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尔:网络文学的创作维度与实例分析

(2020-07-22 11:30) 5916204

  作为一名从2003年开始文学创作的作家,与一名2018年开始任教的大学老师,我想与各位朋友分享一下我的课程,聊一聊“如何讲故事”这个话题。

  其实我们每个经历过九年制义务教育的同学,都具备基本创作的能力,多多少少都能完成“讲故事”这个任务。但是,从讲故事,到编故事,传统的语文教育没有告诉大家的是,如何从01去写一篇故事。学生们在面对创作时,往往会面临几个问题:

  1、我要写一个什么样的故事?为什么我要写这个故事?

  2、我要创造一个什么样的人物?我要怎么写他(她),他(她)才像是一个真正的人?

  3、故事怎么编才好玩?为什么我写了起因经过结果,还是觉得自己写的故事像坨屎。

  ……

  创作初期,各种问题会接二连三地涌现出来,有的问题想不通,同学往往连动笔的欲望都没有了。有些同学是动了笔,然后发现自己的行文一点都不好玩,感觉既无聊又幼稚,心生“我果然不是写文章的料,没这才能”,然后就甩甩头,决定放弃挑战。

  这都是正常的过程,尤其是现在文化市场这么繁荣,同学们看到的小说、电影电视都是很厉害的作品,大家的审美层次提升了,对故事的要求提升,但自己下笔的实践能力,也就是自己的“文笔”还很弱。这种“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的对比,会让大家产生强烈的心理落差,这是很正常而普遍的现象。

  那究竟如何才能从无到有,从01,撰写一个属于自己的网络文学小说作品呢?

  我先来分享一下,我个人创作十六年来,自己总结的感想和经验——

  首先,对于一部网络文学作品,在创作之前,我先将一部故事进行分解,只留内核部分。我认为,一部文学作品的内核,其实是分为五个维度的:

  ·题材

  ·立意

  ·主梗

  ·人设

  ·体量

  


图片:网络文学作品内核的五大维度

  一、题材:

  题材是创作的基础,首先选取哪个类型的题材,是每个创作者必须要思考的问题。

  目前的中国网络文学,从题材上看,主要分为以下类型:玄幻、武侠、仙侠、奇、科、都、言、历史、军事、游戏、体、灵、同、二次元、耽……

  当然,随着题材的不断扩充,随着各种新创意的涌现,这些类型还在不断地扩大和变化,诸如“种田”、“重生”,也成为了一个新的题材流派。而传统的武侠、仙侠,以及西方奇幻等题材,如今风头不再,甚至是成为了冷门。

  二、立意:

  立意是什么?立意是指小说所传达的精神思想

  传统文学往往讲究弘扬善美针砭弊,要有社会价值的承载,所谓“文以载道”就是这个道理了。

  但是,在网络文学发展的今天,有很多网络文学创作者,是不去思考这个问题的。这主要是因为付费阅读,也就是“订阅”的付费方式,让很多作者在创作之时,更需要去迎合读者的口味,甚至是讨好读者。在这样的主导思想下,吸引读者的眼球,让读者在看文的过程中收入更多的爽快感,就成为了作者创作的重点。于是,典型的“爽文”诞生了,这种文章不需要有立意,只是图个纯粹的阅读的“爽”——换句话说,以娱乐性作为创作的主导。

  网络文学的创作中,普遍存在这种“爽文现象”。那么,网络文学的创作,是否还需要立意呢?让我们从两个层面,来分析这个问题——

  第一,从功利的角度来分析。

  我们得承认,现在的网络文学创作,是十分功利的。不同于四十年前的中国,甚至是百年前的中国,那时候,文学是属于小众精英的。文学是是士大夫各抒己见的方式,是精英文士抒发情怀的手法。而在中国,随着时代的发展,随着教育的不断普及,随着九年制义务教育的全国推广,以及越来越高的大学生录取率,可以说,现在我们绝大多数人都有写作的基础能力,只是看有没有训练,有没有发挥。至于有没有才华,能不能写得好,那是另一个层级的事情,但不可否认,我们在基础语文教育中,就具备了公文写作、记叙文写作、议论文写作等一系列的文字创作能力。

  一方面,具备基础写作能力的人多了,另一方面,互联网在全世界飞速发展,中国更是凭借庞大的人口基数,赢得了互联网发展的巨大红利,这是中国网络文学能发展到如此规模、甚至领先世界的根本原因。

  网络作者多了,大家的目的性也是五花八门。“写文章,究竟图个什么?”,这是我们要探讨的话题。有的作者只是想展示自我才华,成为一代网红甚至大咖。有的作者是为了写出优秀的作品,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够得到读者的共鸣,为读者带来感慨或思索。有的作者,更直白一些,就是靠写文章争订阅赚钱——这些目的都无可厚非,全然在于个人的选择。

  好了,那么,让我们回到立意的问题上。咱们很功利地说,“图什么”,决定了你的文章里是否需要有立意的存在。特别是2018年的文化政策的收紧、管控方式的变化,让网络文学非常明显地分出了两个大方向——

  一是无线向,纯粹走掌上阅读,和移动互联网结合,在手机、PADKINDLE等终端进行阅读的文章,一般都是百万字、千万字的大长篇,完全依靠读者订阅,依靠流量收费。这种类型的网络文学,伺候好金主是第一位的,当然要讨好读者。这种类型的作品,可以有立意,也可以没有立意,但看作者的自我要求了。

  一是IP向,故事体量本身不长,一般是二十万字到百万字,主打动漫、影视、游戏改编的网络文学。多元化的文化产品开发,要求这样的故事,必须要有明确的立意,要弘扬真善美,要三观正,要宣扬正能量,起到一定的教化作用。不然,怎么通过广电“爸爸”的审核呢?而影视动漫游戏公司,除了追求经济价值之外,毕竟也要承担社会责任的。

  这两种方向,也没有高下之分。无线向的网络文学作品,更需要赚快钱。别看IP改编不多,但是订阅和流量分成的收益颇丰,真正是闷声发大财。而IP向的网络文学作品,动漫影视游戏改编,看似风光无限,但实际上开发周期长,其中也存在各种不确定因素的风险,经济收益未必有无线风的作品高,但是对于个人品牌和价值的提升,有很大帮助。

  所以,从功利的角度看,文章创作的过程中,加不加入立意,加到什么程度,全看个人的选择。作者图个什么,想赚钱有赚钱的玩法,想改编有改编的玩法,自己想得通透就好。

  第二,从个人价值的实现、未来发展的规划来分析。

  诚然,刚才分析到,每个作者“图什么”,这个只能自由心证,旁人犯不着去指手画脚。但如果我们进入更深层次的讨论,当我们作者发展到一定阶段,解决了基础的钱的问题,那下一步要考虑的,就是人生规划了。

  正如马斯洛的需求原理,当赚到了钱,解决了基础的温饱问题,人一定是寻求更高尚的精神世界的,寻求精神的富足,寻求个人的成就,寻求未来的发展,希望自己能变成一个更好的人。而这个“更好”,既表现在社会地位的转变上,也表现在精神世界的丰盈上。

  很多网络文学作家,靠着自己的创作码字获得很好的收益之后,会面临一个问题,一个自我否定的过程:我的作品,能够流传下去吗?我的下一部作品,是否可以写得更好?

  特别是一些无线向的作家,多少有过一些自我怀疑。我和一些作家朋友们聊起这个话题,无线向创作的小伙伴们,往往会流露出疲惫,在创作了以“千万字”为单位的超级大长篇之后,他们会对自己的创作感到厌倦,会对未来的创作感到迷茫。他们不敢结束手里正如火如荼的连载作品,因为完结就意味着收入的大幅缩减。他们更害怕开启一部新作品,因为新的作品还是一种自我重复,他们希望突破,但又看在钱的面子上,无法割舍这种盈利取向明确的超级套路的创作。

  到了这种时候,他们可能会选择挑战。他们会拿出壮士断腕般的决心,跳出固有的舒适圈,进行新的作品创作。而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会明确作品的立意,提高创作的难度,这是自我的进化和提升。

  所以说,创作也是一座围城,圈里的人想出去,圈外的人想进来。IP向的作者羡慕无线向的作者来钱快,收入稳定。无线向的作者羡慕IP向的作者有文化产品,有可以拿出去炫耀说叨的作品。但在这样一个阶段的相互歆羡之后,每个作者都会生发出属于自己的人生规划,最终,创作还是会回归到本质,作者也会领悟到自己的使命:

  写出一部好作品,可以流传下去的作品,可以光明正大给孩子看、给师长看,能够让各个年龄层级的人,都能领略到故事价值的经典作品。

  回归到创作本质,从求快钱、求改编,到求作品,只有不断提升自己的精神境界,提升自己的文学水平,才能不断接近“创作一部好作品”的目标。这时候,作者就变成了作家。而作家一旦明确了自己的目标,“作品的立意”,就根本不是一个问题,而是一个自然的结论了。

  三、主梗(独特故事):

  主梗是什么?

  梗是一个网络词语,也是随着网络文化的发展,逐渐巩固和确立含义的词汇。现在的网络文学市场,特别是IP向的作品,从文化经济到影视公司,往往会强调一个作品,是否“有梗”,也有人会将作品描述成“是否有网感”。

  梗是什么?网感是什么?这似乎是一个虚无缥缈的感觉,但如果我们用一些案例来进行分析,就会发现,梗是一种新奇的、独特的、原创的、打动市场的卖点。

  它可以是一种独一无二的情节设计,也可以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思维碰撞。一个梗好不好,一要看它的市场稀缺性,也就是有没有人做过相应的题材。二要看它的社会话题性,这也是一种价值的体现。

  我们以电影《夏洛特烦恼》来举例。抛开这部电影本身的三观不谈,这里我们不评价这部电影作品的好与坏,只谈它的故事主线,它的剧情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中年屌丝·夏洛回到过去,重新掌握自己的人生”。这个主梗是有趣的,它不算很新鲜——网络文学中有太多这种“重生”设定,比如一个蒙冤而死的人,回到过去重新开展一条时间线,开始复仇计划,将自己的敌人扼杀在摇篮里等等——但《夏洛特烦恼》却是首次将这个设计以大电影的形式,展现在中国观众的大屏幕上。正是由于这个独特的故事设计,这部电影才成为了2015年的票房黑马,从此“开心麻花”的名号,也在江湖上开创了属于它的传说。

  还有一个非常典型的案例,电影《闪光少女》。青春励志题材的作品,屡见不鲜,但像是《闪光少女》这么有“梗”的青春,在国内的影片市场,还并不多见。不同于动不动玩感情纠葛、被网友吐槽为“我的青春才不是这样”的一些青春片,《闪光少女》将故事背景设计在音乐学校里,主打的是“民族乐学生VS西洋乐学生”的真人PK,主打的是用COSPLAY、用漫展、用同人音乐等二次元的手法,来结合中国传统民乐,弘扬传统民乐,让更多的年轻人喜欢民乐的故事。“西洋乐VS民乐”、“传统文化VS二次元”,成为了这个故事的两个关键概念,这个主梗,着实令人眼前一亮,也引起了年轻人的共鸣。

  其实,主梗设计在文学创作、影视创作这些IP向的领域中,是十分重要的。特别是日本、韩国的一些影视剧目,就非常擅长“玩梗”,诸如《来自星星的你》讲述大明星和外星人的恋情,《DOCTOR X》讲述一个自由医和医院体制的碰撞。至于美剧就更不用说了,漫威系列的所有设定,都有主梗当道,比如说《蜘蛛侠》就是一个被蜘蛛咬了的少年获得了超能力,从而打击犯罪的故事。

  近年来,国内也涌现出一批玩梗的网剧,也就是咱们所说的“网感”。早期有万合天宜的《万万没想到》系列,主打网络小段子。而发展到后期,则有更多的、与众不同的故事设定,如《太子妃升职记》讲述男儿心女儿身的太子妃热血闯荡皇宫,一路顺利升职。如《柒个我》讲述一个角色人格分裂,形成七个自我人格的故事。又如《盲侠大律师》,讲述一个盲人律师,专门为弱势群体进行法律援助。这些,都是非常棒的主梗设计。

  那怎么从无到有,去想一个独特的“梗”呢?这个我在后面有设计课程专题,来进行分析和讲解。

  四、人物设定:

  人物设定也是一篇文学作品的核心竞争力。从某种程度上,人设的优劣,决定了这部作品的流传度,也决定了它版权衍生的可能性。

  一个好的人设,人物本身要有成长性、话题性,能引起读者的共鸣。而从版权衍生的角度来看,唯有有演绎性、有代入感的人物设定,才能获得导演和演员的青睐,成为一个可供真人化的优秀作品。

  我们以《我不是药神》举例。众所周知,这个电影是由真实事件改编的。主人公·程勇的原形——陆勇先生,是一位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患者,他在无锡开了一家针织品公司,是一位企业家,为了自己治病以及帮广大病友买到救命药,他购买了抗癌药物格列卫的印度仿制药。而到了电影当中,为了带来更高的戏剧效果,编剧将主角的人物设定进行了重新设立,采用了夸张、反差等一系列艺术加工手法。于是,程勇成为了一个卖印度保健品的小老板,个性也加入了懦弱、鸡贼,甚至不可理喻的部分。而在电影中,随着故事的进展,程勇从开场的一个“怂人”,成长为了一个有担当的好人——这种改编和艺术夸张,都是我们创作文艺作品时,应该考量的元素。

  当然,不同类型的作品,对人设也有不同要求,比如《阿甘正传》是典型的小人物励志故事,又比如开心麻花的一系列喜剧,每一则故事,对于人物设定的侧重点都不一样,对于人设的饱满度和复杂性,也有不同的要求。

  那么,对于初学写作的同学们来说,要怎么从虚到实,构思一个完全不存在的人物呢?后面也会有专门的课题讲述。

  五、体量:

  在网络文学写作的五个维度中,这是最好理解的一个维度。所谓的“故事体量”,由几个层面组成——

  第一层含义,咱们用最简单的语言来概括理解,就是篇幅。再直白一点说,就是长度,就是这个故事写了多少字。

  长篇小说、中篇小说、短篇小说,对于作品的体量要求不同。传统文学作品对于篇幅的定义,和网络文学也完全不同。传统文学将十万字以上的作品视为长篇小说,但放到网络文学的衡量范围中,十万字就是一个短篇的概念。尤其是靠订阅流量取胜的无线向网文,不写到个200万字以上,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说自己是写网络小说的。

  体量的第二层含义,是指故事内容的丰富性,包括:情节是否复杂,人物是否众多,描绘的时代背景是否广阔等等。

  体量的第三层含义,是指故事结构的复杂性,这属于写作技巧,叙事是单线还是多线并行,故事结构是否完整甚至宏大。

  不同类型的作品,其体量是不同的。根据作品的不同体量,所进行的情节设计、人物设定、时空环境,以及叙事手法,都有不同的展现形式。

  以日本畅销书作家·田中芳树举例,他的作品类型丰富,每部作品的体量都不相同。被改编成电影、动漫、游戏、舞台剧的《银河英雄传说》系列,就被评价为“太空史诗”,其故事背景设定在宇宙当中,以人类星球的三大势力为主要叙述对象,登场角色众多,三线并行,也被称作“宇宙战舰版的《三国演义》”。而他的另一部作品《创龙传》则是现代都市异能的轻小说,人物数量相对精简,更注重情节的刺激性,和人物关系的互动。田中芳树先生的每一部作品,都依照不同的作品类型,采取了不同的体量,进而影响到他的行文方式。

  以上五个维度:题材、立意、主梗、人设、体量,是我在自己这十二年的创作之中,总结出来的网络文学写作的经验。这五大维度,和传统小说写作的三要素,是有共通之处的。

  小说写作三要素是指:人物、情节、环境。但在创作之初,我们首先要考虑的,是题材和立意,也就是思想的部分。这样看来,我们进行创作的基本步骤,也就非常分明了——

  第一步,思考,确认故事的思想性,也就是明确创作的立意。

  第二步,选定一个题材,这就决定了这部故事的基调,自然社会环境,时代背景。

  第三、四步,人物设定+主梗设计,也就是人物塑造和情节设计的环节。

  之所以将人物设定和主梗设计这两步放在一起,这是因为,在实际创作的过程中,故事的基本驱动力会有所不同。有的故事是以人物驱动型,也就是我想写这样一个人为主角,我想写这个人的故事。有的故事是以主梗驱动型,也就是说我脑子里有一个好玩的梗,我想写这个有趣的故事,至于主角是谁,我还没有完全想好。两种不同的驱动力,造成了我们实际的创作过程中,进行构思的先后顺序会有所不同。

  下面,我会用自己的一部作品,来进行分析和解释——这里使用自己的案例,不是为了自卖自夸,而是可以最直接地向各位同学传达,文学创作的基本过程,诸如:

  我是怎么想到这个故事的?

  我为什么要选择这个题材?

  我为什么要设计这个人物?我为什么要给这个人物设计这个背景,这种经历?

  我想借用这个故事表达什么?这本书我是为了赚钱写的,还是为了让读者看得开心,还是一种自我表达与个人心情的展现?

  这种从01,从无到有的过程,也只有身为作者的我,拿自己的创作经历来分析,能解释得最为到位,绝不会胡编乱造、过度解读了。

  当然,这部作品创作得比较早,以今天的标准来看,或许会有些稚嫩,请各位读者朋友们多多担待了。

  案例分析:《我和爷爷是战友》赖尔

  1、创作时间:2008-2009

  2、作品内核·五大维度:

  ·题材:儿童文学、抗日战争

  ·立意:爱国主义教育

  ·主梗:两名高三生穿越到1938年,参加新四军,参加抗日战争。

  ·人设:热血活泼学渣 + 书呆子学霸

  ·体量:15万字

  


图片:《我和爷爷是战友》封面,中国出版史上,第一本现代青年穿越到抗日战争时期、加入新四军参与抗战的小说作品。

  3、创作经历分享:

  2008-2009年,我创作了《我和爷爷是战友》这部儿童文学。这是中国出版史上,第一部用穿越的手法,讲述现代青少年参加抗日战争的小说作品。

  在这里,我也和各位同学分享一下我的创作过程。我将自我剖析,为什么我会写下一部“穿越+抗日战争”的故事——

  撰写《我和爷爷是战友》这部书的时候,我正在读研,法学·思想政治教育的学习,涉及了大量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心理学、社会经济学,涵盖的范围非常广泛。我的具体研究方向,偏向于大学生在校思想政治工作教育。在和同学们的相处和探讨中,我发现大家对现行的思想政治教育模式,非常排斥。

  他们最大的不认可在于,这些思政教育十分老套,既不贴近他们的审美,也不贴近他们的生活。比如说爱国主义教育,教育来教育去,都是老生常谈,极其无聊。就连黄继光、董存瑞的英雄事迹,也被学生们认为是违背人性,并因此否认他们的真实性。

  那这些学生们,喜欢的是什么呢?他们喜欢穿越故事,喜欢《步步惊心》,喜欢《寻秦记》。女生想要回到清朝,跟阿哥们谈恋爱,最后成为皇妃皇后。男生们希望回到秦朝,征战天下,最后成为王侯将相,一呼百应。他们是如此希望设身处地,希望自己置身在历史之中,展示自己的能力,绽放自己的才华。

  突然间,我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如果把“穿越”和爱国主义教育结合起来,会怎么样?

  思想政治教育,要让同学们喜欢,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贴近他们,让他们喜欢看,喜欢读,让他们能够自我代入,引发他们的思考。

  而这些,正是我擅长的。因为我有一杆笔,我能写故事啊。

  于是,《我和爷爷是战友》这本书,因此应运而生。

  这个故事,讲述的是两个90后的高三学生,穿越到1938年抗日战争时期,加入中国新四军进行战斗。

  两个来自现代的主角,一个是只爱玩游戏的学渣,一个是一心做试题的学霸,他们都很讨厌爱国主义教育,因为他们觉得,这种教育徒劳无功,还耽误了他们玩乐和学习的时间。

  ——这样的人物设定,故事主角对于爱国主义教育的态度,就是你,就是我,是我们生活中极普遍的学生形象,也是他们的共性问题。

  当两位主角因为意外,来到了1938年,他们曾抱着我这么聪明,还搞不定你们这些农村来的小战士什么抗战,不就是打仗吗,有什么好歌颂的等等想法,直到他们上了战场,直到他们被血淋淋的历史甩一巴掌,他们被吓得尿了裤子,他们想过当逃兵,他们想躲想逃,却逃不离这遍地疮痍的中华大地。

  终于,他们理解了什么叫做国仇家恨,什么叫做“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他们理解了,这些烈士们抛头颅洒热血,是什么样的信念在支持着他们,战斗下去,为了中国,战斗下去。

  随着战友们一个个的倒下,学渣和学霸接过了新四军的旗帜,他们从少不更事的学生仔,成长为了真正的战士。

  创作《我和爷爷是战友》这本书,不是为了出版,不是为了挣钱。我知道抗日战争题材的故事,有多么难出版,市场化几乎不可能。但我觉得,我有责任写这样一部作品。

  在创作完成之后,我在第一时间,将故事发送给了我母校的一些在校本科生们阅读。有一个大二男孩,在QQ上敲我,说他看小说的时候,半夜三更躲在宿舍被窝里偷偷地哭,第二天起床眼睛肿了,室友以为他失恋了

  他还说了一句话:我现在特别能够理解,什么叫做‘我们今日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真的是烈士们拿血和命换来的。

  那一刻,我觉得,我的创作,我的故事,有了新的价值。

  咱们写小说,写书,先要感动自己,才能感动别人。在创作《我和爷爷是战友》的过程中,父子岭一场战役,我写得眼泪与鼻涕齐飞,而看到读者回复说躲在被窝爆哭的那一段,我既觉欣慰,又觉甜蜜。对于一个作者来说,没有什么比这更好的回馈了。

  所以,也是通过这部小说的创作,从此坚定了我自己写作的一个信念——无论我写什么样的故事,一定要有立意。

  


图片:《人民日报》、《光明日报》、《解放军报》、《文艺报》、人民网等主流媒体,纷纷对《我和爷爷是战友》进行了报道。

  4、版权衍生分析:

  先前的课程中我们分析过,目前依托于小说母本的版权衍生,主要分为六个大类:小说发表(图书出版或网络连载)、有声读物、动漫、游戏、真人影视、线下实体体验店(主题公园、体验空间等)。而这些衍生的方向,其实完全是根据作品内核,最终决定的。

  那么,像《我和爷爷是战友》这部书,它的内核决定和限制了它怎么样的衍生产品发展呢?

  其一,它适合于图书出版,不适合网络连载,这是由作品体量决定的。《我和爷爷是战友》这部书由福建少年儿童出版社在2011年进行了出版,但是电子版权我一直没有释放。因为它只有15万字,它太短,在网络连载的层面几乎不可能实现盈利。

  其二,它可以做成有声读物和广播剧。有声读物对体量要求不高,只要有卖点或流量的作品,都可以尝试着有声读物的方式变现。

  其三,它在动漫的改编上,有变现难度,这是由故事题材决定的。这部书的故事是抗日战争题材,而目前国内动画公司在这个题材的接受程度上相对较低,小观众们也并不买账。

  其四,它无法改编成游戏,这是由题材和读者定位共同决定的。战争游戏的受众,和儿童文学的读者群,几乎没有重合地带。

  其五,关于真人影视,目前《我和爷爷是战友》正在进行网台联动电视剧和大电影两个方向的改编。之所以能进行影视开发,主要得益于它的题材、立意,以及人物设定三个方面——

  首先,和动漫游戏截然相反的是,抗战题材在影视产品中是一个便于开发的成熟类型。其次,作为影视产品,这部书有立意,有教育意义,故事弘扬了正能量,又绝不假大空。最后,故事里角色众多,特别是主角的人设,都是青年人,个性鲜明,具有成长性,很适合影视公司推出年轻的新鲜面孔。

  其六,也是最后一种变现方式,包含主题公园、体验空间在内的线下实体体验店。这部书的世界观设定并不奇特,不具备视觉“奇观性”,所以并没有线下实体的价值。

  这里多说两句,线下体验店的要求极高,除了流量基础之外,对于故事的世界观有着非常苛刻的要求,必须故事有与众不同的奇观性——比如《鬼吹灯》在北京大悦城就设立了线下体验店,让玩家可以真实地走进古墓,跟胡八一、王胖子他们一同进行探险,甚至与僵尸激战。这种故事IP+密室体验的设计,能令玩家们真的身临其境。我认为,IP与线下结合的模式,是文化市场新的风口,将渐渐成为一种新的体验主流。

  拉回来,继续进行《我和爷爷是战友》的相关分享,刚刚我分享了这部作品的故事内核五大维度,以及相应的版权衍生状况,但回归到创作的本源,这部作品之所以能获得成功,是因为在创作之初,我除了故事立意和“我想写,我必须写这个故事”之外,没有去思考任何功利性的变现问题。

  不求出版,不求稿费,不求任何文化产品变现,只是因为我想写。这样的“无欲则刚”的创作状态,让我可以更静下心来去思考这个故事,尽我所能,做到最大的发挥。当然,我也要承认,我用了一种投机取巧的方法——在当时,我分析了自己的能力和笔力,我知道我没有能力去写下战争类的鸿篇巨制,所以我采用了儿童文学这种形式,用了两名青少年作为主角,一个是贴近自己,贴近生活,二是我可以用“青少向”来规避很多创作中的难点,比如宏伟的战争场面,比如更为深刻的人性探讨。

  我自己也没有想到的是,正是因为无欲,正是因为无求,《我和爷爷是战友》这部书,却获得了极大的成功。这部作品在2011年出版之后,参评了全国第十二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后来被《人民日报》、《光明日报》、《解放军报》、《文艺报》、《文学报》等众多主流媒体报道,中国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给我发放了“文学创作员”的聘书,人民网对我进行了专访,更被众多影视公司、平台网站相中,都想要买它的版权,改编成电影、电视剧。可以说,这部作品从某种意义上,改变了我的人生。

  如果说,从这部作品的创作经历中,我领悟了什么,那么就是两句话:

  第一,好的立意,是作品成功的基石。

  先前我说过,大家在实际创作中,IP向和无线向对立意的要求是不一样的,写不写立意,都是个人的选择。但我真诚地希望,每一位同学在自己的创作中,都能考虑到故事的立意,因为它会给你的作品,带来截然不同的层次提升。

  第二,如果有一个创意,让你产生了“无论能不能赚到钱,我都想写写看”的念头,那么,请一定把它写出来,因为那是来自你内心最深处的表达,最为真挚的创作欲望。

  诚然,在上课的一开始,我就讲文化市场,讲文学母本如何进行变现,因为归根到底,创作不是餐风宿露,大家不是靠喝露水和西北风就可以活下去的仙女,谈用创作来挣钱,是很自然、也很正当的事情。但如果有一个故事,徘徊在你的脑海里,让你觉得哪怕我不挣钱也想写写看——那么,请别犹豫,请不要放弃这个构思,它将是你创作生涯中,最珍贵的财富——因为你知道,这个故事的创作中,你可以不去考虑市场,不去考虑变现,只为了自己,为了表达自己内心深处的创作欲。

中国作家网 巴金文学馆 新华网副刊 新华网图书频道 新闻出版总署 中国诗歌网 中国国家图书馆 湖南作家网 广东作家网 作家网 北京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中国艺术批评 中国文联网 浙江作家网 上海作家网 苏州文学艺术网 湖北作家网 辽宁作家网 河北作家网 中国诗词学会 海南省作协 陕西作家网 江苏文化网 钟山杂志社 张家港作家协会 江西散文网 中华原创儿童文学网 福建作家网 凤鸣轩小说网 百家讲坛网 东北作家网 四川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醉里挑灯文学网站 忽然花开文学网站 东方旅游文化网 宿迁文艺家网 浙江萧然校园文学网 张家港文学艺术网 江苏散文网 中国诗歌网 江阴作家协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