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夜访录》(散文集)

(2021-01-18 16:56) 5948196

  一、基本信息

  书名:《扬州夜访录》

  作者:晏明

  出版社:广陵书社

  出版时间:20209月第一版

  Isbn978-7-5554-1500-8

  二、作者简介

  晏明,扬州市交通运输局副局长,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扬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散文创作委员会主任。先后在公安系统,建设系统,交通系统工作,曾经是《扬州日报》《扬州晚报》的专栏作者,20176月,通过新媒体,开设“扬州安民”个人公众号,介绍扬州的历史文化、人文景点、淮扬美食,通过这个平台,向外推介扬州,增加城市美誉度、扩大城市影响力。

  三、文学评论

  夜色下的美文

  ——序晏明散文集

          扬州月已经是文学史上空前绝后的一道风景,张若虚的一首《春江花月夜》,牵引了多少文人墨客的情怀。之后扬州月在诗歌中行走,在风景里妖娆,我常常后悔自己晚生,不能亲眼目睹到古人笔下的明月,尤其身在异乡,常常有“明月何时照我还”的感慨。唐代的扬州,唐代的夜晚,我们何时再相逢呢?但后来一想,诗歌本来就是想象虚构,何况是历史消失已久的盛世繁华烟云呢?

          活在诗词里的扬州夜晚,会复活在现实生活中吗?

         古人说的秉烛夜游,有那么神奇吗?“何不秉烛夜游”为什么如此受古人追捧?《古诗十九首》里说:“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秉烛夜游也就被视为延长生命长度、提高生命质量的一种高质量的生活方式。年轻时我对秉烛夜游是有顾虑的,是持怀疑态度的,怀疑古人是在作秀,朗朗晴天,风景依然,为什么要到夜晚才发现“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呢?一次夜游的经历,改变了我的看法。1995 年夏天,我在贵州黄果树参加几家刊物举办的笔会。白天他们去游览黄果树瀑布,我因之前去过,就没有去。到晚上,神仙作家何士光说,王干,带几瓶啤酒去游黄果树,是很有味道的。我便有机会夜游了一次黄果树,发现古人的夜游确实是不同凡响的创举,夜色下的黄果树和白天的风景完全是两个维度,黄果树夜晚的美感是不容易被发现的。

         那次夜游归来之后,我写了一篇《夜游黄果树》的短文,记载了那次夜游的感受。1989年的冬天,我和苏童等作家有一次夜游中山陵的体验,是老乡王德龙开车带我们去的。那时中山陵还不是封闭的,还可以自由出入。我们看到了与白天不同的中山陵,中山陵居然还有那么静谧肃穆的美感。几年前还夜游过九寨沟,虽然没有记载的文字,但觉得夜游确实是不错的审美方式。白天的风景和夜晚的风景像镍币的正反面,日光下的风景和月光下的风景是来自两个世界的声音。我到一个地方去,晚上一有机会就出来转转,看看夜色和人们的夜晚生活。

        扬州被称为月亮城,扬州的夜色也是天下一流的。但那是唐代的夜晚,或者是古代的夜景,近代的夜景被文人写得最流光溢彩的还是“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朱自清和俞平伯的美文让南京的夜景在文学史和旅游史上熠熠发光。扬州的夜景在近现代人的记忆里大多还是停留在唐诗的余韵里。我在扬州学习生活期间,也有机会夜游扬州,但并没有读到让人有特别深切的感受和特别难忘的记忆的文字,只恨自己笔拙,愧对大好美景。2008 年,应邗江方面邀请,我陪王蒙先生夜游扬州古运河,扬州的夜景给王蒙先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在传记的第三卷专门写到这次夜游,感慨夜游的美好和扬州的韵味。2020 年春节前,我们聚会,我说我到扬州大学当老师了,欢迎您去讲课,他欣然同意,并说,扬州值得再去。

         近日老朋友推荐一位叫晏明的作家给我,说他写了一系列关于“夜扬州”的文章,我顿时有了兴趣,说发来看看。我想我笔拙,但总有文笔优美之人来写写当下的扬州夜景。一看,果然不错,正如作家所言,他“摇荡了瘦西湖的水月,拨弄了廿四桥的丝弦,点亮了枣林湾的灯火,装扮了万花园的春色,卷上了文昌路的珠帘,飘散了宋夹城的烟花,体验了古运河的清幽,品尝了东关街的老酒”。我翻阅了他这一夜一夜的吟诵,仿佛在翻阅一页一页的扬州历史,也仿佛在欣赏一幅《清明上河图》式的长卷,扬州今天的风俗民情,烟火气味,尽入其中,欣然应允作序。虽然多次声明不愿意写序,一是序者多是德高望重之人,我不够也;二是写序难免左右为难,我不善也。但关于夜游,关于扬州,关于月亮,还是打动了我多处的敏感神经,不惧浅鄙,作此陋文。

         文末借晏明的散文集出版,呼吁一下扬州美文之都的建设。近年来扬州文旅事业繁荣,扬州的“美食之都”称号已经享誉全球。《扬州夜访录》的出版,扬州沉睡多年的夜色已被扬州籍作家“挖掘”出来,他以夜晚的视角来展现扬州文化的多样美感。但一个晏明是不够的,扬州的美需要更多的美文来呈现来展示。扬州不仅是美食之都,还是美文之都,扬州的记忆是和美文联系在一起的。我在这里还想纠正一个概念,人们把美文的定义局限在散文,是一种狭隘的文学观念,美文应该泛指一切文学作品,包括小说、散文、诗歌和戏剧等。我们说汪曾祺写的美文,不仅是他的散文,还有他的小说、诗歌甚至戏剧。在这样的前提下,扬州当然是美文之都,那些优美的诗词,早已让人们心目中记住了这座美文之城。遗憾的是当下人们对美文之都的认识还有待提升,晏明的创作实践,也是对美文之都建设的一种很好的尝试和呼吁。

                                                       2020 6 28 日于观山居

中国政府网 中国文明网 人民网 新华网 光明网 学习强国 中国作家网 中国文艺网 中国国家图书馆 中国文化报 文学报 中国现代文学馆 巴金文学馆 中国诗歌网 中国社会科学网 腾讯文化 中国新闻网 《钟山》杂志社 中国作家网 巴金文学馆 新华网副刊 新华网图书频道 新闻出版总署 中国诗歌网 中国国家图书馆 湖南作家网 广东作家网 作家网 北京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中国艺术批评 中国文联网 浙江作家网 上海作家网 苏州文学艺术网 湖北作家网 辽宁作家网 河北作家网 中国诗词学会 海南省作协 陕西作家网 江苏文化网 钟山杂志社 张家港作家协会 江西散文网 中华原创儿童文学网 福建作家网 凤鸣轩小说网 百家讲坛网 东北作家网 四川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醉里挑灯文学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