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宁军:当疫情来临的时候

(2020-02-07 13:21)

  2020春节临近,原来喜庆的年味却被越来越浓的不安冲淡。江城武汉传来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不时在手机公众号里传送,以至于每天早起,第一件事就是扒手机,看看当天又有什么新的信息。当钟南山出现在央视的访谈中,老院士直言不讳振聋发聩。随后,1月23日上午,宣布武汉封城。

  封城?近千万人口的大城市说封就封,新中国成立以来从未有过!在九曲十八弯的母亲河长江之上,先有宏伟壮丽的武汉长江大桥,才有我们引为骄傲的南京长江大桥。在全民族抗战史上,日军南京大屠杀不容忘记,武汉保卫战更是载入史册。南京与武汉,同饮一江水!

  1月24日就是除夕了,天色阴沉。即使为武汉揪心,我周边也没什么人戴口罩。可能潜意识里觉得,南京不至于吧。超市人来人往,是采购食品以防万一,还是一如既往的过年气氛?恐怕还是后者居多。很不幸,我突然感冒,咳嗽不止。因为从柬埔寨旅游回国,忽热忽冷,赶紧到社区医院配了中药治剂和止咳糖浆。和家人商量,大医院人满为患,自我隔离为妥。

  记得除夕当天报道,江苏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苏州确诊1例,南京与扬州疑似各1例。通报强调,都有武汉接触史。不容迟疑,我原先与亲友的预约,从年夜饭到假期聚会,统统取消。此后的初一到初五,每天央视公布的疫情数字,都牵动亿万人的神经,触目惊心。我和所有南京市民一样,能做的,就是宅在家里,不出门,手机成为与外界联系的唯一通道。

  1月28日,大年初四,阳光大好,我的咳嗽好多了。看到南京作协胡秘书长在群里通告:按照市委宣传部部署,南京文艺界针对抗击病毒要有自己的声音,现请各位思考并动员会员创作,真正体现南京温度。随后,接到江苏省作协的温情短信:常通风、勤洗手、不聚餐、不集会,尽量减少外出。要求会员积极投身主题创作,弘扬主旋律,传播正能量。

  我给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宣传部程守勤部长打电话。其实,当我看到江苏支援武汉的医疗队中有中大医院专家,就想和程守勤联系,可是一想,正在放假期间,程守勤会不会陪家人呢?电话半天没人接。后来,程守勤回复我,中大医院被定为江苏省抗疫重点医院,过年期间一天也没休息。这天他要等武汉金银潭医院支援救治的重症医学科潘纯副主任医师下班,争取作个采访。听我说明意图,他说,可以把微信采访视频发给你。

  程守勤来不及多说,把潘纯出征的报道先发过来。1月26日大年初二,在徐州老家过年的潘纯接到带队指令,立即从徐州赶回南京,在出征欢送会上,潘纯说:“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奔赴疫情前线,我义不容辞。请组织和领导放心,我听从组织安排,一定完成任务!”


在金银潭医院的潘纯隔玻璃与外面医生交流重症患者检验结果

  这是一个让人肃然起敬的共产党员。1月28日18:45,记者联系上了潘纯副主任医师。他忙了一天,几分钟解决吃饭问题,匆匆接受了微信视频采访:早上8点不到,潘纯就开始紧张的工作。每进一次隔离病房,要从里到外做全方位的防护。“我上午在隔离病房待了2、3个小时,下午又进去忙了3个小时。每次出来,都是汗水湿透衣背。”潘纯调侃道:“幸亏现在是冬天,如果是夏天穿着隔离衣待这么长,估计出来就成落汤鸡了。”

  潘纯管的病人,有 3 个病人要用无创呼吸机,5 个病人带着有创呼吸机。穿着包裹严密的隔离衣给患者翻身,工作量超大。“5 个病人,每人都需要翻身,早上翻过来下午再翻回来,算下来一天就要翻 10 次。每次给病人翻身都要 5 个医生,遇到八九十公斤的病人,更是费劲。”

  潘纯从早到晚连轴转。在隔离病房查房,还要处理医嘱,与解放军医疗队同事讨论疑难复杂患者的救治。他所在的重症病区13个医生和19个护士,每个人都“超长待机”地工作。面对重症患者,几乎与感染源零距离接触,有没有过恐慌?潘纯语气坦然地回答:“没有!从来都没有!重症医生是患者生命的最后一道关口,我们就是要到最危险的地方去!”


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第七批抗疫勇士出征

  1月30日,大年初六。当晚,程守勤发来采访90后护士李宗育的连线视频。她和同事驰援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短暂培训后就进入了重症的战场。李宗育说:“我将尽我所能,和病毒斗争,战必胜!”

  还是大年三十,在阖家团聚的传统佳节,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江北院区“护理管理微信群”留言不断,不是春节祝福短信,而是义无反顾的出征请战。“收到,响应号召”“我可以”“我报名”……65名护士主动请缨奔赴武汉,一封封挺身而出感人至深的请战书纷沓而至。

  1992年出生的李宗育,是中大医院江北院区CCU(心血管内科重症监护病房)护师。她报名时奉上按了手印的请战书。“长期生活在红色熏陶下的我,也是一名入党积极分子。在得知可以支援时,老党员父亲坚决支持,我义无反顾。我未婚,父母未老,无牵挂,我选择我无悔!”

  女孩谁不爱美,李宗育留有一头飘逸长发。临行前,她剪去留了多年的长发。“穿脱防护服或隔离衣方便,头发当然要剪短!”李宗育笑着说,等我回来,再留长发吧。李宗育父亲是退伍军人,也是有40年党龄的老党员。女儿是爸妈的小棉袄,哪个父母不想让女儿远离危险,然而救死扶伤是女儿职责所在,得知女儿选择,父亲即兴赋诗《送吾儿赴武汉战役》。“风萧萧兮易水寒,不计安危赴国难,恨无子嗣承祖志,幸有爱女学木兰。”

  程守勤发来的微信视频,每天都更新。武汉抗疫攻坚还在继续,连线采访也在继续。程守勤声音沙哑,说医生护士太伟大了。守土有责,许多医院都有他们的“程守勤”。三批江苏援湖北医疗队,首批147人,第二批139人,第三批120人,这些业务精湛的医务工作者来自省内各市县医院。“火神山”医院落成,东部战区总医院200人医护方队出征武汉。

  当我宅家的时候,南京仍在有序地运转。市宣传部杞勇处长微信相告:非常时期,你不要来,我联系市文明办周晔处长,把防疫信息发给你。我看到,多次国际航班在南京降落,其中有武汉籍旅客,南京怎么办?市领导态度明确:“我们防的是病毒,不是武汉人!”安排特殊通道,腾出市委党校。在寒冷严冬,暖和的房间、舒适的床铺以及可口的饭菜,异乡旅客倍感温馨。我看到,南京未雨绸缪,非典后就建立了本地“小汤山”医院,庆幸的是,足以收治确诊患者,已有治愈病人出院。我看到,医护人员坚守阵地,而民警上岗,社区工作者上门,筑起一道道屏障,顾不上家人,顾不上休息……

  2008年汶川地震,我曾受命随江苏作家采访团奔赴灾区。而2020年抗击新冠疫情,我只能看微信,默默为医生护士和各条战线工作人员祝福。透过防护口罩和护目镜(有的还没有),我看不清他们的面容,看到是一双双眼睛,那里有疲惫而顽强的目光,给人们以希望的目光。

  春节至今,我没有出过门,即使可以凝视窗外的阳光,仍然宅在家。小区门卫严格设岗,进出人员都要戴口罩,测体温。电视新闻里,让人心悸的数字仍在递增,每一个数字背后,都是一条鲜活生命,一个遭遇不幸的家庭。我们普通人能做的,唯有不乱跑不添乱了。也许,突如其来的疫情,与当年非典一样,需要太多的反思,也需要太多的问责,而此时此刻,大敌当先,国难当头,有这么多人毫不退缩,冲在了控制疫情的最前线!

  谁都知道,宅在家里相对安全,此时最危险的是重症病区,还有许多也许可能传染的未知空间。然而,我们相信灾难总会过去,相信一定会春暖花开,就是因为前面有你们,这些与病毒以命相搏的勇士,这些舍生忘死的白衣天使,还有保障这个城市的所有人,从防控疫情指挥部到相关部门,包括快递小哥、清洁工、超市收银员、小区门卫等等。你们让我们感动。和你们的家人一样,我们期待阳光袪散病毒,请你们保护好自己,平安回家!

中国作家网 巴金文学馆 新华网副刊 新华网图书频道 新闻出版总署 中国诗歌网 中国国家图书馆 湖南作家网 广东作家网 作家网 北京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中国艺术批评 中国文联网 浙江作家网 上海作家网 苏州文学艺术网 湖北作家网 辽宁作家网 河北作家网 中国诗词学会 海南省作协 陕西作家网 江苏文化网 钟山杂志社 张家港作家协会 江西散文网 中华原创儿童文学网 福建作家网 凤鸣轩小说网 百家讲坛网 东北作家网 四川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醉里挑灯文学网站 忽然花开文学网站 东方旅游文化网 宿迁文艺家网 浙江萧然校园文学网 张家港文学艺术网 江苏散文网 中国诗歌网 江阴作家协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