蒯天:聆听阆苑仙界的清唱——评赵可法散文随笔集《阆苑仙葩》

(2020-08-03 10:50) 5921218

  赵可法是我的文友,他原在连云港地区工作,常来江苏散文学会与我交流文学,因工作需要已调到无锡地区。近日,他给我寄来了新著《阆苑仙葩》散文随笔集,我极为高兴。赵可法作为一名司法警察,平时主要业务忙于基本建设工作,国家一级建造师与造价工程师,是工程建设领域的翘楚,公务相当繁忙。赵可法先生业余时间能够坚持读书与文学、书法创作,勤奋笔耕,尤其对散文创作情有独钟,其精神难能可贵。

  继他的第一本散文集《清心神逸》出版后,又收获了新的创作成果,嘱我为他新著散文随笔集《阆苑仙葩》作些文学点评,为今后的文学创作指明方向,我读罢一些代表性的文章,写些个人感想。

  人是需要文艺才情滋养的,尤其是理科生。赵可法先生是学工民建出生,能够坚持散文、报告文学、纪实文学等文学创作,将文学创作与书法作为自己的“副业”经营,“副业”与“主业”相互促进,相得益彰。他的这个“副业”做得如此专业,可谓风生水起,获得了如此丰硕的成果,确实比较少见,令我刮目相看,实感敬佩。

  赵可法先生是里下河地区淮安人。自古淮安文脉鼎盛,人杰地灵。他的散文随笔集《阆苑仙葩》题材涉猎历史、文化、文物、城建、廉政、乡土、人物、新冠肺炎疫情等诸多方面,内容广泛而厚重;文章融艺术性、文学性、思想性于一体,读后令人掩卷暇思。假如赵可法先生没有深厚的生活基础与文学功底,没有对生活扎实深入的思考,很难达到如此境界。

  历史文化散文写作,选材固然重要,但如果仅仅停步于素材堆砌,辞藻华丽,或隔靴搔痒地发几句议论,那样的文章既缺少层次,也缺乏境界,是目前散文界普遍存在的通病。历史文化散文需要创作者有一双洞察历史幽深处的慧眼,发现生活素材里面蕴藏的珍珠,就像营建楼房一样,选取上等材料,以独辟蹊径的思想构建框架,精心垒砌成屋宇殿堂,其中甘苦唯作者自知。读《黄河之心》,让人感悟到黄河的坚轫不屈与忍辱负重的精神内涵;读《过华清宫》,让人思索帝王沉湎温柔乡而漠视民间疾苦的失政之痛。读《水乡威武的仪仗》《抗战让她们走进》,让人看到在国家存亡的关键时刻,中华民族所爆发出的一种大义凛然的民族精神。读《残碑疗养院》《古城的神仙》等文物散文,让人看到平凡人对文物保护的那份痴情,仿佛看到了文物的春天,读出了作者潜藏在内心深处的对文物的热爱与感怀。读《环卫工王华》,让人看到平凡人对工作与生活的无限热爱。其他的文化散文也别有意蕴,视野开阔。他的历史文化散文“大”处放得开,“小”处收得拢,见思想见精神见担当。捧读这样的文章,会在悄无声息中被作者引入一种场景,一种意境,于愉悦的阅读中有所收益。

  书中收录有一些精短的微散文,短的仅几百字,最长也不过千余言。短文难写,尤须精雕细刻、细心打磨。微散文《躲节》《廉爱》《天眼》《追踪》等均是这类文章,作者仿佛从日常生活中司空见惯的事情信手拈来,读后不仅能让人感受到作者视角的独特,目光的犀利,更能油然产生一种深省、启迪心智,能窥见作者缜密的思维与良苦用心。

  作家靠作品安身立命。天赋固然重要,但如缺少一种对生活的挚爱、一种锲而不舍的韧劲与执着,断然不能品尝到文学的甘甜。这就犹如挖井取水,第一锹挖出的是土,第二锹挖出的是泥,只有坚持下去,第三、四锹才有可能挖出来水。丰富的社会生活中,从来不缺乏文学素材,缺少的是一种独特的眼光,一种对生活素材的取舍与判断,一种发见、感悟、提炼、升华的本领。作者在许多文章中都透显出这样的才情,他在《墙外的果实》中写道:“朋友,当您轻轻走过墙外,仰头看见那些开花结果的果树时,心头是否为之感动得落泪。那些开在墙外的花朵,结在墙外的果实啊,难道仅仅是果树的花果吗?那是果树们穷尽一生,向世人交出一份属于自己的心愿,展示着果树们曾经被人遗忘的证明。”

  还有《嫁石》中:“水晶石的下落并不重要,站在湖区,我感到自己目光短浅,差点也像世俗一样遗漏了对水晶文化石的发现。它这么多年安身立命,竟能默默忍受世俗的一切!我立刻深深感到它那种不被接受、甘于堙没荒草的伟大情怀!”

  作者在《阆苑仙葩》中写道:“世上不乏识梅之人,闻者自闻,识者终识。王安石从梅花散发出的缕缕暗香,读出梅花临风寒劲挺的傲然铁骨;‘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陆游赞赏梅花不争宠斗艳,虽遭百花妒忌与排挤,零落尘泥终不改清香的品质;王冕以梅花自喻,歌咏梅无需人夸赞,只留清香在人间的高尚情怀……”

  透过作者字里行间流露出的思绪,让人感受到他对生活有犀利发现的同时,更看到文字背后蕴藏着一种正义的、独特的、不与世俗为伍的人格魅力,一种铁肩道义的担当精神。

  赵可法先生曾流露过他是学理工科出身,出道文学较晚,文学系统培训机会少等忧虑情绪。我常告知他我国许多著名作家并非来自文学院校,而是来自于民间,来自于长期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的那份韧劲。文学是马拉松长跑式的事业,漫长而艰辛,从不以年龄、学历分高下,更无先来后到之说,贵在坚守与持之以恒。从艺者就像一棵大树,只有做到将自己的根须深深地扎入生活与泥土,才能长成蓬蓬勃勃的参天大树,唯有这样,写出的作品才有厚度,才能打动人心。

  “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真如我国已故著名作家张胜友先生在赵可法散文随笔集《阆苑仙葩》序中所言,文学是一份悲苦的事业,先哲的教诲犹须牢记于心,并激励我们不倦地前行。作家因生长环境不同,经历不同,学养与艺术气质不同,个人也就拥有了不同的文学创作丛林。一个人即使阅历再丰富,拥有的丛林再大,却始终充满悲苦与雾障的情分,犹如佛家在茫茫荒原上的修行一样。只有那些充满韧劲,长期坚持在丛林穿行跋涉的人,才能适应丛林生活,从中体会到文学创作那份特有的乐趣,才能在文字的王国里自由驰骋翱翔。文学创作的丛林永远需要有想象的天分,虽然创作丛林可以无限大,但穿行丛林永远离不开拥有一颗“真善美”的本心,否则只能迷失方向。一个作家能走多远,就看他们自己在艺术上的造化与天赋了。在这个过程中,即使一个人天赋再高,如果缺乏一种持之以恒的坚持精神,缺少对文体始终如一的爱,孜孜以求的探索与追求,以及不怕失败的实践精神,再炫目的想法与天赋都是空谈,都将沦为平庸之辈。著名作家迟子建说过,一个作家能够真正褪去浮华,不被虚张声势的雷声所迷惑,不惧鞭挞,耐住寂寞,你才能切近文学朴素而芬芳的内核。这样这样,创作的东西才能持久,才能真正打动人心。 

     每一个将艺术奉为至高神灵的作家,在小说的丛林穿行,必须踏出独属于自己的路,才能开辟新天地。懂得自省、苦修、仰望,你终将拥有不干的活泉,永流的江河(考门夫人在《荒漠甘泉》中所言)。散文也罢,小说也罢,其他文体也罢,无非是结合个人文学天赋与才情,让读者以最美最大程度地愉悦心灵,升华一颗凡心罢了,在泥泞喧嚣纷杂的世界里,洞见彩虹瞬间最美的岁月。读罢赵可法先生的散文集《阆苑仙葩》,犹如聆听一首首来自阆苑仙界的鸣唱。

  在今后的文学创作中,愿赵可法先生在自己最擅长的文体上用功发力,能够将来自阆苑仙界的鸣笛坚持演绎下去,还纷杂繁芜的世界一剂清凉散。

中国作家网 巴金文学馆 新华网副刊 新华网图书频道 新闻出版总署 中国诗歌网 中国国家图书馆 湖南作家网 广东作家网 作家网 北京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中国艺术批评 中国文联网 浙江作家网 上海作家网 苏州文学艺术网 湖北作家网 辽宁作家网 河北作家网 中国诗词学会 海南省作协 陕西作家网 江苏文化网 钟山杂志社 张家港作家协会 江西散文网 中华原创儿童文学网 福建作家网 凤鸣轩小说网 百家讲坛网 东北作家网 四川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醉里挑灯文学网站 忽然花开文学网站 东方旅游文化网 宿迁文艺家网 浙江萧然校园文学网 张家港文学艺术网 江苏散文网 中国诗歌网 江阴作家协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