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长青:网络文艺教育要有新的开拓

(2020-07-22 09:33) 5916083

  网络文化生态建设已经成为各地推进文化强省战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一些省市纷纷设立各类网络文化产业园,并在政策上给予重点扶持,这些措施激发了很多年轻人的创作和创业热情,带动了周边相关产业的兴起。

  网络文艺的生产始终离不开创作、传播和经营管理。网络文艺生产的创作、传播都有着商业属性,既是经营管理的本身,也有超越经营管理之外的另类属性。监管机制的存在,是尊重市场属性的基础上实现社会效益的最大化。因此,网络文艺生态包括网络文艺企业自身的原创力、创作者的创作与权属、监管部门的政策和法规的运行等综合因素。

  在实际工作中,网络文艺生态比较好的省份,上面所提及的几个因素整体协调和运行机制都比较稳妥,网络文艺企业的活力、作者的创造力和监管部门的服务意识都比较明显。网络文艺已经成为活跃地方经济的新的增长点,同时为地方的文化品牌建设起到了助推的作用。

  事实上,网络文艺的发展离不开高等教育网络文艺教育的支撑。这样的案例在全国有不少。以上海为例,盛大文学早年落户浦东张江文化产业园,阅文集团成长为重要的网络文学企业,上海视觉学院和上海大学创意写作基地的互动支撑,都与整体网络文艺的布局密不可分。浙江也是这样的情形。杭州素有“中国互联网、人工智能、智慧城市第一城”的称号。杭州的网络文艺产业同样发达,音乐、影视、游戏、动漫等行业齐全,还有各类互联网小镇。同样,杭州师范大学早就开设了文化产业研究院,杭州电子科技大学、浙江越秀外国语学院都开设与网络文艺相关专业,浙江传媒学院专注于创意写作专业。高等教育网络文艺教育人才培养,都是网络文艺发展的直接推动力和原动力,后续的发展后劲都得靠人才的支撑。另外,中南大学、湖南工商大学、广东财经大学、西南科技大学等院校开设的专业,也给当地的网络文艺和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提供了人才保证和人力资源的支持。

  网络文艺和文化创意产业的跨学科特性,对人才的基础要求高,需要基础教育的协同。尤其是人才培养难度大、成本高、师资缺,教育成本核算与常规也不一样,在实际办学过程中操作难度系数较大,依靠一个学院的能力根本无法实施。因此,可以成立协作体或吸引相关企业参与。比如,上海创意学院就分别与上海市作家协会、阅文集团三方合作成立网络文学研究院。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中国传媒大学、西北大学、暨南大学等高校成立“中国文艺评论基地”,都是放大资源效应、培养新兴文艺评论人才,为繁荣新时代中国文艺作出的积极探索。

  做好网络文艺教育,需要确立“以人民为中心”的网络文艺教育观。网络文艺说到底是大众的文艺、人民的文艺,不是少数人的文艺,因此必须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在坚守教育为人民的办学宗旨的基础上,摸索网络文艺的艺术规律和教育规律。

  网络文艺教育要持有明确的学科定位意识。作为一个完整的教育体系,如果缺乏学科意识、课程目标、人才培养标准以及相关课程的具体设置,很容易被误导成一种短期的培训行为,同时具体的教学目标和教学过程无法实施。因此,课程标准和课程大纲的制定、教材的编撰都是很关键的,需要有可实践的课程构想和课程目标的构建,通过一段时间的试用日臻形成相对完善的课程体系和完整的人才培养方案,以及人才质量评估的体系。

  明确与具体产业相结合的同时,还需要结合学生实际,在学生兴趣的基础上经过充分的调研,不可主观或者仅以教师为中心开设相关专业和课程。如果没有学生的积极参与,往往会成为一种“行之无效”的教学形式,容易造成教育资源的浪费和人才培养计划的落空。

  网络文艺教育需要开门办学,不同的经济实体或交叉部门会作为参与单位加入进来,固有的课时津贴、绩效分配会随着合作单位的加盟,整体格局有不同程度的调整。因此,有时会造成利益分配关系的重新组合,惯有的分配形式和格局也会有所不同,甚至师生还会参与一些项目的制作、创作,随之可能有知识产权的归属等经济、法律关系的产生。因此,有必要在事前制定规则,明确好新型生产、劳务合同关系,既要大胆创新,又要与当代社会、经济发展相适应。

  在坚持大胆吸收传统艺术教育精华的同时,还需要创新网络文艺教育的范式和评价方式。既要有一定的教育模式,也要不断打破既定的模式,既要注重学科与产业的融合建设,也要有批判的学科反思意识,做到“不唯现象,重本质;不求形式,重实效”。坚持应用与理论相结合,教学与研究共荣同生,构建有思想性、文化性和产业特性的网络文艺教育课程新体系。

  特别是要杜绝学科意识不明晰、拼盘式的课程格局,反对“师资不够,找外专业凑”的风气。需要突破故步自封、唯我独尊的本体意识,主动与管理部门、企业、行业沟通,形成教育生态的优化组合,并与相关企业合作开设“双师型”人才培养基地和“产学研”合作型组织,通过各种联合体的征询会、咨询会,积极发挥人才建设专家团的作用,将教育过程与企业的生产过程相融合,让企业生产过程成为教育过程的一部分,打破“产与学”“教与学”“产与研”的严格分离,真正形成教育生态的整体优化,不遗余力促进教学效果和人才培养向高质量方向发展。

  目前全国性的网络文艺教育才刚刚开始,仍有许多不完善的地方,与网络文艺发展态势、社会的期待不相适应。解决之道就是真正沉下心来,把发展方向切实摆正了,把人民的需求理解透了,把网络文艺教育和特性规律摸准了,才能让网络文艺教育有新的开拓。(来源:光明日报;作者:吴长青)

  (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中国网络文学评价体系建构研究”〔18ZDA283〕阶段性成果)

中国作家网 巴金文学馆 新华网副刊 新华网图书频道 新闻出版总署 中国诗歌网 中国国家图书馆 湖南作家网 广东作家网 作家网 北京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中国艺术批评 中国文联网 浙江作家网 上海作家网 苏州文学艺术网 湖北作家网 辽宁作家网 河北作家网 中国诗词学会 海南省作协 陕西作家网 江苏文化网 钟山杂志社 张家港作家协会 江西散文网 中华原创儿童文学网 福建作家网 凤鸣轩小说网 百家讲坛网 东北作家网 四川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醉里挑灯文学网站 忽然花开文学网站 东方旅游文化网 宿迁文艺家网 浙江萧然校园文学网 张家港文学艺术网 江苏散文网 中国诗歌网 江阴作家协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