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军:塑造信仰之魂 ——读王成章长篇报告文学《先生方敬》

(2020-06-01 10:36) 5886539



 

  捧读王成章的长篇报告文学《先生方敬》,我再一次感到深深的震撼。这本书是王成章继长篇报告文学《抗日山——一个民族的魂魄》和《国家责任》之后,“家国三部曲”的第三部,出版这“三部曲”的人民出版社推荐此书:“笔指人性金字塔之巅,追溯中国知识分子灵魂之旅。更恢弘,更细腻,更感人!”

  《先生方敬》延续了“家国三部曲”前两部的恢宏厚重,全书长达62万字,不仅记述了方敬从上海的大学退休后毅然回到故乡27年,春风化雨、鞠躬尽瘁,设立“景清奖学金”,倾尽200余万元积蓄资助260多名寒门学子步入高校的感人事迹,还追溯了他一生赤诚报国、烛燃杏坛、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动人故事,以及他为中国成人教育作出的实践与理论上双重贡献,实乃一部共产党人的奉献史诗,一曲当代教育家的纯美赞歌!

  美丽的生命从来无须雕琢,因为它本就简洁而深刻

  《先生方敬》的第一章,“一支蜡烛在自己的光焰里睡着了”。20181026日,一个秋风凝寒的夜晚,方敬先生的生命熄灭了最后的一丝亮光,“他的灵魂化作了沧海飞舞的蝴蝶”。

  按照先生的遗愿,一切从俭,没有哀乐,也没有举哀。人们想到了他的遗嘱:遗体捐献给徐州医科大学用于教育教学和科学研究。

  作者深情地写道:“方敬如一片静美的秋叶落下了,却给了我们一个金黄的秋天。他用几十年如一日的行为,诠释了一辈子只做好事不做坏事,诠释了如何做一个高尚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他的真情似泉水,直抵心灵。他的精神不灭!”

  如果将《先生方敬》这部大书分成上下两卷的话,我以为,从第一章至第十六章,是上卷部分,追溯方敬退休前的人生履历。

  “你这本书要让人思考,人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人活着为了什么?什么样的人能留下来?留下些什么?”在此书的前言里,作者借用时任赣榆区委常委、宣传部部长许思文的问话,揭示了这部书的创作旨要:“好的作品是什么呢?拷问人性的作品是最好的。无论是电影或文章,能够有生命力的都是拷问人性的作品。”

  在王成章的笔下,方敬的一生真诚而低调,简洁而深刻;他不需要神话,也无须雕琢。

  方敬原名方锡敬,1931131日出生,在上海的屋檐下度过了童年时光。1945年抗战胜利后,方敬在被誉为“民主堡垒”“小解放区”的上海华东模范中学读了三年高中。该校由胡景清等三位之江大学土木系的应届毕业生创办,很多老师都是地下党员和进步人士。华模中学似“一团火”,点燃了方敬心中的火焰,胡景清也成了他一生最难忘最景仰的恩师。直至半个世纪后,方敬把自己为宋庄中学筹资设立的奖学基金命名为“景清奖学金”,把自己在故乡的居所起名为“景清书苑”。

  全国解放前夕,青春热血的方敬参与共产党领导的学生工作,加入“青年进步协会”,出任地下党领导的《中学时代》杂志美工编辑,因此进了国民党限制学业黑名单。1951年后,方敬先后担任上海市老闸区第一职工学校校长、提篮桥区第二及第一工校校长、虹口区第三业余中学副校长、虬江中学副校长等职。

  特殊年代里,方敬冒着风险成立“地下学店”,为孩子们授课,开设数学、英语、国文、书法、武术等课程,亲自担任国文与书法教学。1977年恢复高考后,“地下学店”走出二十多位大学生,有的甚至出国深造,许多人成了行业精英。

  荒唐岁月中,方敬是长兴岛上的“鲁滨逊”。在这里,他割麦,割稻,打谷,运输,挑土,施肥;在这里,他搬砖,电焊,拉沙,拉水泥,做地坪,开拖拉机,修路运煤,铺油毛毡,修理水泵,做篮球架,砌沼气池,改建厕所……一个在荒岛上寻觅的灵魂,他相信:你有多勇敢,世界就有多软弱;活着就要热气腾腾,笑着活下去;那些打不败他的,终将让他更强大。

  19777月,方敬奉命筹建上海虹口区业余大学并出任校长。后历任虹口区教育科学研究室副主任、上海市成人教育研究室副主任等职,直至退休。任职虹口区业余大学校长期间,方敬不下十次北上教育部,解决了上海成人教育学校面临的在教育部备案、职称评定、毕业生待遇等三大问题。专职从事成人教育研究之后,方敬承担了国家和上海市的很多研究课题,在全国各地举办讲座,出版了专著《成人教育思辨》等书。

  得知文徴明研究专家周道振先生60年的研究成果《文徴明年谱》没有资金出版,为“免愧对前贤,使国人负无人之讥”,方敬带头募集资金,筹款7万元为其出版,成就一段文坛佳话。其“上不负国人,中不负亲友,下不负来者”的忠义之举,被评论家誉为“侠气干云”。

  青春无悔、中年无怨、到老无憾,这是方敬追求的人生境界,也是他生命履历的真实写照。

  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棵草去

  《先生方敬》的第十七章,以方敬的一首诗《家乡行》开头,描述了先生对故乡“浸入血液的情感”。作者写道:“故乡,是一杯烈酒,醇香浓厚,暖在心间;故乡,是一碗清茶,香气四溢,飘向远方。”

  赣榆区宋庄镇任庄村,是方敬父母的生身之地。从1978年第一次返乡起,故乡成了方敬的牵挂,每每想起宋庄,“他就觉得火烧火燎,难以自持。”因为那时候的宋庄还很落后,不仅教育落后,人们的思维更落后。于是,他每年都要回到故里,尽自己的力量,帮助家乡发展。

  方敬最关心的是故乡的教育和文化。祁斌、祁明旭、祁海燕三兄妹的故事,是方敬在故乡诸多助学故事中的“之一”。方敬晚上给村里的孩子们上书法课时,发现5岁的祁斌很有天赋,便对他着意启迪施教,鼓励他好好练字;每次回乡,都给他带来名家字帖;回到上海还写信帮他列出练字计划。祁斌后来考入南京艺术学院书法专业学习,成为书法名家。祁斌的弟弟祁明旭,上学早又贪玩,成绩一度年级倒数,在方老师谈心启发下,成绩跃升年级前两名。方老师还帮助他选择大学志愿,“你要是被西安交大录取,便是我最大的收获和欣慰!我到时一定为你鞭炮铺路,披红挂彩,亲自送你上火车!”从西安交大获得动力工程及工程热物理博士学位后,祁明旭承担了多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国防重点实验室基金研究项目。妹妹祁海燕遇到高考填自愿的事,方敬说,就考复旦吧,到我家吃饭方便。后来,考入复旦大学的祁海燕几乎每个周末都到先生家打牙祭,“先生自己买菜、下厨,走时通常还要塞一两个玻璃瓶封装的食物给她带回学校。”

  方敬总是鼓励学生:“好好学习,将来做对国家有用的人!”报效国家,无怨无悔,是方敬毕生的追求,是方敬永远的初心!

  1993年春天,方敬开始了“景清奖学金”筹备计划,第一次基金目标为3万元。他首先捐出自己近年积攒的1万元。

  19981月,方敬挥别生活了67年的上海,远离妻子和孩子,回到他日夜牵挂的故乡,把自己的晚年和宋庄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因为孩子们需要!因为他是共产党员,是一个有责任的教育工作者!他不愿做蜷缩在火炉边偷懒的绅士,而要做在贫瘠土地上高歌欢笑的勇士!”“他把自己在上海的‘一草一木’都带回了宋庄,要把余生全部献给故乡的孩子们。他似一头倔强的老牛,愣是拉不回头的。”

  从此,在故乡的景清书苑,这个头发花白、面色红润的老人,过着“一箪食一瓢饮”“一卷书一支笔”的简朴生活,不断发出光和热,激励着寒门学子,温暖着邻里乡亲。

  任庄村的祁秋霞,从小就是学习尖子,但家境艰难,负担不起上高中的费用。方敬闻讯后,前后资助5000元,让她读完高中,考入华东师范大学;柳杭村的尚天潇,第一年高考失利,复习时没有钱,方敬在大信封里装了5000元,信封上写着“尚天潇先生专用”,专程送给年仅21岁的他,令他感动万分,也更加激发了他的雄心。他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硕士、书画比较研究博士毕业,现为西泠印社社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执教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工笔画高研班。

  方敬以其本人的影响力和对成绩优秀孩子的资助,大大激发了四乡八邻重教尚学的热情。从1998年至2015年方敬捐资助教的17年间,任庄这个1400余口人的小渔村竟然出了140余位大学生,并有博士2名、硕士4名,尊师重教蔚然成风。他用自己的所学所长反哺桑梓,嘉言善行垂范乡里、教化乡民,感化了十里八乡。当地民风乡风得到淳化,文明新风扑面而来,名不见经传的小渔村成为远近闻名的省级文明村。

  他本可安逸富足度日,却俯首甘教总角小儿、乡野农夫习字,倾其所有捐资助学。为了学生,甘为骆驼;与人有益,牛马也做。景清书苑成了天下最温暖的书斋!

  作者在后记里再次饱含深情地写道:他走了,景清书苑的灯还亮着……

  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棵草去。方敬的一生,是知行合一教育家的一生。遇见方敬,让我们意识到,人的灵魂假如只局限于狭小的自身,陶醉于自我的小生活、小成就,内心的天平就会因为利害得失而倾斜。而总有一种人,乐于为祖国和人民奉献自己的一切。正是这样的人高擎着信仰,推动了国家的复兴。他们无论面对怎样的艰难困苦,却从未忘记自己的初心。

  叩响信仰之问,塑造信仰之魂

  遇见,即是一次改变。

  早在35年前,王成章就在故乡青口镇举办的方敬书法讲座中,有幸见过先生。那时他还是一个师范生,第一次听到具有海派特色的演讲。先生潇洒而博学,这是他对方敬的第一印象。

  20185月,作者采访方敬时,先生已是耄耋老年,但他的生命就像种子一样,充满了活力。先生本身就是一个播种者——那些播下的种子都已茁壮发芽,那些绽放的花儿都已芬芳飘香。

  作者全身心地走近方敬,贴近一个伟大而纯粹的灵魂,“在梦里,也在他左右,与他交谈。”作者纯美的文字便如清澈的溪水,从心间、从笔端流淌出来……

  为了写好这部书,作者先后采访了方敬的学生、同事、朋友、家人,以及宋庄村民数百人,展开了前所未有的大调查、大采访和大求真。他一路行走、一路采写、一路不断体察着人性的光辉,有些采访是在泪光中进行的。他触摸到了历史的天空,感悟到了信仰的力量!

  世界上有两样东西最能震撼人心:头顶上灿烂的星空,内心里崇高的道德。

  丰子恺讲人生的三重境界:一是物质生活;二是精神生活;三是灵魂生活。王国维也说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方敬先生就是登上了第三层楼、达到第三种境界的贤者。

  文化最高的境界是精神,精神最高的境界是信仰。儒家思想的精髓就是“仁者爱人”,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在作家笔下,方敬先生是中国传统知识分子中,最后一批儒者的代表。他是情系苍生、心怀家国的儒者,崇文兴教、助学扶困的善者,反哺桑梓、淳化乡风的贤者,睿智豁达、淡泊名利的长者,其博大胸怀无疆大爱、其奉献精神道德榜样,感动一座城,润泽全国人。

  方敬的故事永远没有尾声。王成章以这部大书,给我们留下了一段人生传奇,塑造了一个信仰之魂,必将震撼世间心灵!

中国作家网 巴金文学馆 新华网副刊 新华网图书频道 新闻出版总署 中国诗歌网 中国国家图书馆 湖南作家网 广东作家网 作家网 北京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中国艺术批评 中国文联网 浙江作家网 上海作家网 苏州文学艺术网 湖北作家网 辽宁作家网 河北作家网 中国诗词学会 海南省作协 陕西作家网 江苏文化网 钟山杂志社 张家港作家协会 江西散文网 中华原创儿童文学网 福建作家网 凤鸣轩小说网 百家讲坛网 东北作家网 四川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醉里挑灯文学网站 忽然花开文学网站 东方旅游文化网 宿迁文艺家网 浙江萧然校园文学网 张家港文学艺术网 江苏散文网 中国诗歌网 江阴作家协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