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峰峻:枚乘与“人间药石”《七发》

(2020-09-08 09:53) 5927512


 枚乘故里景区位于江苏淮安市淮阴区码头镇境内里运河边


枚乘青铜雕像两侧悬挂一副楹联:“谏七发以省君,心意幽深追屈子;赋九篇而垂世,辞采汪洋启相如。”


“第二届运河论坛”主办方江苏省作家协会、淮安市委宣传部相关领导与参会代表在“枚乘故里”门前广场毛泽东主席题写的枚乘《七发》石碑前合影。


枚乘故里主要建筑均是围绕院中800多年的银杏树建设,园林式建筑三座屋内有枚乘、枚皋文学作品以及“赋”的起源与发展的介绍。


《七发》是枚乘的代表作,也是汉赋的开山之作,具有极高的历史地位与文学价值;当年,毛主席曾向全党推荐《七发》,文中许多精当言辞堪为警示箴言,“人间药石”。

  年末的上月,我们去淮安参加第二届运河文学论坛。与我同车前往淮安的还有两位省作协领导,一路上介绍上届运河论坛情况,谈论淮安的风土人情,车还未到,淮安的清新已觉很近很舒服,所有的气息仿佛又都是那么熟悉。我是兴化人,兴化与淮安同属于运河水系以及里下河地区,因而眼前的麦地、旷野、树林,以及连绵不断地河湖水色,令我都觉得非常亲切,真有回到故乡的感觉。

  这让我在车上想起了家乡的水街,那总在我记忆里充满灵性的“安仁八景”、“塘港分流”、“虹桥灯影”、“独木雄风”、“莲沟落月”均构勒出与眼前淮安水色重叠的影子,如一幅素装的水粉画,与我一起开始在充满想象、浪漫的淮安故事里神游。

  其实多年来我虽然没有从文学角度专门研究过淮安,但多年的新闻职业生涯让我对淮安变得不但熟悉而且倍感亲情。当然,这些亲情还缘于我生长在同一水系,生活在同一饮食菜系中。

  淮安与扬州淮扬菜的主要发源地,是江淮流域古文化发源地之一。曾是漕运枢纽、盐运要冲,驻有漕运总督府、江南河道总督府。历史上与苏州、杭州、扬州并称运河沿线的“四大都市”,曾经淮安“因运而兴、因运而盛”,有“中国运河之都”的美誉。

  报到当天,与外地代表一起去了总理的纪念馆和故居,当然少不了去《西游记》作者吴承恩的故居。

  淮安真的了不起,四大名著占了三部,《西游记》为本土作者吴承恩所为,兴化人施耐庵与学生罗贯中在客居此地时完成了《水浒传》《三国演义》初稿。

  淮安的历史文化积淀真的很深,参观淮安街市时,外地作家、学者会发现淮安很多路名是与历史文化名人对应着的,有的熟悉,比如翔宇大道是为翔宇大道1898号周恩来干部学院命名的、梁红玉大道、韩侯大道,也有暂时不熟悉的,如枚乘路、柯山路、明远路、通甫路。

  二十年前,我第一次来淮安,当时迫不急待地去了周恩来故居、吴承恩故居,对那两青砖瓦木结构,具有明清时期典型苏北城镇民居建筑记忆犹新。吴承恩故居地处淮安城西北部,背靠里运河,青砖小院古朴典雅。记得总理故居院里有书房、厨房,天井里还有一口水缸,有种居家般的亲切,这是他12岁以前生活过的地方,后随伯父离家去东北求学后便再也没有回过家乡。总理热爱家乡、怀念故土,但由于他日理万机,回乡看看的愿望一直未能实现。19591月,总理从广州飞北京,快到淮安上空时,他特意走到驾驶舱中,从飞机上俯瞰淮安。为此驾驶员降低了飞行高度,在淮安上空盘旋了三圈。卫士长成元功把周总理扶回座位,总理沉思良久,方说:“淮安的变化不大,大运河、宝塔、镇淮楼都还在,只有南门大街好像变宽了。”

  沧桑巨变,如今淮安这个“运河之都”,沐浴着改革开放的阳光雨露,焕发出前所未有的蓬勃生机,足以告慰总理在天之灵了。

  论坛期间,有关运河文化遗产以及文化名人韩信、梁红玉、关天培、《老残游记》作者刘鹗,还有以前不熟悉的北宋文学家、苏门四学士之一的张耒,南宋文学家,与谢灵运、颜延之并称为“元嘉三大家”之一的鲍照等一一成了热门话题。

  文学可以记录一座城市的文化积淀,文学也可以从历史的细节中渗透出来,并将文化传承下去。记得童年许多个夏季的夜晚,我从梦中醒来,窗外融融月色中,或远或近的水车声、风过竹林的哗哗声和着零星的鸟吟虫鸣……人世间的愁苦和人性的欢欣都可以在这样的动态中感受到!如果说我现在的文字还有些敏感、温情的东西,肯定跟这个有关系的。

  我的童年和少年都在是在乡下小学和中学度过的,那时的乡村中学基本没有图书馆,小学更是图书室也没有,可是我与文学有缘,文学之缘赐予我福分,小学四年级时来了一个朱老师,他是师范生,虽然只是中等专业学校出来的,但对于我们那时的乡村小学可是稀缺之宝。他来了不但完善了文体课的设置,还利用环境创造条件让我们超前启蒙了“网球”、“足球”,最重要是给了我文学的启蒙,他用工资买了许多文学书籍,高尔基、巴尔扎克、雨果、托尔斯泰第一次走进了我的视野,中国四大名著的灿烂辉煌也让我开始领略……朱老师记忆力特别好,他能用业余课时为我们从头到尾讲说《西游记》《水浒传》,不但讲述得与原著一致,而且在绘声绘色中为我插上了文学飞翔地翅膀……文学让我与朱老师亦师亦友,又因为他是是孤儿,学校放寒暑假他就总留在学校所在村庄义务劳动,晚上就与我同宿,无数个“海阔天空”的欢乐时光衷情于我们的文学话题,浪漫的文学光阴中又让我从诗经、汉赋、唐宋诗词一一领略到了中国文字的历史天空以及博大精深。当然这其中怎么也避不开汉赋的开山鼻主枚乘以及的代表作《七发》。

  因此,这次在码头镇一到枚乘故里就有一种重归“故里”的亲近,尤其见到景区门前广场有一块大石碑,长近10米,高3米,上面刻的是毛主席书写的《七发》,其气势磅礴令我很是感动。

  《七发》是枚乘的代表作,具有极高的历史地位,当年,毛主席曾向全党推荐《七发》,文中许多精当言辞堪为警示箴言,“人间药石”。

  《七发》的主旨意在说明声色犬马之乐,不如圣贤的“要言妙道”,在于劝诫淫奢,启发人们要注重精神的追求。毛泽东在青年时代便从《昭明文选》里读过枚乘的《七发》,并且非常喜爱这篇赋文。50年代中后期,神州大地上成功地进行了第一个五年计划建设,不少人在歌声舞影中陶醉。在1959年庐山会议期间,毛泽东向与会者发出警告:有些人在生病呀!病得很厉害,不是打针吃药能够治好的。要想治好它,请读一读两千多年前一位大文学家枚乘的文章——《七发》,会议即将结束时,他还写了一篇《关于枚乘<七发>》的短文作为八届八中全会文件印发。一时间,在全国掀起了一阵“《七发》热”。

  枚乘作为一代文人,其文风清纯、政治远见、家国情怀、淡泊名利令人崇敬!

  枚乘一生的文学活动是在汉文帝和汉景帝两代,先后在吴王刘濞、梁孝王刘武的宫廷做过文学侍从并先后两次上书劝谏吴王刘濞。

  枚乘虽然是一个文士,对政治却很有远见,而且敢于为这份“远见”不畏个人安危与后顾。在吴王刘濞门下,他觉察到刘濞有谋反之意,就上书劝阻。认为以当时的形势及吴国的力量而图谋不轨,无异于“以一缕之任系千钧之垂”,并以“抱薪救火”警告刘濞。可是刘濞听不进枚乘的忠言,率领其他六国共同起兵造反,以“诛晁错”为名图谋篡位。汉景帝迫于形势,杀了晁错。但“清君侧”不过是刘濞的幌子,他意图夺取中央政权,因此并没停止军事行动。枚乘再次写信给刘濞,劝他适可而止。可是野心勃勃的刘濞又拒绝了枚乘的劝告,最终兵败被灭。

  “七国之乱”平定后,枚乘因为两次上书刘濞,显示出远见卓识和超凡勇气,赢得极高的声誉。汉景帝召拜为弘农都尉。但枚乘常年游历诸侯,做官令他感觉很受拘束,就借病辞去了官职。晚年,枚乘返回故乡淮阴以求终老,汉武帝仰慕他的才华,特地以“安车蒲轮”征召他进京。枚乘年事已高,忍受不了长途跋涉,不幸死在途中。

  参观景区,每一处都无不感受这位大辞赋家忠诚为国的品质和独步天下的文学才华。

  从广场进“枚乘故里”大门是一河堤长廊,右侧是码头与里运河,左侧面朝码头与里运河的台阶上又是一题写“枚乘故里”大门,进了门是一小院,院内有一棵巨大的银杏树,工作人员介绍说,这棵树已经有800多年了,当时建院时,这棵树就在了,站在院内只能仰望树梢,树高枝粗,仿佛枚乘巨人般矗立其间,其刚直不阿、不畏权势大有“刺破苍穹”之气势。树上彩带飘拂,工作人员介绍说,这是一些中小学生以及一些家长带孩子参观拜谒时挂上去的,他们内心期望自己以及孩子可以像枚乘一样“学富五车”、“品行天下”,所以这棵树也成了来参观者的许愿树。

  枚乘故里主要建筑均是围绕这棵古树建设,园林式建筑的三座屋内有枚乘、枚皋文学作品,以及“赋”的起源与发展的介绍。枚乘书院分上下两个院落。正殿门额上书“仁者寿”三个字,寓意枚乘是仁义、长寿之人。门前两侧檐柱悬挂一副楹联:“淮阴名士,汉赋先驱,七发雄篇开一体;用舍由人,行藏在我,两书直谏感千秋。”这幅楹联是对枚乘的文学泰斗地位和一生忠诚为国的概括。正殿正中是一尊枚乘青铜雕像,塑像由南京艺术学院设计、制作,高1.8米,重400余千克。雕像两侧悬挂一副楹联:“谏七发以省君,心意幽深追屈子;赋九篇而垂世,辞采汪洋启相如。”正殿内两侧是枚乘生平展,分为六个部分:淮阴名士、吴王郎中、梁园精英、武帝上宾、汉赋鼻祖、人间药石。北厢房有“父子风流”展厅,主要展示枚乘父子杰出的文学成就。南厢房有“汉赋源流”展厅,主要展示汉赋的发展历程。还有由区纪委精心设计、制作的党风廉政主题展厅:廉风正气。展厅上的牌匾:高论直言为药石。屋里最吸引人的是一组古装的蜡像,以直观的形式向大家展现了《七发》所描述的内容。油画背景是以艺术的手法再现文中所描写的七事:音乐、饮食、车马、游宴、田猎、观涛、论道。

  《七发》标志着汉赋正式形成,也是汉赋形成后的第一篇作品。

  《七发》是一篇讽谕性作品。赋中开头是“楚太子有疾,吴客往问之”,假设楚太子有病,吴客前去探望,接着就从这个“疾”字通过互相问答,构成七大段文字,引发了一连串令人拍案叫绝的议论。

  吴客在楚太子面前没有说半句奉承献媚的话,而是理直气壮地告诉楚太子其病重已经限入“药石无效”的危境,同时指出楚太子的病因在于贪欲过度,享乐无时,不是一般的用药和针炙可以治愈的,只能“以要言妙道说而去也”。

  接着分别从音乐、饮食、车马、宫苑、田猎、观涛等生活的角度描述其中的利与害,启发楚太子树立正确的人生态度,一步步诱导太子改变生活方式;然后在文章的最后正面向楚太子提出了养生之道,向太子引见“方术之士”,“论天下之精微,理万物之是非”,即所谓“要言妙道”,提醒楚太子要用精力来与有识之士论天下之精微,理万物之是非,要不断的丰富自己的知识,用高度的文化修养来抵制腐朽愚昧的生活方式。

  楚太子听了劝告之后忽然出了一身大汗,“据几而起”、“霍然病已”病也就好了。

  《七发》之妙,就妙在用艺术形象论述物质与精神的辨证关系。

  《七发》之锐,就锐在运用了心理学的方法,通过为一个沉溺于安逸享乐的深宫生活的太子讲述广博有力的大千世界生动事实,最终成功医治了太子物质生活充实而心灵上空虚衰弱的严重疾病!

  《七发》的艺术特色是用铺张、夸饰的手法来穷形尽相地描写事物,语汇丰富,词藻华美,结构宏阔,富于气势。

  展厅陈列的牌匾上录有历代名人盛赞《七发》的评点。

  刘勰《文心雕龙·杂文》:枚乘摛艳,首制《七发》,腴辞云构,夸丽风骇。盖七窍所发,发乎嗜欲,始邪末正,所以戒膏粱之子也。

  洪迈《容斋随笔》卷七:枚乘作《七发》,创意造端,丽旨腴词,上薄《骚》些,盖文章领袖,故为可喜。其后继之者,如傅毅《七激》、张衡《七辩》、崔骃《七依》、马融《七广》,曹植《七启》、王粲《七释》、张协《七命》之类,规仿太切,了无新意。

  李兆洛《骈体文钞》卷二十八:圣人辩士之辞,皆具貌似策土,纯用六义比兴,千古奇作。合之为巨制,析之各为小赋。楚人之遗则,源亦以《招魂》、《大招》出耳。

  刘熙载《艺概·赋概》:枚乘《七发》,出于宋玉《招魂》。枚之秀韵不及宋,而雄节殆过之。

  马积高《赋史》:这是中国文学史上第一次对潮水(也可以说对“水”)所作的最生动的描写。它比宋玉《高唐赋》中对山水的描写要具体、形象得多,而与《风赋》中对大王雄风的描写有异曲同工之妙。其注意描写的层次、传神虽与《风赋》同,而其所用比喻、重叠词和双声叠韵词之多,则与《风赋》异,与《高唐赋》近。这正体现汉赋发展在艺术上的一种趋势。

  聂石樵《先秦两汉文学史》:《七发》确实词藻繁富,如云之集聚,似风之飞驰。《七发》在词藻上比《鵩鸟赋》华美多了,在内容上由说理演变为叙事写物,是一篇完整的汉赋形式,汉赋的正式成立,应当从枚乘《七发》开始。

  在结构上,《七发》用了层次分明的7段文字,层层递进,最后显示主旨,有中心,有层次,有变化。《七发》不仅奠定了汉代大赋的形式,而且也促进了汉赋的发展。

  在赋史上,“七”成为一种专体,使后来者沿袭《七发》体式而写的作品很多,如傅毅《七激》、张衡《七辩》、王粲《七释》、曹植《七启》、陆机《七徵》、张协《七命》等等皆仿效其体总称为七体。据清人统计,枚乘之后,唐代以前,仿作者有四十家,而唐以后至近代也不断有人仿作,可见其影响之大。

  那天,省作协几位领导与我们几位文友先是一一站在毛主席题写的《七发》石碑前合影,后在枚乘铜像前用鞠躬的形式,向老先生致意,也许只有这种方式才能表达我们心中对这位大文学家以及划时代作品的热爱和崇敬。

   长廊坡下是一片空地,空地水边有一古四方亭,虽经风雨浸蚀却依然红色四根亭柱映着悠然流逝的河水,呈现出时光动态的美,仿佛向你倾诉岁月情深;从亭子的顶越过白亮的水面,河对面大片的飘零落叶的白杨树,枝枝桠桠伸向天空,还在远处一望无际的田野,让你想象出苏北来年四月天的感觉,让你幻想出一片迷蒙的桃红柳绿……

  古镇码头是枚乘的故里,历史上这里有多处与枚乘父子有关的历史遗迹和纪念建筑。北宋《太平寰宇记》记载:“枚乘宅、墓,在县南二百步。”《咸丰清河县志》亦记载:“枚皋墓在淮阴故城,枚乘宅在淮阴故城南二百步……”淮阴经历水患战乱,有关枚氏父子的古迹,早已荡然无存。为了纪念枚乘父子,引领人们去感受古镇码头刚柔并济、亘古绵延的历史文化,2008年,淮阴区人民政府投资建设了这处枚乘故里景区。

  离开码头时,天空开始下起了丝丝小雨,回望码头,一切已在缥缈之中。

  我在对文学开始创作时,曾经仔细研究过美术作品《烟雨画桥》和《烟柳画桥》并肆意在无可非议的色调中分析两者之间的差别,这让我想到江南的一场青花烟雨与苏北运河边一把水红色的伞撑开纠结的岁月是否同一天空?江南的诗意蕴含着她的烟雨画桥,富庶繁华,温柔多情,那么苏北的运河是否也能滋养里下河地区的风物与人情,孕育着里下河不同的个性与魅力呢?

  再回首,仿佛枚乘父子正在丝雨飘飞的码头河边交谈这个话题,烟雨中飘忽着“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苹洲……”的忧思,当然也有“雨里鸡鸣一两家,竹溪村路板桥斜”的轻松,再细听更有“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的豪放和开朗。

中国作家网 巴金文学馆 新华网副刊 新华网图书频道 新闻出版总署 中国诗歌网 中国国家图书馆 湖南作家网 广东作家网 作家网 北京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中国艺术批评 中国文联网 浙江作家网 上海作家网 苏州文学艺术网 湖北作家网 辽宁作家网 河北作家网 中国诗词学会 海南省作协 陕西作家网 江苏文化网 钟山杂志社 张家港作家协会 江西散文网 中华原创儿童文学网 福建作家网 凤鸣轩小说网 百家讲坛网 东北作家网 四川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醉里挑灯文学网站 忽然花开文学网站 东方旅游文化网 宿迁文艺家网 浙江萧然校园文学网 张家港文学艺术网 江苏散文网 中国诗歌网 江阴作家协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