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永祥:樱花树下的笑脸——记镇江市第一人民医院胸外科ICU的护士长冯丽萍

(2020-07-02 17:24) 5905885

  这是一张漂亮的风景照。

  一个身材娇小的女人,一个露出真诚微笑的女人,双腿交叉盘坐在地上,两只手也交叉在腿上,一只手还拿着一只口罩,隐约可见脸颊上护目镜的压痕,但她的笑脸,美丽动人,自然生动,没有一丝做作,桔红的外衣,与身旁的翠绿和身后的老树形成鲜明的对比,而地上的落花,缤纷烂漫,宛如花道。

  这张照片的主人公,就是冯丽萍。

  这张照片,是一个她不知道姓名的武汉摄影家协会的志愿者拍摄的。

  拍照片的那一天,是冯丽萍到武汉20多天后。

  此时,武汉正在大劫难中。这20多天,像打仗一样,即使休息,她的心情也松弛不下来,可以说,20多天,爱笑的冯丽萍从没有笑过。

  忽然一天,有一股清新的香气在她住的武汉晴川假日酒店里弥漫,她嗅着香气,竟然发现了一个小小的樱花园。十多棵樱花树,仿佛置身于疫情的阴霾之外,它们自顾自地绽放,萌动的花蕾好似孕育着希望,盛放的花朵,绚丽多彩,美丽着天空,美丽着人们的心情。

  看着美丽的花朵,冯丽萍一直绷着的心,松弛了,放下了,爱美的本性回归,她摘下口罩,一屁股坐在落满花瓣的地上,露出了久违的笑脸。

  摄影师抓拍了这个瞬间,抓拍了她生动的笑脸。

       一

  冯丽萍隐隐地感到,自己可能要到武汉抗疫一线去。

  这是一种预感,这种预感在她当护士后常常出现。比如,有时,轮到她值班,本来一切都平安无事,但她总觉得今天不会这样平静,果真,时间不长,抢救的任务就来了。

  这回,她的预感,来自她时刻关注的疫情。当时,所有的媒体,都在报道武汉的疫情,江苏省已经有一批医疗队去了,而疫情似乎没有减弱,作为镇江市第一人民医院胸外科ICU的护士长,她想,说不定很快就会轮到自己。

  她有些忐忑,既希望去,又有点担心,夹杂着隐隐的害怕。

  很快,她的预感又一次得到了验证。

  124,正是大年三十,年的味道按理应该很浓了,但因为疫情,因为23号上午10点武汉的封城,国人的心都被疫情牵动着。

  这个年过得心发慌,眼皮直跳。

  这天,医院党委向全院医护人员发出了支援武汉的号召。

  冯丽萍当天值班,得到消息后,科室里,像一锅刚开的粥,开始沸腾,所有的人开始七嘴八舌,商量着去支援武汉的这件大事。都知道去武汉意味着什么,她听到身边的人在悄悄说,哪个敢去哦。可是,可是,哪个也不敢去的话,我们镇江会不会成为第二个武汉?

  她就想,我所在的科室胸外科ICU,是目前武汉最需要的;我家孩子也大了,没有太大的负担;我是党员,是护士长,我不去谁去?应该带头去。再说,只是工作的环境改变了,但工作的性质应该是一样的,都是护理病人。

  脑子里这么一闪念,她没有犹豫,很快发了个信息给护理部的高主任:“高主任,我想去武汉。”高主任回信说:“你写一个请战书吧。”

  冯丽萍还没来得及写,医院已经统一设计了一份请战书,正在医院传递。传到他们科室,冯丽萍第一个在请战书上签了名,并按了红手印。

  科室护士有二十多个人,大多比她小,护士们说:“哎呀领导,你去行吧?

  她们“哎呀”的意思,冯丽萍听懂了:你看起来身体很瘦小,这样不足百斤的小身板到底能不能去? 冯丽萍心里想:我看起来瘦小,其实我的体质很好,平时几乎不生病,好几年都不感冒。我应该能胜任,应该没事的。

  那天,她们科医生全部签了名,连她一起,三个护士签了名。

  许多护士也想去,但考虑到孩子小,家里人不会同意。

  护士杨丽宁的老公是军人,在武汉服役,刚好探亲回来,她跟冯丽萍说:“我要去武汉,和老公并肩作战。”她签字了。

  护士武丽娟也想去,但她一个人带小孩子,如果去了,小孩子没人带怎么办?刚开始,她没有签,想了又想,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在请战书上签了名,让冯丽萍好生感动!

  冯丽萍把请战书拿到其他科室去签名,看到她的签名,医生护士们都很佩服她。也有劝她的,你都45岁了,年龄偏大了,去,吃得消吗?面对大家的好心劝阻和关心,她很感动。

  第二天就是大年初一,这天,冯丽萍感觉抗疫的事态越来越严重了。医院里上上下下都在开会,护理部在当天下午五点钟紧急召开护士长会议,总的一句话,既要准备接纳更多的病人,还要做好去武汉的准备。

  到了21号,是正月初八,冯丽萍在家休息,到下午4点,护理部高主任打电话给她,开门见山:“如果你去武汉,有问题吗?”她想都没有想,就说:“没有问题。”高主任说:“没问题的话,那就定下来了,你作为咱们医院的首批人员去武汉。”

  高主任还告诉她,这次要求的是重症科的医护人员去,但没告诉她什么时候去。

  晚上到妈妈家吃饭,冯丽萍跟妈妈说可能要去武汉,妈妈一听,急了:“丫头,你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吗?那里的人都在想天法往外逃,你还要往里面冲,你不要命了?你要有个三长两短,这个家的日子还怎么过哇?”妈妈的眼圈当场就急红了。看妈妈担心,她赶紧说“妈,别怕啊,再说也不是我一个人去,大家都不去,武汉人怎么过?他们也是人哪。妈,把心放肚子里,领导现在不是还没给我准信呢,也不一定去。”

  妈妈说:“你还是不要去,你身体这么单薄。”

  爸爸说:“她怎么可能不去呢?她是护士长,又是党员,她肯定要去的,她不带头,谁带头?”

  她爸以前是军人,转业后在设计院工作,后来在丹徒区房地产开发公司当过老总,他这点觉悟还是有的。

  吃完饭回家,快10点钟,冯丽萍正准备睡觉,手机响了,是高主任的电话,说要做好明天出发的准备,让她赶紧收拾行李,同时,让她组建一个群,把首批去的戚文洁、刘宁利拉进群里,戚文洁是ICU重症的,刘宁利是神经脑外科重症室的。

  建好群了,冯丽萍开始紧张起来,深更半夜到哪里买东西?只能把家里现有的带上,准备点换洗衣服和生活用品。

  谁知,只是过了一会儿,高主任又在群里发了一个清单,让她们不要准备清单上的东西,医院正在帮她们准备。

  她们三个人一看清单,惊讶了:他们买的东西,从吃的穿的到用的,应有尽有,种类很多,外科口罩每个人100只,N95口罩每个人10只,鞋子、袜子,甚至女士用品,充电宝、火腿肠、榨菜等等,一个箱子装不下。医院里连他们的行李箱也准备好了。冯丽萍只好把已经准备好的生活用品拿出来,只带上换洗的衣服。

  一直到零点,医院办公室的领导还在给她们发信息,问她们清单上的东西全不全,是否需要再买东西。

  冯丽萍很感动,为了给她们买东西,医院领导托人找关系,在深夜里把医院领导想方设法找人,把旁边的大润发超市的门开了,任由他们选购。

  那一夜,冯丽萍几乎没有睡觉。

  她老公和她同在一个医院,他是普外科的主任医师,叫朱祥。朱祥得知她去武汉,倒没有过多担心。在朱祥眼里,作为医务人员,只要做好防护,就没问题。

  冯丽萍整理完东西,夜已经很深了,但她的眼睛一直睁到天亮。

  说不害怕是骗人的,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害怕的。还有就是心里面一片茫然,到凌晨3点多钟勉强合上眼睛,可脑子仍然停不下来。一而再,再而三的想了又想,更想自己离家后,儿子、父母、爱人他们一定也像她现在一样想她。

  迷糊了一会儿,手伸向枕头边的手机看,5点多,冯丽萍就起来了,在家里东摸摸,西摸摸,也没有做什么事,时间就到了六点半。是好出发了,早点到科里把事情交待一下。

  七点钟她就到了科里。

  七点半到了护理部,几个领导竟然都在,他们一夜没回家,就在医院候着。高主任、庄利梅主任、王辉主任,还有几个干事,都是昨天晚上帮忙买东西的人,他们在护理部躺着休息了一下,也几乎一夜没睡。

  医院出征的3个人,每人两个行李箱,医院领导也来了,帮她们装箱子,打好“镇江一院”的标签,写上她们的名字,每个人还有一个背包,都贴上标签和名字,一切准备就绪。

  医院举行了简短的出征仪式。冯丽萍的老公来了,刘宁利的父母来了,戚文洁的老公也是医院的,也来了。院长、书记给她们送行。

  她们3个人当中,冯丽萍年龄最大,当队长,带着她们。欢送仪式结束后去了市政府,那边市领导还有一个欢送仪式。

  到了那里,冯丽萍才知道,自己成了镇江市第二批出征的领队,这次,镇江总共17人。

  17个人的领队,她感到有压力,不仅要管好自己,还要管好他们。这17个人,除了本院的,还有丹阳、句容、扬中、新区等7家医院。作为队长,她发了言,没有准备,不知道讲什么,即兴讲。她说:“湖北发生疫情,我作为党员,做为医护工作者,责无旁贷,请领导放心,我们一定会尽最大努力救武汉并做好个人防护,带领好这支队伍,保证带大家平安归来。”

  欢送仪式结束,大巴送他们去南京禄口机场。那时候各个关口都很严,每个关口都测体温,一听说他们是去武汉的“逆行者”,都露出敬重之意,都说了不起,和他们拍照,鼓励他们一定要平安归来。

  到了南京禄口机场时,有许多记者,还有省卫健委的领导都过来送行。这时,冯丽萍才知道,第三批江苏医疗队有120个人。上了飞机,空姐、机长都为他们的行为表示敬佩。机长还说:“这次把你们送到武汉,等着你们凯旋的那天再接你们回家。”

  二

  一个小时,他们就到了武汉的天河机场。此时,下午5点,机场空空荡荡,只有两三个工作人员。下了飞机,有人帮拿行李,每个领队开始排队清点人数。

  这时,省里的领队说:你们已经到了疫区,一定要做好防护。

  刚下飞机时,大家还叽叽喳喳,听到这话,突然间不敢说话了,下意识地摸摸口罩,看看金属条是不是贴紧了鼻子。清点结束排队往外走,上大巴车,去酒店,在车上,没有一个人讲话,一车的沉默。

  后来,等他们回来的时候,大家交流才知道,在当时的大巴车上,许多人在把银行卡的密码悄悄告诉亲人,他们已经抱着回不去的决心。

  进城的时候,也才傍晚6点多钟,外面下着毛毛雨,冯丽萍的脑子里是空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武汉的许多高楼上面都是“武汉加油,中国加油”大红字的霓虹灯,红得耀眼,却很孤寂。马路上没有一个人,没有一辆车,只有他们的车。到了酒店7点多钟,领队说,行李还没到。

  冯丽萍把镇江去的17人集中在一起,召开小组会,事先在去禄口机场的大巴车上,她建了群。为了便于管理,她又将8家医院的17人分成4个小组。在小组会上,冯丽萍说:“我们这8家单位,到武汉就是镇江医疗队,一定不能丢镇江的脸,一定要遵守纪律,我们代表的是镇江形象,也是江苏医疗队的形象。”

  当时的新冠肺炎诊疗方案已经是第四版方案,临出发前高主任让她带在身上。这时,方案发挥了作用,她不光自己学习,还带着他们一起学,学习院感防护、自我保护、消毒隔离等相关的知识。学习完各自回房间,每个人一个房间,不允许串门。

  8点多钟,行李来了一批,省领队安排去拿行李。江苏各地区的领队要集中开会。还是强调纪律,强调自身防护。还成立了临时党支部,冯丽萍担任了临时党支部组织委员。

  10点多钟,第二批行李到了。行李太多了,分批来,领队讲最后一批行李大约要下半夜1点钟到达,先领到行李的,冯丽萍让他们去洗了先睡。

  镇江队的行李,来得比较顺利,还剩下2个箱子没到,那两箱东西是镇江市卫健委带来的防护用品。作为领队,她只有一个人等行李,等到1点多,箱子到了,她一个人搬上电梯。这一天才算安顿下来,她开始洗澡睡觉。

  这一夜,还是没有睡踏实,想得更多的是接下来怎么开展工作,并把规范上的每一条都从脑子里过了一遍。在现场,已没有时间让你去盯着手机看,每一个规范要烂熟于心,要做到张口就来,要比任何人都要精通,最好还要有创新,那才是圆满。

  第二天,早晨8点开始培训,培训一直到下午6点才结束。

  吃完晚饭,大家集中到大厅,听领队讲穿脱防护服的步骤,每个人都要过关,练习穿,练习脱,不过关不能上岗。全部练完到了晚上10点。

  第三天,他们受领任务,被分配到武汉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

  一接到任务,就让每个地区的领队先去熟悉医院的环境。这个病区才刚刚改建,原来病房的布局与收治新冠肺炎的布局是不一样的。收治新冠肺炎的布局,要求三区两通道:三区即清洁区、污染区和半污染物,两通道是指医务人员通道和病人通道。这是为隔离病人与易感者所划分的特殊区域和通道。冯丽萍去的那个科是肿瘤科改建的,他们负责ICU病房,里面现有28张床,可以加到30张床。

  他们的任务,就是和北京协和医院一起负责病房。协和医院20多人,江苏队120多人。一天分成6个班,4小时一班,一个班20多个人。

  24号下午3点,医院开始接收病人。

  冯丽萍是25号凌晨1点的班,说是1点上班,但要提前2个小时去。她晚上11点就要坐大巴从酒店出发,路程要半小时。到了那里,开始换衣服。虽然事先练习过,但还是不行,好像什么都不懂,原来,他们练习的时候里面都穿着自己的衣服。到了医院,里面衣服全部要脱光了,换洗手衣,再穿防护服,外面穿隔离衣,手套戴5层,戴N95口罩,再戴外科口罩,戴护目镜,最后戴面屏。

  每个流程都不熟悉,仅穿衣服就得一小时。每个穿衣服的地方都有流程,全部打印贴在墙上,越害怕越要仔细。

  一个班20多个人,所有穿好防护服的人都有专门的人检查,大家排好队,有专门的感控老师检查,检查好了在他们胸口打一个钩,有这个钩才能进入病房,非常细致。

  推开一道道门进去,冯丽萍感觉像走迷宫。哪里见过这样的病区?每推开一道门,心里就紧张一次,一共推开了五道门,最后一道门进去是红区,就是污染区了。

  从清洁区到污染区,每道门,对医护人员和病人来说,可以说是生门和死门,病人站着从外面进来,并不一定能站着走出去。

  进入病房,感觉空气都是凝重的。

  带他们的组长是个北京协和医院的一名男护士,他首先问江苏来的哪个在ICU待过,凡是在ICU待过的,专门负责ICU病房的重症病人,一个护士负责一个病人。

  还没有进入最后一道门的时候,有个小护士拉着冯丽萍的手说:“冯老师,我怕。”

  其实冯丽萍也怕,但她不能说,我是队长,我怎么能说害怕?

  她安慰小护士说:“没事的没事的,我在你旁边,等组长分配的时候,我会跟组长说让你在我隔壁,你有什么事我可以照顾你,我会帮你,有我在,别怕。”冯丽萍一直牵着她的手往里走。

  分病人的时候,冯丽萍特意跟组长说了,把这个小护士和她分在一起。这个小姑娘虽然在ICU待过,但毕竟年纪小,经历的事情少,还是怕。

  第一天值班,冯丽萍负责两个病人。一个女病人,60岁左右,上了无创呼吸机;一个男病人,也是60岁的样子,虽然没有呼吸机,但神智不清楚,无法交流。

  两个病人的病情都挺重的,需要特殊照顾。

  冯丽萍接管后,女病人很清醒,需求也多,不一会,她说要小便,冯丽萍拿便盆给她,这么近距离接触病人,冯丽萍还是有些紧张。

  她去给病人倒小便的时候才发现是蹲坑,而她们培训的时候是要求把马桶盖盖好再冲。

  这和培训时讲的不一样了。冯丽萍有些紧张,端着尿盆,犹豫了一下,到底倒哪里呢?看看没有其他办法,只好往蹲坑里倒,慢慢地倒,然后洗盆,一晚上,这位阿姨小便有五次之多。刚刚进入病区的时候,冯丽萍还不知道排泄物会传染,有气溶胶,后来才知道。当时考虑不到这些,只是出于医护人员的本能,她并不知道害怕,事后想想是害怕的。

  旁边的那个男病人虽然神智不清,但他好像很难受,不停地撕掉口罩,冯丽萍就不停地帮他戴上。虽然无法交流,但冯丽萍还是要不停地跟他讲话,跟他打打岔,问他哪里不舒服,问他想干什么?冯丽萍朴素地想,这样或许可以减轻他的疼痛。

  染上这个病的人太可怜了,特别是重症病人,只要有一点点意识的人,他们那种绝望的眼神,僵硬的表情,因为插管变形的面孔,有一些面目全非之感,这与在普通急救病房的人是不一样的,因为病人都知道整个武汉的情况,知道没有特效药救治,生死全靠自己的免疫力……他们知道得越多,对他们的恢复越是不利。

  我们,拿什么去安慰他们才好,我们应该怎样做,才能把他们从痛苦的深渊中捞上岸。病患们绝望的表情,深深刺痛着冯丽萍的心。

  第一天上班,不知道是不是口罩拉得太紧,鼻子透不过气,呼吸不了,勒得太紧了,只能用嘴巴呼吸,用嘴呼吸久了,嘴巴又干。上班前下午就开始不敢喝水,感觉缺痒。上班前她没睡觉,虽然是凌晨1点的班,晚上10点就得走。一夜不睡觉,只觉得头疼、呼吸困难,气喘不过来,不知道怎么办好。

  后来又来一个病人,冯丽萍过去帮隔壁的小护士,帮她把病人搬到床上,以为做事可以打打岔,就不会那么难受,谁知,稍微动一下浑身都难受。

  第一次这样穿防护服的感觉,是那种难受得快要崩溃的状态。因为用嘴巴呼吸,眼镜上全是雾气,看不清。在培训时有要求,手不能摸到头脸上的任何地方上去,哪怕再难受,头上的任何东西都是禁区。

  除了尿不湿是干的,全身汗湿。后来发现穿尿不湿是多余的,不喝水,哪来小便,身体里的水被汗蒸发掉了。后来,再值班,冯丽萍就不再穿尿不湿了。

  那一天,离下班还有1个小时,冯丽萍突然感觉自己撑不住,问组长有什么办法,组长说:“你过来,这边有个氧气筒,我打开来你吸氧。”其实根本没有用,戴了两层厚厚的口罩,哪能呼吸到氧气,但站在旁边心里会舒服一点。果真,她的感觉好了一些,等身体缓和了一些,她又去照顾病人了。

  坚持了4个小时,到凌晨5点交班,交完班6点钟,脱完衣服7点钟。说到脱防护服,冯丽萍认为,比穿更困难,更要小心翼翼,更让人感到紧张。大家都知道,最外面的防护服上,肯定沾满了病毒。那就需要时时刻刻小心,每一步都要先把手消毒,然后开始脱,脱一步洗一步,至少要洗1012次手才算结束。

  每脱一步,每洗一次,都像闯关;每一个动作都要做到准确无误,否则就是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到酒店后,把外面的衣服挂在门口,衣服是来的时候医院统一发的冲锋衣。酒店也很贴心,给每个房间门口弄了挂钩,给我们挂外套用,然后进去脱衣服洗澡,规定洗半小时。洗完澡用消毒液泡里面的衣服,换上干净的衣服。衣服和床单,都要自己洗,没有人帮助洗。酒店里所有用的东西都要用酒精擦,包括门把手。

  吃完饭才能休息。第一天上班的过程就是这样。

  

  6号是凌晨5点到上午9点的班,比第一个班好多了。但夜里2点多就得起来准备出发。第二个班,冯丽萍还是管这两个病人,几天后他们好转,她又换了病区。

  7号,她们接到通知,要接管新的病区。原来,为了防止几个医院合管病房,责任不明确,国家要求独立分管病区。

  江苏队整建制接管了C8西病房,这是一个重症病房。相比ICU,病人的病情轻一点,有一部分病人能够自理,有一部分无法自理。病人比原来多了,增加到50多人。这里的病人,大多数头脑清醒,因而对他们除了治疗,还要有生活护理和心理护理。工作量虽然没那么重了,但生活护理和心理护理的任务相对多得多。

  到了新病房后,分组需要重新调整,一个组12个护士,江苏来的120人,全部打乱重组。此时,需要从一个组里,选一个年纪大些的,负责感控。

  什么叫感控?就是对医院感染进行有效的预防与控制。由专职人和兼职人员组成,阻止医源性的感染,必须要对医务人员和患者负责,保证不能因为医疗活动而发生对其感染的情况。包括对医务人员进行防止医源性感染的培训、对医疗废弃物的管理、消毒管理工作、一次性医疗卫生用品的审核及使用后处理等等。

  就这一在医疗行业中的专用术语“感控”二字,所涵盖的内容是方方面面的,形同病房里的侦探,防止病毒这个元凶候机作案,危及医务人员和患者的生命。如果感控做不好,那么整个病区将会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冯丽萍被选上做感控,她的主要任务就是两件事:一是监督组里的成员穿脱防护服,二是负责打扫卫生和消毒。

  监督穿脱防护服的过程,需要耐心细致。穿要认真,一道程序都不能少;脱,更要求高,这时衣服上已经沾满了病毒,一丝一毫都不能马虎。光说脱吧,冯丽萍要站在最后一道门,也就是最脏的那道门口看所有的人脱完了,然后留一个人看着她脱,才能离开。

  其实每次到快要下班的前1个小时,她是最痛苦的时候,一个班撑下来,在病房里不停地走动,消杀,观察,巡视,看看哪里消毒不到位,哪位护士姐妹有情况,她都要关注。护目镜上的水珠子在眼前跳舞,晃晃头,然后从水珠的缝隙中看,这个时候就恨爸妈只给她一双眼睛,如果再多一只眼睛,就好了。

  冯丽萍去武汉时穿着羽绒服,但到了武汉后气温变化大。有一天,天气特别的热,气温达到25度,太阳特别好,她穿着羽绒服坐在大巴上,太阳照在汽车玻璃上照到身上,感觉特别热。那天她上的是白班,下午1点到5点,刚进去不久,全身是汗。一出汗就感到胸闷、头晕、心慌。太难受了!队里也有规定,如果实在不舒服,不要硬撑着,万一倒下来抢救你的人都没有。

  她想出病房,但又想到,我要出去了,工作就得交给其他人做,大家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自己是管感控的,最后还要看到大家全部脱了防护服安全离开,才能走。我现在出去了,一走了之了,谁来管感控呢?还是坚持一下吧,不能拖大家的后腿。想到这,她就连续做了多个深呼吸,慢慢缓解了难受,一直坚持到下班。

  管感控,还有一个任务,就是负责打扫卫生。这个工作在平时是由护工完成,但在武汉不同,所有的事都得亲历亲为。

  冯丽萍等组里所有的人,都穿戴整齐进入病房,她就开始忙碌了。要把上一个班上每个房间的垃圾收走,这些垃圾都带着病毒,很危险,她要从干净的地方把垃圾往脏的地方收,不能把脏地方的垃圾放到干净的地方。十几个人脱下来的防护服,每个病房里的垃圾,都有七八个大袋子,一个个进去拎,全部送到污染区的电梯口才行。

  除了把垃圾收好,每个房间的地都要拖,每个房间都要消毒,还要到病房的护士站、治疗室拖地抹桌子,这两个地方也很大,桌子凳子要用酒精消毒,泡护目镜的浸泡液要换,全部打扫擦拭消毒结束,最后还要用紫外线灯消毒。

  冯丽萍每次做完这些,全身是汗。但她来不及休息,就去帮护士去照料病人,病人要喝水、喂饭、翻身、擦大便、换尿不湿等等。

  在值班时,冯丽萍还要监督医生和护士洗手是不是规范,要看着他们洗手,他们有时候忙着做事,容易忘记洗手,要提醒他们洗手。洗手液也要检查,没有了要补充,发现不多了要提前带进来,进了病房就不能再出去,不可以中途拿任何东西。

  在冯丽萍看来,做感控的责任是最最重要的,心要特别细,感控做不好,谁要是被感染了,那就完了。因为感控做得好,全国支援武汉的医护人员才没有一个人被感染。

  从收医务人员脱下来的所有防护服,到收病人的所有垃圾,冯丽萍尽量做到轻手轻脚,防止垃圾翻出来,扩大病毒的传染面。

  病人出院后,他们用过的床单要换,要消毒。冯丽萍先要用紫外线消毒2小时,然后把床单被套拆下来放到专门的垃圾袋里,再照紫外线。拆床单和被套时,也有灰尘,里面有气溶胶特别的危险。

  再危险,总要有人做。冯丽萍认真地做,细致地做,按照程序,一丝不苟,确保大家的安全。

  其实,冯丽萍刚到武汉没有几天,家里就出了一件事。

  她的爱人朱祥忽然生病了,得了肺结核,住进了镇江市第三人民医院。开始,全家都瞒着她。她爸爸特意跟朱祥说,别告诉冯丽萍啊,她在那里很危险,再让她担心,抵抗力会下降的。

  哪知道,她从同事那里知道了这个消息,同事和朱祥在一个科室。冯丽萍知道后,就给上大学的儿子发信息,要他多关心关心爸爸,儿子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外公。冯丽萍爸爸知道了,责怪朱祥,朱祥很委屈地说:“不是我告诉她的。”

  可怜天下父母心!在武汉,冯丽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父母和家人的关心。

  爸爸妈妈每天都要和冯丽萍视频,每次视频,妈妈都会流眼泪,嘴里老是说:“受苦了!受苦了!”爸爸总是叮嘱:“多吃点,一定要做好自我防护,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冯丽萍总会说:“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325,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最后一位病人出院。大家欢欣鼓舞,终于可以回家了!

  此时,冯丽萍已经在武汉战斗了53天。

  原定27号回家,许多人行李都打包好了。没想到,又有新的任务,26号早晨通知来了,不能走,要接管新的医院,江苏队全部留下来了。眼看着一批批医疗队都回去了,“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回去?”不少人想家了。

  休息了几天,冯丽萍和同事们又转往新的地方:武汉肺科医院。这一天,是330号。

  

  到了肺科医院,冯丽萍还负责感控,她们还没去的时候,就听说那边的病人非常重,所有的病人都有呼吸机,还有CRT(血透),ECMO(人工心肺),这可是最好的设备。

  刚去的时候,大家心里有顾虑,都没见过这东西,更不要谈什么经验。所以大家心里很紧张,都感到压力大。冯丽萍就开导大家,车到山前必有路。

  江苏医疗队接管时,有6个病人,一百多个医护人员就为了这6名重症病人留下,这6个人中,有三个病人用了CRTECMO。冯丽萍了解病情后,不禁皱起眉头:乖乖,一个比一个重,有个病上身上竟有十几根管子。病重,又用ECMO,一般人以为这样的病人肯定是过不来了。

  但江苏医疗队真的牛,真的有本事。他们接管后,一个病人都没死。

  有一个病人40多岁,他们去的时候病情很重,昏迷不醒,等他们准备回家的前一天,他竟然醒过来了。

  410号,江苏队圆满完成任务。

  411号,打包,收拾东西。

  412号,准备回家。

  心里那个激动。

  71天啊,艰难的71天,拼搏的71天,与病毒战斗的71天。江苏医疗队,重症零死亡,医护人员零感染。120人,全都要平安回来了。

  12号,早晨,大家在大厅开始排队,领导要来送行,队员之间告别,在队旗上签名,合影留念。71天共同战斗,许多人都相互认识了,成了真正的战友。要回家了,既开心又依依不舍,舍不得武汉。

  冯丽萍真切感到,武汉人真懂得感恩。

  武汉刚封城的时候,保障跟不上,在情况稍微好转的时候,很快就为他们改善伙食,自助餐,热干面,烧烤,想着法子,在有限的条件下,为医疗队员们换换口味。

  他们住的晴川假日酒店后面有十多棵樱花树,樱花开的时候,空气中都弥漫着清香,医疗队员们去赏花的时候,就会遇到一直在那里守候的摄影志愿者,这些志愿者可都是武汉摄影家协会的,是专业摄影师,这些摄影家免费为医疗队员们拍照,不管哪个去都拍,拍过了,专门找一个人负责传给他们。

  冯丽萍和队友们,在樱花树下的笑脸,就是这些专业的摄影家的杰作。

  特别是冯丽萍的笑,那么真诚,那么动人,她的脸上,没有了护目镜的压痕,没有了在病房时的紧张和压抑,没有了辛勤劳作时的汗水。有一天,冯丽萍特意穿了一件大红的外衣,脚蹬红底的运动鞋,她坐在地上,取下口罩,嫣然一笑,摄影师拍下了她甜美微笑的瞬间。

  医疗队住的酒店,服务热情周到。员工特意准备了一个手语操,来欢送他们。酒店还给每个医护人员写了封感谢信,感谢信上有每个人的名字。信上说,以后来武汉,凭这封信可以免费住他们的酒店。

  去往机场的4辆大巴车上都拉着横幅,马路上的私家车看到是医疗队的,一齐鸣笛,所有走路的人都停下来向他们招手,路口的交警,自觉向他们敬礼。

  终于回家了,冯丽萍的爱人朱祥也出院了。在朱祥住院期间,院党委去她家里看望,在冯丽萍去武汉的这些天,她妈妈的哮喘病发了,医院专门安排人员上门服务。

  冯丽萍回来的那天晚上,人虽在宾馆隔离,但全家人高兴得不得了,他们在一起用视频方式吃饭庆贺。

  她的儿子又找出了冯丽萍坐在樱花树下的照片,他在视频里说:妈妈,你真漂亮,你用微笑赶跑了病毒,你真了不起!

  冯丽萍在宾馆里举起一杯水,才说了干杯!眼泪就止不住地流下来,全家人在视频里,都激动得哭成一团……

中国作家网 巴金文学馆 新华网副刊 新华网图书频道 新闻出版总署 中国诗歌网 中国国家图书馆 湖南作家网 广东作家网 作家网 北京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中国艺术批评 中国文联网 浙江作家网 上海作家网 苏州文学艺术网 湖北作家网 辽宁作家网 河北作家网 中国诗词学会 海南省作协 陕西作家网 江苏文化网 钟山杂志社 张家港作家协会 江西散文网 中华原创儿童文学网 福建作家网 凤鸣轩小说网 百家讲坛网 东北作家网 四川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醉里挑灯文学网站 忽然花开文学网站 东方旅游文化网 宿迁文艺家网 浙江萧然校园文学网 张家港文学艺术网 江苏散文网 中国诗歌网 江阴作家协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