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毅:儿子的警帽

(2020-05-20 09:13)

  江苏省作家协会“同舟共济,战疫有我”主题创作选题

  202048日。

  这一天,武汉“解封”——华夏大地抗击新冠病毒取得重大转折的日子。

  这一天,是时席席离开的第58

  徐州市张集煤矿富强小区。时卫东家

  窗外,更阑人静,冷月、朔风。屋内,烛光孤影,静寂、凝重。

  时席席在披着黑纱的相框里微笑着。乌黑的头发,弯弯的浓眉,明亮的双眸,胖乎乎的面颊。

  活脱脱的儿子就站在时卫东的面前哟!他的心里又是一阵隐痛……

  相框的下面,端放着儿子生前戴过的那顶警帽,银丝缀成的警徽醒目、庄严。有点褪色的警帽上还散发着那股熟悉的味道,还保留着儿子的体温。

  席席,你身体一向棒棒的,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时卫东真希望这是一场梦。握了二十多年掘进机的手,又一次狠狠捏了一把大腿——疼哩,疼得他泪流满面。

  走了,席席真的走了。这刻骨铭心的疼告诉时卫东,儿子的灵魂已经溘然逝去!只是,这顶警帽还在,警帽上的故事还在,故事中那些温暖的细节还在……

                     

  听说儿子把孵化厂的工作辞了,时卫东很恼火,“你学的是生物工程专业,孵化厂的工作对口,怎么说辞就辞了?”

  “爸,您先别生气,我有新工作了,到刘集派出所当辅警。”时席席满脸堆着笑,从房间里拿出一顶崭新的警帽。

  “什么,辅警?一天到晚跟在警察的屁股后面东奔西跑的,那算什么正经行当。一个月能挣多少?”

  “刚进来的,九……九百多元吧。”儿子呑呑吐吐。

  时卫东瞪大双眼,“才九百多?你在孵化厂一个月怎么说也能挣个三四千元的。我看你小子脑瓜抽筋了!”一把夺过警帽,扔到桌子上,

  “爸,您这是干嘛!”身高一米八四的时席席满脸的委屈,“您不是知道,我从小就想当警察,高考差几分没进警官学院,现在当个辅警也算是进了公安的门。听说上面有政策,以后优秀的辅警可以转正式民警哩。”

  “哼!想得美。从你太爷爷那辈起,我老时家三代都在井下挖煤,从来没有人穿过官衣。赶快回了公家,还是到孵化厂上班,过点安稳日子。”

  “这孵化厂又不是我们家开的,说回去就回去啊?”时席席十分不情愿地咕哝着,“再说了,我已经到派出所报到了,这辅警的装备都领回来了。”

  这小子胆忒大了,职业这么大的事,也不跟家里的人商量一下。“你刚有了妮儿(女儿),媳妇在饭店打工,想过没有,你们的小日子往后咋过?”

  “该咋过还咋过呗,反正我辅警当定了!”时席席的口气依然很坚定,拿起警帽整了整,戴在头上。

  父子俩为此杠上了……倔犟的时卫东一个多月没搭理儿子。

  不搭理归不搭理,可是时卫东的心里却一直装着儿子,每次从矿上回家,总是先瞟一下儿子的房间,儿子不在家,都会向老父亲问上几句才放心。他听说了,公安辅警这份工作不好干,没日没夜的,而且也有危险,时席席可是他的独苗苗。

  好在老时家兄妹几个都住在张集煤矿的宿舍区,房子紧挨着,算是四代同堂,时席席的妮儿平时就由爷爷奶奶照应着。

  自此,三代挖煤的老时家算是和公安结上缘了。

  一晃,时席席干辅警有了8个年头,先是刘集派出所的巡防队员,由于工作出色,又被选调到徐州市公安局铜山分局巡特警大队,当了一名防暴队员。

  华夏九州之一的徐州,古称“彭城”,是全国重要的煤炭产地、华东地区的电力基地,年产煤炭达2500多万吨。铜山区环绕徐州主城区,地处江苏西北部、苏鲁豫皖四省交界处,总面积2010平方公里、人口130万,辖17个镇、11个街道、1个国营农场、1个国家级高新区和1个省级经开区。从平安建设的角度看,环形的铜山区是徐州城的一道屏障,按公安上的说法叫“护城河”。

  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这里的治安状况相对复杂,巡特警大队的任务很重。时席席所在的防暴队平时巡逻卡口,有了突发情况就得冲到一线处突防暴,家里人很少见到他的影子。

  2016年,国家大力发展新能源,减少碳排放,煤炭产销不景气,时卫东所在的煤矿关闭了。干了26年井下掘进的他一次性结算,回家带了两年小孙女。40多岁的壮汉子成天窝在家里也不是个事儿,他寻思着再找份工作。

  一天中午,十多天没归家的儿子风风火火地回来了。

  “爸,您不是想找个事做做,我们分局要新招一批辅警,想不想干?”

  “我都这么个年纪了,当辅警合适吗?再说了,儿子干辅警,老子又干,人家不会笑话咱?”时卫东没好气地回了句。

  时席席朝爷爷挤了下眼睛。他知道,每遇到这种情况,爷爷总会和他站在一起。

  “我看哪,合适。”逗着重孙女的爷爷开腔了,“当初我当矿工,你又进矿,咋就没人笑话?”

  “唉,您老糊涂了?这都哪跟哪呀,矿工是正经工作,这公安辅警又没编制,说穿了,就是个临时工。”时卫东朝老父亲苦笑了一下。

  时席席“咕咚、咕咚”喝了几口凉茶,抹了一把下巴,“目前辅警虽然没有正式编制,但是承担的任务很重要,局里正在加强辅警队伍的正规化建设哩,不是谁都能当辅警的。”

  时卫东被儿子将了一军,“呼”地站起来,“听你的意思,我还不够格?”

  “说不定呢。”时席席又激了一句。

  “我就不信了,明天就去报名,就凭我这硬朗的身子骨,准行。”

  别让儿子小瞧了!时卫东要搏一把。

  时席席立即脱下头上的警帽,从帽兜里拿出一张表格,“爸,就等您这句话呢,我都替您填好报名表了。”放下表格,时席席戴上警帽,又匆匆去卡口点执勤了。

  望着儿子忙碌的背影,时卫东还能说什么呢?

  其实,这么多年下来,他己经从一开始的不理解、不支持,慢慢接受了儿子当辅警,而且通过儿子也逐渐了解了辅警的工作,这大街小巷的平安稳定,还真少不了他们。

  你还别说,自从儿子干了辅警后,就跟换了个人似的,浑身有股子精气神。有一次,听刘集派出所的刘所长讲,那起盗割电缆线的系列案件,就是在时席席的建议上雪夜蹲守破获的。还有,那套辅警制服现在看上去也挺不错的……

  时卫东的心被儿子烧热了。

  第二天一早,时卫东就到铜山分局递交了报名表。政审、体检、体能测试……一套流程下来,时卫东还真的被录取了。

  他乐了:臭小子,从现在起,咱爷儿俩比试比试,看谁干得过谁!

  穿上辅警制服后,时卫东一直想和儿子合个影。可是这对辅警父子,一个在郑集派出所,一个在铜山分局巡特警大队,两人相距40多公里,而且工作都很忙,不是值班就是巡逻,一直没有机会。

                   

  2020年的阳光刚刚洒入华夏大地,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魔鬼正悄悄侵入人们的生活,显微镜下怪异的冠状病毒,如同艳丽的罂粟花,严重威胁着人类的生命。

  这个后来被医学专家确定为“新型冠状病毒”的恶魔很狡猾,善于伪装,受感染者主要以发热、干咳、乏力为临床表现,往往误以为是普通的流感。因为主要通过呼吸道飞沫和接触传播,人群普遍易感染。

  年,越来越近。

  流经荆楚大地的长江水,异常冰冷。江城武汉笼罩着一层乌云。

  一个震惊国人的消息迅速传开:武汉被新冠病毒感染了!

  120日,新增确诊病例60例,累计258例。

  121日,新增确诊病例105例,累计363例。

  122日,湖北省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二级应急响应……

  武汉告急,湖北告急……随着全国疫情地图的扩张,新冠病毒的传播似乎变得越发严重,已经不是一地一域的事件。

  党中央及时发出打响全国疫情防控阻击战的总号令

  武汉,九省通衢。距离武汉600多公里的徐州,五省通衢,陇海、京沪两大铁路干线在此交汇,京杭大运河从中穿过,公路网四通八达,空港航班密集,是江苏西北部以及苏、鲁、豫、皖四省陆路、空中、水上交通流的重要集散地,每天人员流动量非常大,疫情防控的形势十分严峻。

  徐州市公安局会议室。新到任的副市长、公安局长王巧全召开紧急会议,迅速部署全市公安机关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明确了全市公安机关“找人”“查车”“守点”“控面”“管网”的五大主责。

  全警总动员,各警种条线迅速发力……

  铜山分局巡特警大队长李辉站在巡防图前,思考着如何调兵遣将,守家护院。全辖区内,人员最密集、治安最复杂的当数万达广场。

  李辉思忖:这个广场是一座64万平方米旗舰城市综合体,集聚大型购物中心、国际豪华影院、时尚室内步行街、万达金街、中心豪宅、精品SOHO等多种业态,地处商业圈核心区域,是徐州城南规模最大的24小时繁华生活场。商业门类多、从业人员多、营业时间长、人员流量大。

  就疫情防控而言,这里可是重点区域,战“疫”防控巡逻组的力量一定得配强了。派哪些队员去呢?

  李辉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高高的身影——时席席!

  在大队148名队员中,席席的年龄虽然不算大,但是他参加公安工作的“工龄”已有9年,是个“老资格”队员,经验多,多面手,一人顶几个用,把他放到那里,李辉既放心又省心。

  就这样,时席席作为骨干力量,从防暴队来到了万达广场的防控巡逻组。

  巡逻组既承担日常的社会面巡逻防范、防控宣传、维稳处突、简易警情处置等任务,还要参与防疫应急演练、各类备勤、盘查,并且负责新区圭山菜市场等人员密集场所的人员疏导工作。

  由于当时正处于疫情的初期,徐州一些市民对新冠病毒传播的严重性认识还不足,照例举家带口来这里购物休闲。随着春节临近,万达广场的人流量又比往日明显增加了许多,随之而来的各类纠纷、警情不断。

  时席席像“钉子”一样扎在巡区,真诚的服务、腼腆的微笑、负责的态度,许多群众记住了那张“熟脸”。现在都是智能手机了,一些受助人希望拍张照片发到朋友圈里表达一下敬意,可是这位人高马大的辅警有点“怪”——做了好事后,不愿意合影

  “妈妈,我要找妈妈……”

  一名戴着小兔子绒布帽,大约3岁的小男孩站在万达金街的电梯口,挥着小手臂不停地哭喊着。

  徒步巡逻到这里的时席席一眼就看明白,孩子和大人走散了。现在外面闹疫情,孩子乱跑更危险,得赶紧找到他的家人。

  他上前拨弄一下小家伙头上的兔耳朵,“小兔兔要勇敢,叔叔和你玩小兔兔找妈妈的游戏好吗?”

  看着时席席头上的警帽,小家伙停止了哭泣,点了点小脑袋。

  “那小兔兔告诉叔叔,你什么时候看不到兔妈妈的?”

  “……”

  “那你在哪里看不到兔妈妈的?”

  小家伙伸出小手,一会儿指东,一会儿又指向西,吱吱呀呀,还是说不清楚。

  时席席立即用对讲机通知万达广场警务站,一起寻找孩子的家人,随后抱着他在附近找了一圈,还是没有发现“兔妈妈”

  天已经擦黑,他估摸着小家伙肚子也饿了,就买了一只汉堡包,继续打听、寻找。

  两个多小时后,对讲机传来了队友的声音:“孩子的妈妈找到了,已经在警务站。”

  原来,小家伙当天下午随母亲到万达广场购物。孩子要进游乐场玩,粗心的妈妈就让他先在游乐场玩一会儿,抽身到旁边的超市买点东西。谁知小家伙看不到妈妈,就自己跑出来找妈妈,东跑西撞地转到外面的金街上。

  第二天上午,小家伙的父母专程来到万达警务工作站,送上一面写着“做人民满意公仆,为百姓排忧解难”的锦旗。

  时席席向他们提出建议,“现在武汉出现了疫情,电视上说已经有了人传人的迹象,最好不要把孩子带到人员密集的场所。还有,大人也要注意防护。”

  孩子的父母连连点头,再次表示感谢,并要求和时席席他们合个影,留个纪念。

  队友把手机的镜头调好了,却发现时席席没影了。

  又一天下午,时席席和队友吴全驾车巡逻到上海路机关幼儿园附近时,一位中年女子踉跄着,一步步朝警车走来。

  “这位大姐需要帮助。”时席席立即踩下刹车,赶紧下车。谁知女子此时突然倒地,双目紧闭,一脸痛苦的表情。

  应该是突发疾病!经验丰富的时席席把她轻轻平抱上警车,让吴全留下疏导人群,只用了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就把已经昏迷的女子送到铜山中医院,争取了宝贵的抢救时间,突发心脏病的女子脱离了危险。

  事后,这位中年女子也提出合影的要求,时席席憨笑了一下,又把队友推到了镜头前……

                         

  除夕的傍晚,老时家的厨房溢出肉香。

  时席席的母亲和爱人宗桃桃正在张罗着团圆饭,虽然外面疫情严重,但他们的脸上都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

  昨天,时席席打电话回来,说大队领导考虑他已经好几年没回家过年夜了,特意照顾他回家吃顿团圆饭。“我要好好陪陪爷爷和两个‘毛妮’!”两个“毛妮”是时席席对爱人和孩子的昵称。

  时席席的母亲特意烧了几道儿子喜欢吃的菜。

  爷爷翻出两瓶老酒,“听说白酒能杀病菌呢,给卫东和席席喝几口。人家都呆在家里了,就他俩还在外边跑。”

  “爷爷,席席上次就说过了,现在他们是战时,不能喝酒。”宗桃桃递上一杯茶,“您先坐着,菜一会儿就好。”

  “什么……时?”爷爷听不明白。

  “战时就是打仗,他们公安在抗击疫情。”时席席的母亲解释道。

  “战时,战时,就公安规矩多,这大过年的都不能喝酒。”爷爷嘀咕着。

  满满一桌菜烧好,一直等到晚上8点,就是不见时卫东和时席席的人影。宗桃桃正要打电话催。

  “不打了,席席下午打电话给我,说队里人手紧,他实在不忍心回来,叫我无论如何要回家一趟。好像就他岗位重要。”时卫东一脸倦容进门了。

  爷爷掰了下手指,“6年,席席已经6年没回家吃过团圆饭了。”

  时卫东安慰老父亲,“席席说了,明天一早,他肯定回来给您拜年。”

  “那这顿团圆饭改到明天吃。”爷爷发话了。

  大年初一的上午,时席席赶回家给一家人拜新年。

  时席席的女儿搂着他的脖子,吵着要棒棒糖。时席席狠狠亲了一口女儿,“乖妮儿,现在外面正在防疫情,超市关门了。过几天,爸爸一定给你带一大袋奶酪棒。”

  一家人吃着除夕夜那桌年夜饭。时席席似乎很开心,“妈,儿子到家就是年,虽然没能在家过除夕,但是等疫情退了,我一定请上四五天的假,咱一家人出去好好玩玩。”

  边说边翻着手机屏,突然站起身,说有任务,戴上警帽,转身让宗桃桃立即拿几件换身衣服。

  细心的时卫东发现儿子有点疲惫,现在公交、出租都停了,赶回大队要走很远的路,就放下筷子说:“我也要到所里值班,就开车送你一下。”

  团圆饭才吃了一半,这对辅警父子又跨出了家门。

  “爸,现在的疫情形势越来越严重,我刚才在大队蓝信群里看到了,要成立抗击疫情处突队,我赶回去报名,要站就站到战‘疫’的最前沿”车上,时席席向父亲道出了实情。

  “嗯,是吃紧,我也报名参加了所里的战‘疫’应急小组。处突队在分局疫情防控的最前沿,我想任务应该会更重。”时卫东扭头望了一下儿子,关心地问:“看你最近瘦了一圈,身体撑得住吗?

  “爸,您也是干这行的。您说这么多天来,每天巡逻站岗十几个小时,能不累吗?可是现在这时候,咱们民警和辅警,哪个不是忙得连轴转?”席席打了个哈欠,“公安工作就是这性质,再累咱也得坚持啊,但愿这疫情早点过去。”

  拐了个弯,前面两百米就是巡特警大队了。时席席说,“爸,不要往里走了,您还要赶回所里呢,这个时候不能缺一个人。”

  “就一点远,用不了多少时间,还是往前送送吧。”此时,在时卫东的心里,想尽量让儿子多歇一分钟,少走几步路——他知道,儿子的确很累!

  时席席背上双肩包下了车。不知为什么,时卫东也推门下车,整了整儿子身上的辅警服。

  时席席看了看父亲,催促道,“爸,您回所吧,开车慢一点。”转身跨进了大门。

  这是时席席和家里人见的最后一次面,吃的最后一顿饭。

                   

  还是在除夕的前一天,“封城”二字成了全网的关键词。微信、微博、朋友圈,纷纷都在转载——武汉市发布公告:从上午10点起,全市公交、地铁等停止运营,离汉通道全部关闭!

  全国人民的目光齐刷刷转向武汉,转向湖北。

  由于春运,人员流动较大,中国的其他省份也陆续发现输入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电视里、手机里,一条条新闻直播着疫情。

  “湖北省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应急响应!”

  北京和广州分别确诊2例和1例。”

  “泰国和日本先后确诊3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

  “韩国确诊首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

  “欧洲也出现新冠肺炎……

  急促的语气,空荡荡的街头,越发让人们感受到了疫情形势的严峻。

  武汉首先报告疫情不等于就是病毒源头,新冠病毒究竟源自哪里尚未确定。病毒溯源是一个极其严肃、复杂的科学问题,需要科学家和医学专家以科学为依据,去分析研究。

  徐州的百姓们虽然正在忙年,但是都一直关注着这个让人难以捉摸的新型“肺炎”,纷纷购买储备一些防疫物资。

  “席席吗,你知道哪里能买到消毒液和口罩?”兼职所里内勤的时卫东,心急火燎地打电话给正在万达广场防疫执勤的时席席。

  “都什么时候了?我们这里的药店里也买完了。不过,听说局里正在紧急组织一批防护用品,估计这两天就会下发。”

  “这个我知道。可是现在所里的同志都在防疫一线,没有防护用品怎行?我跑遍了整个城北和郊区,硬是东拼西凑了30来瓶消毒液,就是一只口罩没买到。”

  时席席想了想,“上次妮儿感冒,我买了20只,好像还剩十几只,您先拿给大家伙凑合一下。”

  “那咋行?小妮也要用呢。”

  “妮儿呆在家里,另外叫家里人勤洗手,屋内多通风,没急事别出门,做好防护就是了。爸,您自己也要注意,多保重。我这里很忙,先挂了。”

  “臭小子,你忙我也忙。”收起手机,时卫东开车回到家里,翻出十几只口罩,匆匆赶回所里。

  眼看着万达广场的商户逐渐停业,人越来越少,而时席席却更忙了。他向大队领导表态,“请领导放心,我会坚决守好自己的‘责任田’,我这块保住了,就是为铜山的疫情防控作贡献。”

  21日,徐州市政府开始投放平价口罩。铜山新区天赋广场中健药房,是一处比较大的售卖点。

  早上不到7点,人员开始在广场上聚集,一度达到100余人。由于药店在售卖首日还没有经验,准备不足,排队的群众情绪激动,一些人谩骂甚至开始推搡。

  “这样不行,有传染的风险!”

  时席席挨个劝说群众:“一定拉开距离,不要拥挤,不要摘掉口罩。”

  骚动的队伍慢慢安静了下来。时席席的引导下,群众有序购买口罩,再没有出现拥挤、推搡现象。

  由于每人按户限量购买口罩,一直到下午1点才全部售完。这6个小时中,时席席的腿没有歇过,嘴没有停过。

  晚上,结束了一天的巡逻,时席席寻思着第二天药店还要继续出售口罩,就主动联系了值班民警和队员,设立了五米一哨的预案。

  第二天刚刚微亮,时席席就和队友来到售卖点,提前画好排队路线,按照预案分工各自到站位执勤。

  购买的群众全部按照既定路线,在有序引导下排好了队,保持安全距离。药店顺利售完了当天的口罩。

  23日,时席席继续在天赋广场现场执行任务。

  “你知道吗?明天有家公司要在这里免费发放口罩呢,而且不限量。”

  “我在微信上看到了,明早儿我们全家都来。”

  时席席发现购买口罩人群中,有许多群众在议论。

  真有这事儿,我们怎么没有听上级说过?

  时席席警觉起来,担心聚集的情况再度发生,赶紧向当班民警和派出所、相关公司做了核实,确定并没有所传的发放计划。于是,他立即依托广场的警务工作站和微警务平台,向群众说明情况,及时辟谣,避免了一次人员聚集传播病毒的风险。

  ……

  时席席战“疫”的最后日子里,他吃住在大队,白班巡逻10次,夜班巡逻不少于7次,每次5公里。同组的辅警吴全年龄比他小,夜班时,时席席看夜深了,就会跟他说:“你歪一会,我盯着。”队友们都说,时席席是全队最能“熬”的人,夜班从晚上八点到早上八点,他从来不打盹。

  儿哪,你是最能熬吗?在家你可是最贪睡的啊!”时卫东把儿子的警帽紧紧地贴在脸上……


戴着儿子的警帽上岗

                      

  今年的冬季有点长。虽是过了春节,但是,寒冬一点没有离开的意思。

  211日,凛冽的北风继续呼啸着。大街上、田野里,几乎看不到一个人影。除了抗疫一线人员,人们都宅在家里躲避新冠病毒。

  这天下岗后,时卫东因老母亲生病,就请假回家看望一下。刚跨进家门,他爱人告诉他,席席已经17天没回家了。

  “现在疫情如火情,他走不开。”同是辅警的时卫东当然理解儿子。

  爱人埋怨道,“好像这全世界就你们爷儿俩最忙!”

  “这不都在抗疫嘛。儿子你还不了解,虽是个辅警,可是干活认真着哩。”

  “也不知道席席这十几天怎么过的?你抽空去看他一下。”说着,爱人收拾了几件丈夫和儿子换洗的衣服。

  “知道哩。”时卫东应了声。

  说来也怪。时卫东一直记着晚上值班的事儿,出了家门就往所里赶,下车时看到包里儿子的衣服才想起,气得他直拍脑袋。

  时卫东拨通了儿子的手机。

  “还在巡逻吗?”

  “回来了,刚填好今天的疫情处置表,正在备勤室里躺一会儿。您那儿的情况咋样?”

  已经撤掉两个卡点,稍好点。你这边呢?”

  “我们这里情况稍复杂些,虽然没有发现有人传染,但是广场的商家都关门了,我们还得巡逻执勤,不但要防疫,还要防盗防火什么的,发生意外可不是个小事。这时候,咱可不能给干警和领导添乱啊。”

  “上面不是有要求,疫情不灭,公安不退嘛。”

  “就是呐。咱虽然累点,可一点不能松劲。前两天,我看到有辆武汉牌照的小车停在路旁,就查询小车信息,没查到。我立即向领导报告,请求辖区派出所处置,一直到派出所的人处置好才离开。李大还夸我呢,说‘有什么事,交给了席席,我们就放心。’”

  “哎,你小子可别翘尾巴!”

  “咱有啥可翘的,不都是日常工作嘛。爸,咱们小区封了吗?”

  “封了。”

  “您在派出所干,知道疫情有多严重,有空跟街道上说一声,小区的门一定要守好了,外面车辆一定不能进的。另外,张奶奶家的气罐快用完了吧?”

  时卫东笑了,“放心吧,你在家你帮着换罐,你不在有我呢,听说咱们这片也快装管道煤气了。喂,我说你小子心里装着那么多事,不就是个辅警嘛,要是当了领导你还了得?”

  时席席在那头也笑了笑,“咱这里是个老小区,老爷爷老奶奶多,都是街坊四邻的,搭把手呗。爸,不跟您聊了,我有点累,先睡会儿。”

  “你注意点身体,抓紧时间休息。”

  “没事,上回局里组织体检,就一点脂肪肝,我会注意的。”

  儿子把电话挂了,时卫东习惯地看了一下通话时间:2004秒。

  这是时卫东和儿子最后一次通话!

  时席席和头顶警帽上的警徽相伴,把青春献给了他钟爱的公安事业,他人生最后的身影,留在自己的岗位上,唯独不在家人的视线里。

  当晚945分,正在值班的巡逻中队副中队长何山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何队,快来,席席不好了!”

  何山立即跑到队员备勤的宿舍。时席席和衣躺在床上,脸色煞白,已没有了意识。

  “赶快拨打120!”何山一边招呼身边的同事,一边立即对时席席进行人工呼吸和心肺复苏,“席席,我知道你累,可是咱不能这么歇下啊……”

  救护车赶到了,时席席被紧急送往医院……

  同事们都在期盼,期盼下午还在一起巡逻的席席能醒过来。

  然而,最后的时刻还是来临了。

  医院的王主任推开抢救室门,摇了摇头,痛心地说,“时席席是心源性猝死。”王主任解释,这种情况通常无任何危及生命的前期表现,突然意识丧失,出乎意料的迅速死亡。不少猝死者平日给周围人的印象都是“一向身体很棒”。其实,过度劳累,是心源性猝死的一个重要诱因。前不久,台湾艺人高以翔参加《追我吧》奔跑竞技秀节目,录制时间长达17个小时,发生心源性猝死。

  疫时未过憾离“席”!年仅30岁的辅警时席席就这样永远地倒下了,倒在了疫情防控的第一线

  接到巡特警大队长李辉电话后,时卫东立即赶到医院。才通话不到两个小时的儿子,静静地躺在那儿。枕边,放着那顶还热乎着的警帽……

  一团青春的火焰突然熄灭了!

  儿子身前的事儿,一件件在时卫东的眼前显现。这一个个让时卫东感到既自豪又有点愧疚的故事,有些是他亲身经历的,更多的,是后来从儿子战友的口中、报纸、电视上看到的。他这才真正了解自己的儿子为什么要戴这顶警帽!

  2020211日,这个不寻常的寒夜,为一个年轻的生命划上句号,又为这远去的背影留下一道无言的光环。

  时卫东知道,以后的每一个夜晚,苍穹里,那个灿烂的面容会在星光中闪烁……

  抚摸着儿子的警帽,时卫东口中喃喃,“儿啊,你当辅警那么些年,走了,竟没有留下几张相片,就剩这顶警帽了。要是咱爷儿俩拍张合影,也是个念想啊。”

  前些日子一直在抗疫执勤,时卫东还没有和儿子好好唠嗑唠嗑呢。他拿起笔,给天堂里的时席席写了一封信:

  儿子:

  今天是你离开的第58天。先跟你说个好消息,经过两个多月的努力,现在疫情已经好多了,武汉已经“解封”了,咱们铜山一个新冠病例都没有。

  家里一切都好,爷爷奶奶身体还行,你就放心吧。小妮还小,我们会慢慢让她明白,他的爸爸是不平凡的人。从小把你带大的爷爷,也很坚强,他说席席是为了国家和人民倒下的,光荣。

  爸爸以前脾气不好,过去咱爷儿俩因为你干辅警,没少吵嘴,爸爸当时实在理解不了你,让你受了很多委屈。你说你热爱这个工作,我那会儿真不懂,你说你干了你就会懂……后来爸爸也干辅警了,才明白你说的话。这次参加抗疫执勤,更让我理解你对这份工作的热爱,这不是钱的事,咱们干的事,真真切切是为了保护更多的人。

  儿子,你走后,公安部发来了唁电,家里来了很多你的战友。在和他们的交谈中,我知道了更多的你。前不久,你被授予江苏"最美防疫先锋"的荣誉称号,还说你是这个寒冬最可爱的人哩!

  现在爸爸经常回想起咱俩过去在工作中相遇的情景。那两回,咱爷儿俩都在出任务,遇到你的时候,我很高兴,当时很激动。现在想起来,更觉得幸福、光荣和自豪。

  儿子,我和你是父子,也是战友。你的警帽,我戴着,这身辅警制服我会一直穿下去。你说当辅警是你追求,现在也成了爸爸的追求,你没站完的岗爸爸接着站,没完成的工作爸爸替你完成

  臭小子,下辈子,咱俩再做父子,再做战友……

  放下笔,时卫东戴上了儿子的警帽。

  门外,大地正从晨曦中醒来。四月的风,带着复苏的气息,吹拂着……


给天堂的儿子写信

                  (2020517日,于徐州·铜山)

  作者简介

  殷毅,笔名:迟人,警营作家、诗人。盐城市警察协会常务副会长、秘书长,公安文联负责人,公安文学杂志《盐阜警风》主编。1984年开始发表作品,先后创作发表中短篇报告文学《跃出地平线》《二十一世纪的军人》《无言的红绿灯》等120余篇,出版长篇报告文学《魂牵越北那座山》《与燕共舞》《黄海行动》等,合作编著出书《腾飞之路》《红灯与警笛》等。《父亲的心空》《海春轩塔的千古之谜》《乡野里,那棵老梨树》《警察的忠诚》《誓言》等160余万字的散文、诗歌散见于报纸、杂志和网络文学平台。

  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调研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全国公安作家协会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江苏省报告文学学会常务理事。

中国作家网 巴金文学馆 新华网副刊 新华网图书频道 新闻出版总署 中国诗歌网 中国国家图书馆 湖南作家网 广东作家网 作家网 北京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中国艺术批评 中国文联网 浙江作家网 上海作家网 苏州文学艺术网 湖北作家网 辽宁作家网 河北作家网 中国诗词学会 海南省作协 陕西作家网 江苏文化网 钟山杂志社 张家港作家协会 江西散文网 中华原创儿童文学网 福建作家网 凤鸣轩小说网 百家讲坛网 东北作家网 四川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醉里挑灯文学网站 忽然花开文学网站 东方旅游文化网 宿迁文艺家网 浙江萧然校园文学网 张家港文学艺术网 江苏散文网 中国诗歌网 江阴作家协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