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毅玲:瓦尔登心湖——邝立新散文集《勿忘心安》简评

(2021-02-22 10:06) 5950072

  托尔斯泰说;“忧来无方,窗外有雨,坐沙发,吃巧克力,读狄更斯,心情又会好起来,和世界妥协。”木心深以为然,简化为“沙发,巧克力,狄更斯”,作为一剂解忧老药方,装入囊中,行走四方。阅读邝立新的散文集《勿忘心安》,此剂药方,一再地、不由自主地浮于脑际。“雨天,沙发,邝立新”,解忧小药方,读着读着,阴霾散去,天空澄澈,内心驱向安宁。

  美国自然文学作家亨利贝斯顿在《遥远的房屋》里说到,“无论你本人对人类生存持何种态度,都要懂得唯有对大自然持亲近的态度才是立身之本。支撑人类生活的那些诸如尊严、美丽及诗意的古老价值观就是出自大自然的灵感。对于所有热爱大自然的人,那些对她敞开心扉的人,大地都会付出她的力量,用她自身原始生活中的勃勃生机来支撑他们。”这段话用来描述邝立新最合适不过了。

  邝立新以其出生地和为求学、工作驻留过的武汉、苏州、南京等乡村和城市作为载体,或是行旅过程里所见所闻,风物、美食,山河风云、草木砖瓦,市井人情、街景风貌......世间万物、人间众相,兼收并蓄为其私人记忆,并一一转化为文中主角。饶有兴致、如数家珍。全书粗略翻阅,如满天星,万花筒,成碎片化。仔细品读,每一篇看似彼此独立,自成一体,内在却相互关联,驱向同一种精神与意义。让阅读者不由自主沉醉其中,流连忘返。

  他轻叹,“所谓体察,就是真正身体力行,用皮肤感受,用鼻子嗅闻,用耳朵倾听。”是的,体察,敏锐体察,他既是一个冷静旁观者,又是一个深度融合的体验者,让每一座生活过的城市乡村,每一件他目光、步履所及之处,因了他的书写,有了呼吸心跳,有了生命温度,有了恒定的美学意义。那些生活里的片段、细节,如珍珠,闪耀着温润的光。一路阅读,环看周遭,草木有情,万物灵动。

  他写旅馆,由表及里,深入细致地描摹旅馆主人、旅客、建筑结构,历史背景,甚至清洁工、厨师也成为他饶有兴趣的描摹对象。思维宏阔又深入肌理,笔触细腻却不琐碎,娓娓道来,渐渐了悟,人才是旅馆的灵魂。处闹市而修心,处荒郊而修行,临河海而于无垠里安放灵魂,拥有灵性的人,才懂得于来来往往、嘈杂喧嚣里体会朴素宁静的力量。世间何处不可修禅?读一篇文章,就是对心灵的一次沐浴。

  他写书店,“好的书店之于城市,与伟大的文学家、诗人之于城市的意义相比毫不逊色。”笔端天马行空,挥散于巴黎的莎士比亚书店,旧金山的城市之光书店,纽约的高谈书集之间,忽尔峰转足下,深情凝视所在城市,带你浏览久负盛名的书店,也带你钻进胡同犄角旮旯探寻一些个性独特的小书店。同一个苍穹之下,中西方有类比,有思考,由书店引发对一个国家人文、精神的考量。而那些固守小书店的主人,“自己的心意,只要能传达出去,哪怕仅有一个人领会,就觉满足”。这样一种朴素、宗教式的坚守与信念又让人无端生出万种感慨。

  再比如,他写南京秦淮河,历史、人文式宏阔开篇,纵深剖析,既书写秦淮河河水丰沛时的风情万种,旖旎风光,也写河流干涸下的满目疮痍,丑陋惊心。邝立新对万事万物的描摹书写视角独特新颖,哲思深刻,耐人寻味,昭显出邝立新的深厚学养和敏锐感知力。

  他调侃自己每天骑着车,在不同的空间中穿梭。进入大楼,穿上笔挺西装,锃亮皮鞋,扮演一个白领。走出大楼,套上防风衣,绑上护膝,体验到为了生活于风雨中奔波的艰辛。也所以,笔下那个被警察带走的女租客,抽屉里藏着“盐酸曲唑酮片”,最终消失于茫茫人海,却将一丝忧伤和疼痛留在了每一个读者心里。不为人知的一面,才是真实的人生。他描写雨夜修车铺的一豆灯光,给风雨中推着破车心生绝望的行人带来惊喜与暖意。生活总有转机,生活总有希望。他致敬树木无言,反思人类多余废话,崇尚《周易》《论语》的简洁深奥,光照千年。他调侃人类屠宰滥伐,戏谑人类与万物反转,向往和平安宁的可贵。等等。

  他也写乡村,乡村记忆是每个游子一辈子都走不出的精神原乡,带着泥土的芬芳与质感,让我们面对城市陌生时,不至于太过孤苦无助。“天冷就回来”这个章节主要着墨于乡村记忆,邝立新以返乡的角度来书写,笔调一如既往的舒缓而温情。在这里,读到清澈的溪流,读到清澈的情义,读到少年成长的疼痛与欢欣,那个逐梦的“少年卡夫卡”,孤独而倔强,来不及绽放便永远定格在耀目的青春里。读到乡村少年、县城青年走出乡村,逐梦天涯。呐喊出与徐则臣在《耶路撒冷》中表述的“到世界去”类同的情愫,对探知乡村以外世界的渴望,引发乡村与城市两种文化的碰撞与融合。电光石火般,让你看到自己记忆深处的人,看到自己曾经活过的样子,更让你感受到邝立新对这个世界丰富而深沉的爱意。

  是的,邝立新行走在人间,孜孜不倦地描绘着乡村、市井、风景、人生,一颗孤独高洁的灵魂,与世间万物保持着高度的契合。心怀悲悯与善意,深情凝望人世间。看似抽离,其实从未远离。他代入万物,颇有种慈为先心怀天下的豁达与通明。

  毛姆的《人生的枷锁》结尾处,“菲利普与萨利牵手站在街头,注视着特拉法尔加广场,看着川流不息的车马人群,被阳光照耀着。”这份温暖,弥漫在每一位读者的心头,浸润在这份温熙的阳光里不忍合卷,感念于一颗饱经风霜已然挣脱人生枷锁的灵魂得到了最大的善待。种种曲折经历的洗礼,让菲利普变得纯粹而通透,懂得珍惜最为简单普通的平常生活。邝立新的人生经历也许并不复杂,一个努力勤奋的乡村男孩凭一已之力走向城市。心里装着乡村,定居闹市。埋首耕耘赚取六便士的同时,不忘抬头仰望星空,承泽月亮的清辉。他的成熟与宽博,他周身自然而然散发出的千帆过尽式的淡约与笃定,更多来自于他海量阅读与积累,在别人的历程中领略生活真谛。三毛说,“自己可能以为许多看过的书籍都成了过眼云烟,其实他们仍是潜在的,在气质里,在谈吐里,在胸襟的无涯,当然也可能显露在生活和文字里。” 《勿忘心安》里,博览群书的邝立新引经据典,在各位文学大师的精神国度里自由穿梭,看透人性,了悟人生,恬淡而宏阔。妙语、警句都是他那片肥沃的心田里开出的花。近日读完麦家的《人生海海》,颇受震撼。“世间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看透了生活的真相,依然热爱生活。”《人生海海》呈现的是个体波澜壮阔的人生,邝立新呈现的是一个清明上河图式的人间众相。看似轻描淡写,实则饱含深情,带我们一起领略历经风霜雪雨后的人生,散发出日月星辰之静美。

  邝立新为生活而歌,真诚如赤子。“赤子孤独了,会创造一个世界”。正如他在小文《城市瓦尔登》中说到,“我们不能像十九世纪的梭罗那样,在湖畔建一座小木屋。但我们可以选择简单自然的生活,控制自己的欲望,减少不必要的浪费”。人人都有一个叫做“瓦尔登湖”的梦想,这本书就是邝立新为我们营造的一片瓦尔登心湖,阅读之,让心灵抵达安宁。

  作者简介:沈毅玲,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钟山》《雨花》《青春》《脊梁》《新华日报》《新民晚报》等报刊。

  邝立新,1982年出生,毕业于武汉大学,高电压与绝缘技术专业硕士。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近年开始小说创作,作品散见《青年文学》《雨花》《长江文艺》《小说月报原创版》《西湖》《青春》《脊梁》等期刊。短篇小说曾获第十届金陵文学奖。

中国政府网 中国文明网 人民网 新华网 光明网 学习强国 中国作家网 中国文艺网 中国国家图书馆 中国文化报 文学报 中国现代文学馆 巴金文学馆 中国诗歌网 中国社会科学网 腾讯文化 中国新闻网 新华报业 中国江苏网 我苏网 《钟山》杂志社 中国作家网 巴金文学馆 新华网副刊 新华网图书频道 新闻出版总署 中国诗歌网 中国国家图书馆 湖南作家网 广东作家网 作家网 北京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中国艺术批评 中国文联网 浙江作家网 上海作家网 苏州文学艺术网 湖北作家网 辽宁作家网 河北作家网 中国诗词学会 海南省作协 陕西作家网 江苏文化网 钟山杂志社 张家港作家协会 江西散文网 中华原创儿童文学网 福建作家网 凤鸣轩小说网 百家讲坛网 东北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