作者,上了警醒的一课。 

  说到全方位和立体性展示,《底气》的确是各色人等类型众多、突发性事件目不暇接、阴谋与诡计风云万变,人物定位的纠结及画面基调的暗昧令人匪夷所思。 

  小小一个乡镇,由村妇姜风的转院风波扯开了一幅类似中世纪的黑暗帷幕,群魔乱舞,黑道横行,每一个涉足利欲链条的人都丑恶到令人发指,即使是所谓的受害者田仁春及姜风本人,他们也可以为了个人的私欲助纣为虐,一方面是可怜地被利用与被迫害,一方面在以为有一杯羹可分的时候,全身心亢奋地去趟这潭浑水。而于妹这个首恶人物已被完全妖魔化,全身每一个细胞都恣意妄为着对人性的荼毒与玩弄。放眼望去,江圩镇里已无好人,镇党委书记顾自成、小镇派出所警察潘国威、镇卫生院前院长季飞、政政府主任汪仁、文卫科长何生……就连上一级的卫生局副局长李力、下一级的江圩村村民主任田汉,小镇暴发户江余奎,乃至后来被于妹烧死的丈夫姜泉,等等,几乎都可以涵盖于“魑魅魍魉”这个总的称谓。小说着力刻画的正面人物田仁民,在全书的前半部完全是个明哲保身的卑微人物,对一帮丑类的所谓反抗,孱弱到令人扼腕。小镇所有的黑暗与压抑,只有在姜孝和田平两个年轻人的出现之际,才被捅出一线亮色,而他们给读者带来的希望,最终以姜孝惨烈的自杀宣告破灭。 

  这种见不到丝毫正义之光的小镇世态底色,或许是蔡烨佩略带魔幻现实主义手法的有意所为,也有可能是他的确过于地忠实了生活的原生态。 

  小说的后半部,由田仁民仕途的绝处逢生而出现了世态民心的逆转,但是这是托好官的福——先是顾副市长,再是市委书记兆仁。我们有理由相信我们的党内终究是邪不压正,可是反过来想,清官的出现需要多大的机缘!因为即使是在江杭市的市一级领导阶层内,权欲和阴谋依然是无处不在。 

  《底气》这本小说的最大意义,在于塑造了兆仁这个独特的党的优秀干部形象,他以非比寻常的胆识和卓见,把剖析和解决上访户问题作为一方政府正本清源的重要攻坚点。他微服私访,只身进入老牌上访户田仁春的家庭,在几乎命丧田仁春之妻姜风的刀下时,以自己亲属的名义,请最好的医生治疗姜风因脑外伤引发的癫痫,之后又让自己的妻子,党校社会管理学教授贾见真隐姓埋名去到中世纪般黑暗的江圩镇,“卧底”于田仁春家,力求通过这样的窗口,找到解决农村问题和村民上访现象的智慧。 

  我很佩服兆仁抑或是蔡烨佩,他们找到了这把打开上访户心结的钥匙——那就是,卑微地生存在社会底层的人们,他们努力索求的,不过是生而为人的基本尊严。 

  《底气》这本书在文学的感染力方面,似乎尚有缺失,这是因为蔡烨佩对小说人物设置及调度上的功力有限,无法做到游刃有余和运筹帷幄。此外,小说的下半部与上半部风格迥异,下半部的文字叙述和人物语言出现了大量的书面语言及书生腔,就连老红军东方帼老太太,以及在前半部里半人半鬼的愚昧农妇姜风,也都赋予了她们大段大段莎士比亚式的论述或内心独白。于是作品中举足轻重的正面形象兆仁和田仁民,因其这样的谈吐,在思想的表达上不免失之于空泛。而兆仁因其额头上那枚镰刀斧头状的胎记,更多了一抹标签化的败笔。作品中有不少人物显得焦距不清,尤其是姜风的角色定位,时而气息奄奄、命悬一线,时而眼神灼灼充满致富野心,时而以怨妇的形象呼唤苍天,时而在照料贾见真于病塌时,无微不至到柔肠百结。此外田仁春的上访,只是在控诉卫生院制造坑人的承诺书,而于妹肆意摧残姜风病体,草菅姜风人命,甚至唆使人戳瞎她的眼睛,一方面引诱他们承包卫生室,一方面以蓄意制造的医疗事故致他们于死地,百般玩弄他们于股掌,他们夫妇却逆来顺受,完全息事宁人。这些小说构架上的破绽,蔡烨佩自己在本书的后记中也有过检讨,鉴于如此,我也就不再赘言。 

  不管怎么说,这部沉甸甸的、厚达27万字的著作,对于痴于文学、勤于笔耕的蔡烨佩而言,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这也是他半生致力于基层民官事业的一份重要总结,就他的生活积累而言,他比我们在座的任何一位,都更称得上是一座富矿的拥有者。 

  执着加上努力,蔡烨佩文学创作上的前景,大可期待。


《底气》    作家出版社2017年2月出版

中国政府网 中国文明网 人民网 新华网 光明网 学习强国 中国作家网 中国文艺网 中国国家图书馆 中国文化报 文学报 中国现代文学馆 巴金文学馆 中国诗歌网 中国社会科学网 腾讯文化 中国新闻网 新华报业 中国江苏网 我苏网 《钟山》杂志社 中国作家网 巴金文学馆 新华网副刊 新华网图书频道 新闻出版总署 中国诗歌网 中国国家图书馆 湖南作家网 广东作家网 作家网 北京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中国艺术批评 中国文联网 浙江作家网 上海作家网 苏州文学艺术网 湖北作家网 辽宁作家网 河北作家网 中国诗词学会 海南省作协 陕西作家网 江苏文化网 钟山杂志社 张家港作家协会 江西散文网 中华原创儿童文学网 福建作家网 凤鸣轩小说网 百家讲坛网 东北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