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安作家姚佰顺出版长篇小说《在西沙等你》

(2018-08-20 17:15)

  

  近日,淮安作家姚佰顺新书《在西沙等你》(花山文艺出版社2018年8月出版,ISBN 978-7-5511-3835-2)出版上市。 该作品是一部描写主人公在旅行中关于友情与爱情际遇的情感小说,讲述了一个在海上撩妹的故事,一个与海浪和风暴搏斗的故事,一个忧伤的爱情故事,一段灰色的青春往事,一段成长中的罪与罚,一部公路旅行小说,一部中国版的《追风筝的人 》 该作品是一部公路旅行小说,涉及了中国众多的“网红景点”,有武汉、张家界、凤凰、桂林、阳朔、海南等,特别涉足了众多文学作品中从未描写过的中国的马尔代夫——西沙群岛,堪称众中文学作品中的亮点。 姚佰顺是一名网络工程师,自13岁起潜心笔耕18年,出版作品有《只为与你相见》、《在西沙等你》等,即将出版爱情故事集《谁的青春没有遗憾》,并著有诗集《北极光》(250首),其作品文笔优美,充分展现了青春、旅行、爱情这三大元素。

专访姚佰顺:崎岖文学梦,一梦十八年

  作家简介:姚佰顺是一名网络工程师,自13岁起潜心笔耕18年,出版作品有《只为与你相见》、《在西沙等你》等,即将出版爱情故事集《谁的青春没有遗憾》,并著有诗集《北极光》(250首),其作品文笔优美,充分展现了青春、旅行、爱情这三大元素。

  访谈内容:

  记者:您好,姚佰顺先生,听闻您最近又出版了一部长篇小说《在西沙等你》,在这本书的后记中,您向广大读者倾诉了您的崎岖文学之梦,能不能和大家说说,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写作的呢?  

  姚佰顺:应该是初一吧,初一读了《三国演义》感觉自己也能写个什么演义之类的。然后苦苦写了一个月,什么小时候全家被灭口,主人公侥幸躲过一劫苟活于世,什么二十年后统领三军,建立帝国……故事实在编不下去了,剧情也实在是俗不可耐,就此放弃了人生中的第一部小说。初二时,偶读一本80年代出版的茅盾短篇小说集,其中我最喜欢那篇《林家铺子》。读完之后我思考了很久,原来短篇小说也能把故事写的那么精彩那么打动人,而且对字数也没有要求。对于没有多少写作经验的我来说,我觉得我应该写短篇小说。也是从这时起,我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文学寻梦之路。初二、初三两年,我一共写了20多篇短篇小说,200多首诗歌。

  

  记者:这么说来您很早就走上了写作这条路,那您是从小就热爱写作吗?

  姚佰顺::不是的。和很多男孩子小时候一样都喜欢拆装家里的电子器件,拆完装不上或是多几个螺丝都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小时候我的梦想是长大了能成为一名科学家。其实小时候我一点也不喜欢写作。读小学的时候家里贫穷,我经常会接受一些好心人的帮助。每次收到邮包,我都会在小伙伴们羡慕的目光下拆开,有衣物,有书本,有纸笔,每一样都是我迫切需要的。那种心情放在谁的身上都一样,要不大家都说女生最开心的事就是拆快递。可是开心之后最痛苦的事情随之而来:父亲会让我写感谢信。我记得第一次写感谢信的时候,我才读小学三年级。农村的娃啊,笔墨太少,我实在写不出来。为此没少被父亲训斥过。为了能写好感谢信,最重要的是为了不被父亲训斥,我开始认真地看作文书,模仿着别人是怎么写作的。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我自认为自己写了一篇很不错的作文,期待着老师能够予以高度评价,却不曾想老师根本没有批改。我很不服气地把作文本递给老师,老师当着我的面看都没看写上个大大的“阅”字。后来我去了镇上读初中,镇上的老师肚子里还是有点墨水的。那时候我的作文经常被老师当作范文在教室里朗读。从此我的小宇宙膨胀开了,文学梦也构筑了起来。至此我的梦想从一名科学家变成了一名作家,并且十几年了从未改变。但是我却是一名理工男。  

  记者:您在《在西沙等你》的后记中写道中学时代的书稿都烧了,那是为什么呢?

  姚佰顺::这个说出来有点心酸,上了高中之后,知道了韩寒,更加激发了我的文学热情,并且一发不可收拾。我高一荒废了学业,写了三部长篇小说,学习成绩一落千丈。可更让我伤心的是,这三部长篇小说一直被退稿,那时候投稿都是邮寄,等一次出版社的回复不容易。我荒废了学业来写作,父母是强烈反对的,后来为了不让父母伤心我妥协了,高一留级,放弃了写作。我也算是为了让自己彻底死心吧,就烧掉了所有的书稿。

  

  记者:听说您高中时代很叛逆,还离家出走过,可以和我们讲讲是为什么吗?

  姚佰顺:说到叛逆青少年或多或少都有吧。高中时我为了写作学习成绩一落千丈,在期末年级会上,年级主任安排我作为退步生的代表谈谈自己学习退步的原因和感悟,并且都为我写好了演讲稿。可是当时年少气盛,我竟然脱稿即兴发言,痛批了应试教育。此次发言赢得了同学们长时间的掌声,也得到了相关领导最严厉的批评。现在想想,那时候真是疯了。到了高三的时候,学习压力越来越大,加之我高一留级,原本我的好多同学此时都进入了大学,所以我的内心特别压抑和孤独。高考的前一个月,有同学举报我去吧,接着我就被班主任然后我就离家出走了什么高考,什么责任,统统不在乎了,我要流浪!我要去周庄!轻狂年少轻狂!自信而又自负。对于当时的文学少年来说,周庄是最美的,最具有文学气息的。一路上我的手机震动不停,父亲的电话不停打来,我真的没有勇气再去听他的声音,于是我残忍把他的号码拉进了黑名单。流浪的十天里,我住网吧,饿肚子,用喷泉水洗脸,什么苦日子都体验过了。一天夜里,我站在周庄大桥上,一个大男孩眼泪啪嗒啪嗒地流了下来。第二天一早,我狼狈地回来了。我接受了学校对我的所有处分,写了十几份检讨。

  

    记者:大学相对于高中,学业还是比较轻松的,那您在大学时代有继续创作吗?

  姚佰顺:高考之后,意识到自己可能是考不上大学了,就和同学相约去苏州打工。不管怎么样,先找个退路呗,不然天天在家对着父母也挺内疚的。在苏州待了一个月,天天泡网吧,工作没找着,穷的只剩时间了。高考考的怎么样我没有去想,我一直在思考我的文学梦该不该就此中断。反正有大把的时间,与其用来挥霍,不如静下心来思考思考。就这样,我的第四本长篇小说《荒唐的青春》开始动笔了。这本小说写了一半突然不想写了,思维总是跳不出自己的世界,有时写着写着就把自己假想在情节之中,就会开心至极或是郁郁寡欢高考分数出来的那天晚上,我都没有勇气去查分,还是同学帮我查了分数,结果考的还不错

  2006年的9月,大学开学,当我坐上父亲的农用手扶拖拉机去往车站的时候,我就预感到我的文学之梦将从田野乡间荡漾开去,将会在城市的怀抱里开花结果。突然间我释怀了,我把我所有的梦想与希望都寄托在了大学,寄托在了那个可以施展才华的大学。大一拼命地参加各种社团,大二嘲笑学弟学妹们参加社团,大三在游戏中度过……浑浑噩噩,一切空虚。那些所谓的梦想根本都是幻影。啥都没有,啥也实现不了。到头来我总算弄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什么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到头来只能说明我只是一只井底之蛙。还好我这个人还有一个优点,那就是再忙我也会给自己挤出一点思考的时间,思来想去,感觉自己的青春被挥霍了,感觉自己总有什么事情还没有完成:写作!大学的空余时间实在是太多了,心也散了,妹子也了,可书就是写不完。但是我必须把《荒唐的青春》写下去,因为这是我大学四年的光阴里唯一能留下印迹的东西。那时发誓,写完这本再也不写了。不是因为我不热爱写作了,而是因为我的坚持得不到别人的肯定。特别是一个舍友说过,文人都是酸的之后。他的话对我改变特别大,我甚至因为这句话一度放弃了写作。后来我也试着把这本小说放在网上连载,也排过首页好多天,可没有存稿,写写也就连不上去了。最后东拼西凑仓促收尾,就当是给自己的文学梦一个交待。

  

  记者:那又是什么原因重新激发了您的创作热情?

  姚佰顺:2010年我大学毕业 那几年《致青春》小说正火,想想我大学时写的小说,我觉得可以改改。在要不要修改《荒唐的青春》的问题上我犹豫了三年。毕竟现在的文学不容易出成绩,付出与收获不太成比例。2014年我下定决定要改一改这本小说,删去了原书的四分之三,然后续写了一半之后自驾去西藏了,回来之后完成了后半部分有关西藏的内容,成就了《只为与你相见》。写好之后继续重复着很多年前的动作:投稿。以前在网上看过一个关于投稿的帖子,没投过500家都不要放弃。其实后来才知道,这样投稿是很盲目的。一般出书都是先提交,然后选题通过了写全稿。先写好去投稿很得不偿失的,经常都是白忙活一场该小说于2014年9月开始投搞,一共投稿271次,回复64次,要求合作、自费、补贴出版的13次,要求改稿1次,过审核无下文的3次,签约1次,合同期内未能出版一次,补签协议一次。这些都是真实的数字!2016年只为与你相见出版,从此我就坚定了要继续写作下去的梦想,不管出书有多难。很幸运,最近《在西沙等你》出版上市,又有一部作品已签约。

  

  记者:您除了写小说之外也写诗歌,但是这几年为什么不写了呢?

  姚佰顺:我一直认为诗歌是众多文学题材中最美的,也是最难懂的,却也是最容易上手的。可是当下好诗不多。打油诗、老干体充斥着报刊杂志,反而那些写的很美的诗歌,只能存在于网络。我的诗歌创作来源于爱情,起步于爱情诗。我早熟,也就自然早恋,初中就谈恋爱了在当时看来那些恋爱都是撕心裂肺的,不过也非常纯洁的。写情书写情诗是那个年代最流行的。80、90年代的情诗是写在秋天的枫叶上,21世纪初的情诗是写在散发着薰衣草香味的彩纸上。几年前,也试着投过几次稿,但始终没能出版。毕竟汪国真之后中国诗人没人关注了,中国的诗歌也走向了没落。诗歌就好像是小三,只有男主人喜欢,其他人都不喜欢,想转正,难!

  

  记者:您在《在西沙等你》中说过“功成名就之时,就是创作枯竭之时”,怎么理解这句话?

  姚佰顺:我的创造是不会枯竭的,因为我还没到功成名就之时。对于我来说,出书比写书难多了,我同时酝酿了好多作品,考虑到出书太难都没有动笔。可是不写就亡,写了就葬。就是葬了也不能亡,所以我仍然在坚持写作。

  

  记者:最后祝您的《在西沙等你》大卖,也祝您在写作这条路上走的更高更远,给我们带来更多更好的作品。

  

中国作家网 巴金文学馆 新华网副刊 新华网图书频道 新闻出版总署 中国诗歌网 中国国家图书馆 湖南作家网 广东作家网 作家网 北京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中国艺术批评 中国文联网 浙江作家网 上海作家网 苏州文学艺术网 湖北作家网 辽宁作家网 河北作家网 中国诗词学会 海南省作协 陕西作家网 江苏文化网 钟山杂志社 张家港作家协会 江西散文网 中华原创儿童文学网 福建作家网 凤鸣轩小说网 百家讲坛网 东北作家网 四川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醉里挑灯文学网站 忽然花开文学网站 东方旅游文化网 宿迁文艺家网 浙江萧然校园文学网 张家港文学艺术网 江苏散文网 中国诗歌网 江阴作家协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