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坛记忆 | 蜡炬成灰泪始干:赵恺

(2019-04-09 14:04) 5604933

  编者按

  在中国文学的历史长卷中,江苏文学无疑是其中最为华彩的篇章之一。一代代江苏作家辛勤耕耘,留下了无数名篇佳作,为中国文学的繁荣发展做出了杰出的贡献。2017年以来,江苏省作家协会着手收集、整理江苏老一代作家的资料和创作成果,留存老作家的影像资料是其中一个重要的项目。这项工作,既是为了给江苏文学留下一份宝贵的历史资料,也是一次文学精神和文学传统的回溯之旅。在此,我们开设“文坛记忆”栏目,陆续推出忆明珠、范伯群、海笑、杨苡、梅汝恺等江苏老一辈作家的采访视频,共同回忆老作家们走过的文学历程。

  本期视频播出的是著名诗人赵恺先生。

江苏老作家影像——赵恺

  赵恺,原名周振寰,当代诗人,专业作家,文学创作一级。历任江苏省作协副主席,淮安市作家协会主席,淮阴市文联主席,淮阴市文化馆副馆长,现任江苏省作家协会顾问,淮安市文联名誉主席。其作品《我爱》《第五十七个黎明》《木笛》《军刀》等荣获多项大奖,被《中国新文学大系》、《中国当代文学史》、大中小学教科书以及多种文学选本收录,并被多种外文译介。

  1938年12月,赵恺出生在战火笼罩的重庆,父亲是战地医生,母亲是一名护士。赵恺两岁时,父亲在日军的一场轰炸中丧生。母亲因工作繁忙,不堪重负,无奈将年幼的赵恺送进孤儿院。直到抗战胜利后,赵恺才随母亲来到南京。

  1948年,中国走到命运的十字路口,这个坚毅好强的年轻母亲也恰逢人生的转折点。深知护士的微贱贫苦,赵恺母亲思索再三,决定只身前往美国学医。分别那天,10岁的赵恺紧紧抱住母亲哭泣不止,谁也不曾想到,这竟是母子二人此生的最后一个拥抱。少年时期的离别之苦,让“母亲”成为赵恺日后文学创作中永恒的母题。

  母亲走后,赵恺跟随姨妈居住在南京市沈举人巷3号,在母爱缺位的日子里,是文学安抚了他幼小的心灵。小学毕业,赵恺就在《新华日报》上发表了自己的第一篇作品。随后,赵恺进入南京市第四中学读书,一个学期后由于姨妈无力负担学费,赵恺只得和老师、同学告别。

  然而,天无绝人之路。辍学第二年,赵恺来到南京晓庄师范学校,学校为他减免了部分费用,这让他得以继续学业。毕业后,赵恺被分配到淮阴县王集小学教书。

  彼时的赵恺不甘安于现状,一心想报考北京大学继续深造。但是淮阴县文教科规定,本县教师一律不得报考高等学府,赵恺坎坷的求学之路只能作罢。

  1957年夏天,年轻的赵恺被打成右派。灰暗时期的赵恺孤独地坚持,生命的舛难并没有扼住他的灵魂。他常说:“苦难把我逼向绝处,却让我置之死地而后生。”

  七十年代末,恢复创作自由的赵恺,把苦难中思考的结果孕育成一部部优秀的作品。《漂母墓》《朱家岗》《刘老庄》等一批给予他温暖和光亮的文字面世,不仅成为一段人生经历的宣泄与迸发,更是赵恺对人生的顿悟与释然。

  1980年,赵恺在江苏省作家协会第一期读书班上,创作了诗歌《我爱》,获中国作家协会首届新诗奖,那股历经苦难却仍向往新生的力量溢满诗行。“我在崭新的工作证上,贴上一张十九岁的照片,年龄栏里却是“四十一”。生活,得重新品味;日子,再打头过起。挖出泪滴,还得埋下汗滴。”

  1981年,已被调往北京《诗刊》工作的赵恺在一次回家的路上有感而发,创作了诗歌《第五十七个黎明》。他把对母亲的怀恋和对伟大母爱的赞叹寄予风雪天里的一对母子,字词间反复的斟酌与考量,也是赵恺对爱的感悟与思索。




  此后,赵恺的诗歌《走向青铜》,获中国社会科学院“艾青杯”全国文学艺术一等奖;作品《我在街头站立》,获首届雨花奖一等奖;出版《赵恺诗选》,获江苏省政府首届文学艺术奖,发表散文集《诗雕》《赵恺两卷集—上卷诗歌<诗雕公园>,下卷散文<木笛>》等。几十年来,他的作品始终和时代、和人民站在一起,用生命进行歌吟,把血泪倾注进文字。

  1986年,赵恺成立中国诗人录音馆,为中国诗坛留下了艾青、冰心、冯至、牛汉等近百位诗人朗诵诗歌的珍贵声音资料。

  九十年代以来,赵恺又积极承办《崛起》杂志,后改版为《短小说》,以杂志为阵地,培育文学新人。

  1998年,周恩来同志诞辰100周年,时患腰椎间盘突出的赵恺在病床上创作了3200行长诗《周恩来》,他站立在历史的对岸,以不屈的意志提炼出一个跨时代的伟人。

  新世纪以来,赵恺云游四方,如飞鹰一般特立独行。在巴黎的雨果墓前,赵恺瞻仰着人生的导师;在哥本哈根的安徒生铜像前,赵恺找寻人生最初的美好;在挪威的维格兰公园,赵恺感悟生命的力量。

  2016年,赵恺的传记《千川独行——赵恺传》面世,作者江淮从“川梦童年”的记忆到“志在跋涉”的当下,对赵恺的人生进行了鞭辟入里的阐述与至情至深的领悟。先做人,然后再做诗人,不仅成为江淮与赵恺相识的契机,也成为两个文学之魂达成的心灵共识。

  如今,依然保持创作热情的赵恺这样评价自己的创作生涯:惜墨如血。用血泪凝结成诗句,以苦难酝酿出大爱,成为这个大写的诗人一生的信念。

  在文学创作的道路上,赵恺是茕茕孑立的独行者,在漫漫人生的旅途中,赵恺是历尽磨难的苦行僧。不愧于内心,不惧怕前路,秉承这种信念,赵恺让自己的人生之路,愈加豁达,愈加明亮。

中国作家网 巴金文学馆 新华网副刊 新华网图书频道 新闻出版总署 中国诗歌网 中国国家图书馆 湖南作家网 广东作家网 作家网 北京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中国艺术批评 中国文联网 浙江作家网 上海作家网 苏州文学艺术网 湖北作家网 辽宁作家网 河北作家网 中国诗词学会 海南省作协 陕西作家网 江苏文化网 钟山杂志社 张家港作家协会 江西散文网 中华原创儿童文学网 福建作家网 凤鸣轩小说网 百家讲坛网 东北作家网 四川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醉里挑灯文学网站 忽然花开文学网站 东方旅游文化网 宿迁文艺家网 浙江萧然校园文学网 张家港文学艺术网 江苏散文网 中国诗歌网 江阴作家协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