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军:历史与虚构 ——杨树军长篇小说《滴滴香》读记

(2020-09-17 14:13) 5929089

  杨树军会讲故事。

  清代文学家袁枚《随园食单》“作料须知”有这么一段话:镇江醋颜色虽佳,味不甚酸,失醋之本旨矣。以板浦醋为第一,浦口醋次之。

  于是,作家杨树军把袁枚先生请了过来,洋洋洒洒地演绎了小说《滴滴香》的第一回《天池书院,汪恕有初识袁贵人》。袁先生造访板浦镇,这个头开得好,开得妙。袁先生一出场,名人效应有了,这部小说的层次、板浦醋的档次都提起来了。

  调门提起来了,难度系数也提高了。《滴滴香》的定位是长篇章回体历史小说,作者给这部小说的写作设置了一个很高的难度系数。难怪他在后记里写道:我越写越觉得这个题目太难,几度想放弃,又几度觉得不舍。既然已经开始写了,那就硬着头皮先把它写完吧。

  实际上,清末小说家吴趼人早就说过,“作小说难,作历史小说尤难;作历史小说,而欲不失历史之真相尤难;作历史小说不失其真相,而欲其有趣味,尤难之又难。”

  山西评论家王春林《历史小说:历史真实与艺术想象》一文写道:历史小说会有两种面对历史的不同方式。一种方式是,尽管在内容上是对某段历史真实的描写和表现,但所有的人物、故事却全部都是虚构出来的。……这些属于一种“天马行空”式的想象自由的小说创作;另外一种历史小说,除了要面对真实的历史史实,还要面对一群真实的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要更进一步地在这个基础上进行相应的艺术加工、虚构和想象,如二月河的《雍正皇帝》《乾隆皇帝》《康熙大帝》、唐浩明的《张之洞》《曾国藩》《杨度》等。毫无疑问,后一类历史小说,有着更大的写作难度。某种意义上,可以用“带着镣铐跳舞”来看待评价这一类型的历史小说创作。

  袁枚吃过板浦汪醋是肯定的,否则他不会把板浦醋与镇江醋、浦口醋作比较,不会高调地、旗帜鲜明地夸板浦醋为醋中第一。袁枚来没来过板浦,却没有明确记载。但这并不重要,杨树军小说里写他来到板浦,这是一种合乎逻辑的想象和虚构,是在真实历史人物、历史史实基础上进行的艺术加工、虚构和想象。况且,在板浦及汪醋的民间传说中,都有袁枚到过板浦的说法。

  小说《滴滴香》里,袁枚第一次到板浦时的身份是沭阳县令(史料记载,袁枚在沭阳县令的任上是乾隆八年至乾隆十年,即17431745三年时间)。他手拿纸扇,身着白衣长衫,下了马车后,步行走进城门。夕阳余晖下的板浦镇“街上人群熙熙攘攘,临街店铺繁多,叫卖声此起彼伏,……国清禅寺门前广场上,……聚集着一群孩童在玩耍。踢毽子、丢荷包、跳皮筋的都有。还有两人一组面对面地唱着童谣:讲古讲古,讲到板浦……”袁大人禁不住感叹:“板浦,还真是个有故事的地方!”

  此时的海州为直隶州,统州治和沭阳、赣榆二县,地盘相当于如今的连云港市区、赣榆区、东海县、沭阳县、灌云县、灌南县和响水县。可想而知,沭阳县的县太爷是何等威风的角色。但袁大人这次板浦之行却很低调,他在镇长侍启明的家里品尝了地道的板浦美食,尤其是吃了过寒菜烧豆腐;在天池书院,为板浦学子传道解惑;到汪家醋铺,拜访汪醋传人,品尝汪醋,并要买两罐醋带回江宁孝敬父亲。

  最关键的是,袁枚与小说主人公汪恕有第一次见了面。而且“恕有”这名字就是袁枚的父亲当年给他起的。

  也正因为袁枚的这次板浦之行,让汪恕有终身牢记了他的两句话,“先做强,后做大。”“好好传承汪家的祖业,认认真真干下去,必能干出一番伟业。”

  小说《滴滴香》里,袁枚的第二次板浦之行,是在海州地震之后。据史料记载,海州在1731年(清雍正九年十一月八日)发生过一次破坏性地震。袁枚出生于1716年,1739年(清乾隆四年)考取进士,1742年外放江南做县令,先后于江苏溧水、江浦、沭阳、江宁任县令七年。按说这次海州地震时,袁枚才十五岁,不可能当县令,也不可能到板浦来。但小说中安排了袁枚的板浦之行。他是随朝廷钦差大臣到地震灾区视察的,同时,因为汪醋在地震后捐醋给沭阳灾民作消毒之用,他是借此机会向汪家道谢的。我以为这样的安排是根据故事发展和情节需要而构思的,是合乎情理和逻辑的。历史的真实情况是,袁枚只当了三年沭阳县令,但小说里可以让他当十年县令,甚至更长时间;历史真实情况是,袁枚为官时,勤勉理政,廉洁自律,淡泊功名,且能体恤民情,爱民如子。那么小说里安排一次地震灾情,让汪醋在灾后抗疫中发挥作用,让袁大人亲赴板浦道谢,这有何不可?——这就是历史与虚构的结合。

  袁枚第二次来板浦,恰逢板浦镇即将举办美食大赛。在侍镇长、姜会长等人挽留下,“对美食比对做官有兴趣”的袁大人欣然答应留下观赛。当比赛达到白热化之时,袁大人竟暗自下到厨房,用汪恕有滴醋做了一盘最美味的糖醋鲤鱼,击败了两位高手,事实上拔得头筹,让汪醋大出风头。

  接下来,为了酿制新醋,汪恕有带伙计小勇第一次到沭阳买小麦,因为带的银子不够,被粮行周掌柜误会,准备绑了他俩到县衙告官。情急之下,汪恕有想到沭阳县衙有个“朋友”,便让周掌柜容他让小勇出去朝这个“朋友”借钱。

  不承想,汪恕有的这位“朋友”正是县令袁枚。袁大人闻讯赶来,告诉周掌柜,被他扣留的人正是半年前给沭阳城捐醋抗灾消毒的恩人。周掌柜大为惊讶,给汪恕有深深鞠了一躬,当即答应以进价赊账将小麦卖给汪恕有,并达成了在沭阳城专卖汪醋的双赢合作。这是小说中汪恕有与袁枚的第三次见面。

  袁枚在书中第四次出现,已是数年之后,也是本书的收尾篇章。乾隆十六年(1751年),乾隆皇帝下江南,要在海州地界停留一晚。晚宴的安排非常重要,而板浦美食闻名遐迩,海州府方大人就把这项任务交给了板浦镇侍镇长。侍镇长提议将已经辞官回江宁的袁枚请来出谋划策,得到方大人的首肯。

  1751年是乾隆六下江南的头一回。袁枚是1749年辞官做随园主人的。那么,要让袁枚出场,必须去江宁小仓山请他。小说里的时间节点与史实吻合。看来,作者对真实历史人物的描写并非信马由缰,而是张弛有度,收放自如;虽是“戴着镣铐跳舞”,但“舞技娴熟”,“舞姿优雅”。

  这一次,袁先生亲尝新法制成的汪醋三年陈酿,确认这就是失传已久的滴滴香。于是,在觐见乾隆皇帝的时候,袁枚向皇上推荐了汪恕有滴醋:“吃板浦的菜,必须配板浦的醋,那才对味。”于是,一小罐汪醋呈了上来,“袁枚亲自打开封口,一股香气立马就弥漫开来。”“乾隆轻轻抿一点在口中游动一下,顿时满口生津,味蕾大开。咽下口中香醋,感觉酸醇爽口且回味悠长。乾隆禁不住连说两声:美哉!美哉!”继而夸道:“板浦虽小,却也藏有此等盖世工匠。”

  然而百密终有一疏,这次觐见却没有留下乾隆皇帝夸赞汪醋的墨宝,让袁枚懊悔不已。突然,一个念头划过脑海,袁枚在他的新作《随园食单》里写下了重重一笔:以板浦醋为第一,浦口醋次之。

  这是回归历史真实的一笔。这是中华美食史上特别精彩的一笔。

  历史与虚构,传说与虚构,在此完成了有机而美妙的结合。

中国作家网 巴金文学馆 新华网副刊 新华网图书频道 新闻出版总署 中国诗歌网 中国国家图书馆 湖南作家网 广东作家网 作家网 北京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中国艺术批评 中国文联网 浙江作家网 上海作家网 苏州文学艺术网 湖北作家网 辽宁作家网 河北作家网 中国诗词学会 海南省作协 陕西作家网 江苏文化网 钟山杂志社 张家港作家协会 江西散文网 中华原创儿童文学网 福建作家网 凤鸣轩小说网 百家讲坛网 东北作家网 四川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醉里挑灯文学网站 忽然花开文学网站 东方旅游文化网 宿迁文艺家网 浙江萧然校园文学网 张家港文学艺术网 江苏散文网 中国诗歌网 江阴作家协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