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届扬子江诗会大家讲坛聚焦新世纪诗歌发展

(2020-10-13 09:49) 5933141

  江苏作家网讯  20201011日,由江苏省作家协会和南京师范大学主办的第三届扬子江诗会大家讲坛在南京师范大学随园校区和仙林校区举行,分两场研讨新世纪以来我国诗歌发展的成就、诗歌的经典化和诗人创作的变化等议题。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国作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副主席吉狄马加,江苏省政协副主席、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师范大学副校长朱晓进,江苏省作协党组书记、书记处第一书记、副主席汪兴国,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党委书记余琼、文学院院长高峰,国内知名评论家唐晓渡、耿占春、张清华、罗振亚、何言宏、敬文东、何平、傅元峰、霍俊明,以及省内青年诗人、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部分师生、《扬子江诗刊》编辑部成员等近百人参加了活动。


吉狄马加

  吉狄马加在讲话中指出,今年是全面小康建成小康社会的收官之年,站在这样一个历史交汇点上,诗歌应怎样与现实发生关联,怎样使诗歌在美学建设方面更好地体现中国精神,树立文化自信,对诗歌创作者和研究者来说,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期待本次讲坛既能提供学理性认识,也能对当下诗歌创作实践提出建设性意见和建议,让诗歌发挥更大的作用。


汪兴国

  汪兴国在致辞中介绍,扬子江诗会是省作协着力打造的扬子江系列文学品牌活动之一。大家讲坛作为扬子江诗会的一项重要内容,连续三届在省内高校举办,意在给青年大学生以现代诗歌的审美启蒙,为我省乃至全国的新诗发展埋下希望的种子。今年讲坛将围绕新世纪新诗的发展流变及经典化的可能等展开研讨,旨在总结回顾中国新诗发展历程,思考新诗如何紧跟时代发展,描绘时代图景,书写时代精神。


朱晓进

高峰

  朱晓进在论坛开幕式上致欢迎辞,高峰介绍了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的建设发展情况。

  本届大家讲坛分为两场,第一场议题是“新世纪以来,诗人由主要依托流派、社团发展转而凭借个体发展,如何看待这种变化?”第二场议题是“新世纪诗歌的成就及其经典化的可能性”。南京师范大学教授何平主持论坛发言。

何平


吉狄马加

  吉狄马加在发言中结合个人创作经历,论述了个体和时代之间深刻的辩证关系。他说,个人化写作其实是个人通过写作寻找一种与时代的对应关系。真正意义上的写作其实都是个人化写作,诗人的作品必然浸润和饱含了个人的生命体验和生活情感,如何将个人经验上升为更广阔的历史经验和集体经验,对于今天的诗人来说仍然十分重要。这需要诗人发挥能力和天赋,构筑自己的语言、修辞,在个体经验和历史经验之间建立一条秘密通道。没有这样的通道,就达不到经典诗人的高度。


唐晓渡

  唐晓渡认为,所谓经典首先是一个质量概念,兼有垂范的意味。一部作品成为经典化,一方面是包括作者、读者、媒介、选本、批评阐释、权威倡导等多种因素合力作用的结果,因此在根本上乃是众人之事;一方面要经过时间的检验,这个时间主要能指穿越历史语境变化的审美时间。经典化过程中,起决定作用的是文本,关键则在于批评家和选本的眼光。唐晓渡还提到感觉层面上的“绝对尺度”这一概念,在他看来,这一尺度不可描述但确实存在,正是这一尺度使作品得以穿越时间和文化的差异之墙。他认为,当代诗歌大势已经形成并有了长足的进步,这时谈论经典化也多了底气和信心。


耿占春

  耿占春主要结合穆旦和海子的创作生涯,谈诗人的经典化之路。他认为,穆旦初期的诗歌创作并不突出,到开始写战争经验,他才逐渐和同时代诗人拉开距离,一直到上世纪四十年代走向成熟。穆旦的特点在于他把时代经验、外部经验化为了他的精神生活和内心世界,并通过诗歌加以展现和描述。诗人和历史构成了一种复杂关系,他的诗里有美学光芒,也有理性认知和生活智慧。与之形成对比的是诗人海子。海子的创作依靠想象力的迸发和狂喜的瞬间涌现,悲剧性既蕴含在他的情感当中,也充盈于他的诗歌之间,他具有对于不朽和美的深刻知觉。


张清华

  张清华对议题包含的关键词进行了逐一拆解。在他看来,“新世纪诗歌”是一个建构出来的总体性概念,而总体性的建构总有局限,因此在考察这一概念的时候要保持审慎和警觉的态度。“成就”含有进化论思想,他认为这20年的成就主要显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写作的平权化,一是诗歌作品中出现了诙谐精神。最后是“经典”,经典是相对性概念,需要结合时间尺度来加以考察和评价,它包含两类作品:一种是完美的或伟大的作品;一种是能够刻下刻痕的作品。


罗振亚

  罗振亚发言时首先明确了“个人化写作”的概念。在他看来,个人化写作是诗人从个体身份和立场出发,独立介入文化处境,处理时代生存生命问题的一种话语姿态和写作方式。个人化写作之所以在1990年代后兴起和盛行,既是对以往集合性写作的逆反,也是由于转型时代使得个性张扬的土壤愈加肥沃。罗振亚认为,个人化写作的意义在于,它超越了自淫式的“自我表现”,以一种沉潜的气度回归写作本身,带来了整体写作水平的攀升,其诗歌观念及对差异化的倡导为诗的进一步发展提供了新的可能性。但个人化写作目前也存在问题,如有分量的作品和诗人还不够多,部分个人化写作缺乏“诗魂”,而恣意于语言的消费狂欢等。


敬文东

  针对罗振亚提到的缺乏有分量的诗人和诗作这一问题,中央民族大学教授敬文东谈了两点思考。一方面,他引用库恩的范式理论,提出成为大师首先需要写作者自觉进行范式替换,让自己脱胎换骨。另一方面,落到文学与现实的关系层面,他认为,置身于当下这样一个纷繁复杂的社会现实当中,生活的精彩性远远超出小说的想象力,文学要同新闻竞争,就要面对和关注日常生活的神秘性。能把这种神秘性和天意表现出来,就有可能诞生有分量的作家和作品。


霍俊明

  霍俊明认为,随着个人化写作的日益风行,诗歌产量急剧增长,诗歌网站注册人数达1000万,诗歌刊物达1100多种,在这种情况下,亟需厘清什么才是真正的诗学意义上的个体。他以杜甫和沃尔科特为例,前者于公元759年辞官,并在辞官后达到了个人创作的新的高度;后者获诺贝尔文学奖后,因不满以往作品而潜心创作,并在晚年推出备受好评的组诗《白鹭》。霍俊明将他们作为诗学意义上的个体范例,认为个体真正面向诗歌的时候是非常复杂的,而他们的诗歌不仅提供了个体经验,也提供了生活经验和历史经验。


傅元峰

  傅元峰认为,面对新世纪的诗歌,与其求新,不如寻旧。他反对用天梯来描画文学发展轨迹,提出如同音乐形成调性需要回环一样,诗歌研究也应该为回环、重复、对折、沉降保留一个思考余地。他也反对诗歌评奖中的竞赛逻辑,因为竞赛体容易诱导形式奇观,丧失抒情主体的活性。他列举了新世纪几类诗人主体,一类是基于生活低处和即时经验展开创作的打工诗人;一类是坚持自己的写作频度的诗人;一类他称为“明亮的抒情主体”,虽通过频频亮相获得了高扬的名声,但其作品本身却并不“耐旧”。在傅元峰看来,对于诗歌的主要责任不是甄别,而是再度搜寻。新世纪诗歌的研究文章缺少例证,没有举例就没有现场,这样的批评也就容易堕入虚妄。最后,他提出要注意亚文化地带的诗歌存在。


学生提问

  讲坛最后,诗评家与现场学生进行了互动交流,就诗歌阅读、写作、研究中的困惑进行了探讨。(文/俞丽云;图/胡潇)


合影

中国作家网 巴金文学馆 新华网副刊 新华网图书频道 新闻出版总署 中国诗歌网 中国国家图书馆 湖南作家网 广东作家网 作家网 北京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中国艺术批评 中国文联网 浙江作家网 上海作家网 苏州文学艺术网 湖北作家网 辽宁作家网 河北作家网 中国诗词学会 海南省作协 陕西作家网 江苏文化网 钟山杂志社 张家港作家协会 江西散文网 中华原创儿童文学网 福建作家网 凤鸣轩小说网 百家讲坛网 东北作家网 四川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醉里挑灯文学网站 忽然花开文学网站 东方旅游文化网 宿迁文艺家网 浙江萧然校园文学网 张家港文学艺术网 江苏散文网 中国诗歌网 江阴作家协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