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黑马获奖作品精选集》(诗集)

(2020-06-16 15:34) 5896014




  书名:诗集《江山——黑马获奖作品精选集》

  作者:黑马 

   出版社:团结出版社 

   版次:201912月第1 

   ISBN:978-7-5126-7687-9

  字数:258千字 

   页码:226

  开本:16 

   定价:45.00元(单册) 391.00元(全九册)

  内容简介:

  《江山——黑马获奖作品精选集》,诗集,黑马著,团结出版社出版发行。该诗集遴选了诗人黑马18年来文学创作精华,聚集并精选了黑马不同时期具有代表性的文学奖项,既是一部个人文学成长史,又是一部精神导图的心灵史。全书分为五卷:卷一为乌金宝石,卷二为青荷明月,卷三为星辰大海,卷四为江山烟雨,卷五为金声玉振。诗人以祖国的大好河山、四季风物为抒写对象,借景抒情,情景交融;托物言志,志趣高远。饱含了赤子一腔拳拳深情,展现了较为全面娴熟的诗歌技艺,以及诗人陡峭的艺术趋向和文化自信,最终完成了“纸上的江山”与“精神的江山”合二为一,呈现出一幅“江山如此多娇”的独特文学景观。

  名家推荐:

  这位人在苏北的黑马先生,以他那鲜明醒目、不容置疑的覆盖着“苏北”印记的书名和诗行,对我产生了不可抗拒的诱惑。请看我在浏览他的诗歌文本时随手摘抄下的这些令我心有所动、情有所牵的句子:

  “我相信,吹拂苏北大地的风是有灵魂的/山峰与小溪相依为命/在岁月的更深处洗亮耳朵”(《温暖的村庄》)

  “苏北,此乃一首天然之诗/我的诗篇明亮,澡雪,音韵的袍子悠长/星辰,是那么迷人而遥远/月光像一个孤独的倒装句悬在苏北的夜空”(《月光》)

  “我的苏北/正是我心中的江南/泗水亭,顶着大风歌唱/两千多年了/歌风台上的月光仿佛被神擦过似的……/在苏北的乡音里/只有炊烟/还在汉高祖的大风里搓绳”(《月光追随我》)

  “不能不提到那所湖上的小学校/那些嗷嗷待哺迷茫的眼神/那个迎着黄昏/教十七个高矮不一的孩子识字的女教师/那散学时近乎单调的脚步声”(《苏北的黄昏》)

  “我的苏北啊,有歌有雨的苏北/大风的秩序,浩荡无边/心中装着辽阔的苏北/微山湖的那一方湛蓝的水域/苦难的圣歌,如一方祭坛”(《我的苏北》)

  诚然,诗人黑马所讴歌的“苏北”,是比我位于苏中平原的里下河故乡更加“苏北”也更加苍凉、古朴又迢遥的那片天地。虽然我并不特别熟悉,却同样令我神往,因为他的诗心起跳在汉高祖的歌风台下,飞舞在“古黄河的梦境”里,不仅充沛着苏北子弟的豪气,也激荡着每一个华夏儿女的情怀。还因为在他的笔下,我们不仅结识了他生长的那座名叫“大屯”的苏北小镇,结识了他名叫小薇的发妻和他年幼的儿子,还看到了他“总披着一件黎明的大衣/穿行稻田里/如同黑夜中的隐者”的父亲,和他那位已经将名字和一生刻上了墓碑、“对土地的爱是完整的,有风一样的翅膀/有比天空更宏伟的心愿”的祖父……这一切都影影绰绰地代表着耕耘劳作、歌哭生息在广袤、悠久、苦难又光荣的神州厚土的亿万生民,让我们在认识他们的同时,也看到了我们的亲人和我们自己。

  当然这部诗集的更多篇幅,还是留给了歌者本人的心志、心境与肖像:

  “我住在故乡的心弦上/让一条河流教朦胧的诗篇学会转弯/让河床的卵石做揉碎的词语/把乡村音乐种满天空/大地走动,我歌吟漂泊,随身带着故乡”(《故乡的弦》)

  “我的一生要多向花朵和蜜蜂学习/一生的仪式都在/做一盏灯/在广阔的冰天雪地里展开/……把心灵的诗歌提纯结晶/用赤诚的丹心凝聚光芒/我的这一生都在为点亮这盏灯”(《做一盏灯》)

  “我要努力点亮这盏灯/让它照亮那些简陋的村舍和苏北大地/照亮那些本应该照亮的事物/一盏灯,把碎银凝成时光偿还今生/一盏灯让我的内心干净”(《我要让一盏灯燃到天亮》)

  “守灯的人”、“闪亮的心灯”、“失眠的灯”、“把爱种在一盏灯里”……这类诗句、意象乃至标题,同“苏北”二字一样,几乎贯穿了这部诗集的始终,成为本书的中心主题或谓作者创作思维与情感喷发的支撑点。

  作为读者,我最喜爱和欣赏的却是一首题为《秋虫》的小诗,诗中刻画在“辽阔的旷野里鸣啾/把自己的命运跟大地紧紧捆在了一起/唱得豪情满怀/一点也不觉得孤单,幸福得像个孩子”的秋虫唧唧的形象,深深地吸引了我、感动着我。作者如此形容那“执著”又“缠绵”的泥土和草丛中的“秋之吟者”——

  “爱的没有章法,爱的一败涂地/秋虫抓住短暂的时光/不问前生今世/秋虫执著的爱,高蹈的爱,惨烈的爱/像一段绝望而坚定的时光/隐逸的人,头戴斗笠,倾听蝉鸣的轻笛”

  多么熟悉又陌生、何等廉价又稀缺的“笛声”啊!我想这是“秋虫”的宿命,也是歌唱在天地间的所有“原乡人”的宿命。读者的耳膜与心跳,一定会像经霜的秋叶与融雪的春水一样,从这些执著又朴素的诗行里聆听到它,将它视作纷纷坠落在灵魂深处的满天繁星,仍在集聚火种并且燃烧不熄。我相信,正是这深入人心与大地的“火种”,终将化作那高举着我们希望的火炬,穿越时空磅礴而来,点燃和托起东方地平线上的旭日与霞光。

——冯亦同(著名诗人,现居南京)

  我见过黑马,他爽直的诗人性格给我的印象颇深。在《苏北记》中,与他性格迥异的是,他诗歌的质地大都是细腻而内敛的。近几年来,诗人以苏北为背景,创作了大量的诗歌,苏北的一草一木,每一寸天空和大地,每一个亲人和背影,都被诗人深情地歌唱过,而且还将被诗人继续歌唱下去。

  黑马主张独立、安静、简单、自适的写作,在《苏北记》中,他也用自己的作品践行了自己的诗歌主张。“在苏北,我想到了星辰、铁轨和月光/汉画像石中的鱼、禽鸟和奔马/大地空旷的梦境/以及把故乡搂在怀里的绿风/火车在转弯,像两匹夺目的火焰//大地突然失去了隐喻/这银饰的月光,这灯烛的思念/让蝴蝶开遍每一个春天/还有这含泪的冷梅/在高高的枝头,开着凋零的花//我多想喊醒每一片卑微的叶子/我多想喊醒一个温暖的词/这原本就有一些寂寥的苏北啊/这被伤害过的原野,仅剩下空洞的思念/大风的故乡,一片苍茫”(《空旷的苏北》),没有华丽的辞藻,没有炫目的技巧,语言简单明净,朴实无华,却为我们勾勒出一幅苏北的画卷,空旷、苍茫、辽远,苏北特有的地域气息扑面而来。作为一本乡土诗歌的合集,《苏北记》中的作品并非充斥着陈词滥调的浮泛意义上的乡土诗。诗人黑马的这些诗歌有对故乡和亲人的赞颂和眷恋,也充满了浓浓的悲悯之情。

  再来看他的《青草》一诗:“流水缓慢/青草的歌声打动了月光//青草披着透明的锋芒/你有清澈的鸟鸣,我有透明的羽毛//一根草叶上的水滴/如闪亮的绝句,被风轻轻吟唱//青草在水和天之间/青草韧如竖琴//青草飘荡在风中/有美女的腰肢,有炊烟的宿命”(《青草》),他笔下的《青草》是美的,但又有着炊烟的宿命,而炊烟的宿命是什么呢?无疑就是随风而逝。这是作者简单地在写青草吗?不是,他是在写那方土地上生活着的亲人们,那些渺小如青草、悄然逝去的亲人们。平静的文字背后,是诗人浓得化不开的悲悯。这样的篇章在《苏北记》里并不鲜见。诗人就像一个“反复歌唱着苏北的鸟儿”,用清脆的歌喉,或是嘶哑的嗓音。

  在苏北的土地上,现在依然生长着质朴的民风和陡峭的诗境,但毫无疑问,那是在构建一个诗人精神的乌托邦,而诗人的那些诗篇,也终如星辰一般,闪耀着爱与悲悯的高贵而干净的光芒,恒久而璀璨。

——陈劲松(诗人,现居格尔木)

  印象中,他那一张胖乎乎的圆脸,偏黑,有海风吹拂过的羞涩,又隐隐刻满了可作小说素材的经历;他上身穿一件白色体恤,一如他诗的质地,柔软而明朗。仿佛被阳光翻晒过,没被晒干的地方,就用火烤。读他的诗,你能读出阳光和火的味道,不烈,毛茸茸的,微暖,像一滴清澈的水,落在干渴已久的唇上。

  黑马话不多,他把内心想说的话,全都变成了他的诗行。我惟一记得他说过的话是:我喜欢用我的诗去参加各种评奖,倘运气好,能赚得几个小钱,不图名利,主要是老婆高兴。我欣赏他这种对待生活的态度。他不像有的诗人,只爱诗。他不同,除爱诗外,更爱老婆。你可以说他不神圣,特世俗。但如果一个连老婆都不爱的诗人,他所写的诗一定是值得怀疑的。黑马比起那些一张嘴就大谈主义,玩学术名词,借几个外国人的名字来唬人的诗人要真实得多。他和他的诗都充满了人间烟火气,有血有肉,有笑有泪,有爱有恨。他首先把自己当成一个“人”,其次才是“诗人”。

  他的《心上人》是一曲献给“心上人”的赞歌。“心上人坐在我的身体里/一个词接着一个词/带着我进入美妙的仙境/你坐在我心里常坐的那个位置上/细数秋天的心跳//风吹的每一个方向都是爱你的方向/每一次抵达都在我的心坎/你从此住在我的心上/你闯进我的心里来,如入无人之境/画地为牢,教我心甘情愿……”当然,黑马的“心上人”,不止是指他的爱人,更是指生他养他的那片土地。这本集子里一半以上的诗,都是写他的故乡的。故土上的人和风物,都是他情感的依附。“苏北”是一个地理称谓,也是他的“诗学象征”。就像莫言有高密,福克纳有约克纳帕塔法县雷平阳有云南。任何一个写作者,都需要找到一个能够妥善安放自己灵魂的地方。唯有如此,他的写作才是有“根”和“方向”的。即使这个“地方”,他再也回不去,他也在用诗的名义,进行精神的“返乡”。在“返乡”途中,痛是必然的,惆怅是必然的;但光有痛和惆怅却不够,还得有审视和追问,这是一个诗人的责任和良知。

  “我相信,每一个真诚的写作者,都不会离开他脚下的土地,离不开身处的时代和人民,这才是属于作品生命力的东西,否则就是自取灭亡。”这是黑马在其诗集后记里说的话,这句话充分暴露了他写诗的“精神谱系”。他的头脑是清醒的,他并不“癫狂”。他在关于“苏北”的审视里找到了“中国经验”。他骑着自己的马,在城乡之间往返,在历史和现实之间徘徊。“用一只蚂蚁的爱,用小小的动词/来完成祖国的大美/那高举着蜂蜜和梦想的青山/与晨光一起诵经/或者禅坐//一个回家的诗人在路上遇见了祖国/让钟声含着一个人的名字/把叹息和寂寞/交给一年一度的落叶//我们用山谷容纳一生的宽度/让神建造悲伤的塔/让露珠踩着人类的庄稼觐见太阳/闪电和庄稼合二为一/在比喻中死去的,同时将在万物中永生”(《永恒》)。马驮着他的伤痛,他驮着时代的伤痛,迎着西风,既在寻找可供人类生存的理想“栖居地”,也在寻找人作为人的尊严感。

   “马”作为一种“骁勇善战”的动物,它的高大形象曾令不少的人羡慕。但在《苏北记》里,我分明看到了一匹马痛楚的歌吟。这匹“黑马”仿佛带着前世伤痕累累的躯体,孤独地在诗行间彳亍而行。它拒绝了成为新的闪电,而是以沉静的速度,自适的节奏,一步步地朝着光明之地,缓缓地完成心灵的抵达。而那个骑在马背上的苏北汉子,正在将他手中的笔,变成诗中的“马鞭”。鞭子高高地举起,鞭打生活,也鞭策自己。

  他在借诗藐视这个时代,又在借诗向这个时代致敬。

——吴佳骏(诗人,散文家,现居重庆)

  阅读《苏北记》,阅读黑马,我看到苏北大地上最美的一株稻子!迎风而舞!用爱和青春歌唱一片古老的山水,苏北有福了!

  诗歌应该写什么? 

  “我相信,每一个真诚的写作者,都不会离开他脚下的土地,离不开身处的时代和人民,我们相信这才是属于作品生命力的东西。”当我读到黑马兄弟这句,我知道这是苏北之幸!是一株稻子之幸!是一位诗人之幸!也就是说,这里黑马兄弟回答了我们该写什么的问题。

  唯有脚下的土地才是能够接地气,才让诗歌有了生命力。是苏北手心擎举起的一株唯美的稻子,让黑马的诗歌横空出世。因此,黑马的诗歌才能在全国各大知名刊物上摇曳、蓊郁,形成一道独特的风景。让我们对苏北的质朴、大气、悠远、轻盈有了神往。那流转的“心灯、薄霜、木门、稻草人、牧羊女、烛火、芦花、五月的蝉、灯笼——”,那一闪而过的“铁匠、守灯的人、弹琴的人——”,苏北的就是黑马的,黑马的就是苏北的,彼此血脉相连。

  必须感谢苏北,诞生了一粒优良的诗歌种子。从这个角度说,黑马兄弟的诗歌是真正的有根的,能够汲取大地的营养,不断茁壮。

  诗歌该怎么写?

  不能不说,阅读《苏北记》,阅读黑马是一种享受!我喜欢黑马兄弟诗歌的大气和唯美!那种空灵、飘逸、如梦似幻。诗歌里的苏北,梦幻般的苏北,阅读之余牵引着我真想去看看。“我喜欢把丰富的想象力和有质地的语言贯穿作品始终,把生与死、怀念和向往、过去和未来紧密结合,营造出似梦非梦、亦真亦幻的感觉,那种极其抒情的浪漫主义情调的确令我入迷。”黑马兄弟如是说。这句,黑马兄弟告诉我们,诗歌该怎么写?!

  诗歌去修辞也好,大白话也好,到语言为止也好,但是诗歌的“意境”不能丢。如果诗歌失去了构建意境之功能,诗歌的世界也就坍塌了。这是中国诗歌的血统。黑马兄弟的诗歌意境之美令我叹服。体现了其想象力天马行空的潇洒,语言上能真正打开,极富屈子的浪漫主义色彩。

  从这个角度说,黑马兄弟已经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语言风格。当然,在处理叙事上,近期也看到了黑马兄弟的一些新的尝试。但是其语言的大美、思维的开阔、意境的透彻、唯美,是他抹不去的的底色和气韵。这点,值得我们学习。

      诗歌的终极追求

  黑马兄弟说:“写作不仅仅是写作,写作本身应该针对公众和时代面临的精神危机予以答复,即文本表现出来的信心、启示和力量。”实际上他说出了他自己对诗歌的终极追求。

  我曾一度追问诗歌的功能问题。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切斯瓦夫·米沃说诗歌是拯救;于坚说诗歌要能让人学会热爱生活;雷平阳说诗歌要具有审美和社会功能;徐俊国说诗歌让人学会感恩和爱——我觉得文无定法,似乎都是也都不是。而黑马兄弟提出的“信心、启示、力量”我很是赞同。前提是对公众、时代的关注,证明黑马兄弟对诗歌的功能的确有自己的思考,并且站在了时代和社会的平台上。他关注精神和内心,表达信心、启示和力量。能够悟到这个层面,窃以为不亚于某些所谓的大师们。

  我在黄海之滨向苏北竖大拇指,感谢你为诗坛擎举起一株有良知、有责任心、有大爱的稻子!

——赵大海(诗人现居青岛)

  黑马是刘邦的同乡,他是从黄昏一路乘骑刘邦的遗风、驰马星奔的诗人。他心中装着大苏北,沉浸在故乡已逝的江山中,起风歌唱。他书写了一个立体的时空交织的苏北。上面是星光闪砾,字里行间挂着他自己的灯火。他的灯光来自薪火相传,来自苏北的精神深处。他是精神背景化为自然意象,独具创造之心关于造境达界的诗人。

      是苏北抓住了诗人,使他辽阔、苍茫又内心一团锦绣。

      在这境界中,下雪也是一场仪式。《大雪的仪式》:我多次爱上苏北雪林中的宁静/向上是无限蓝的天空/冬天的远处,秃杨树上有乌鸦在坐禅/它用安静瓦解着内心的暴风雪//满纸的泪水,一路向北/写着梅花,写着雪/我想在浓浓的黄昏中倾诉衷肠/在苏北,眺望苍茫大地。

      苏北历史的光辉被凝聚成一个黄昏的时刻,在这个重要时刻,诗人总有无端的泪水。那些逝去的英灵也许会感到那世上有人无端地想哭。“我站在苏北的中央,听风的呼吸,花的歌唱/而天空,却落满了雪”诗人自问除了诗人“还有谁愿做这大地上守灯的人/锁住村庄的落日”?历史像落日沉没,当年大风歌让后生诗人吊古伤今,吟痛了心中诗句:落日下的歌风台,一次次高过黄昏的白杨/坐满天空和雨水的苦歌/让我流浪一生的笛声/守住泗水的渔火/大风吹亮你的星空,也吹亮我的星空”(《苏北怀古》)。

  清澈的泗水已被黄河杀死,夺去河床,最终连河床也消失了,化为漫长的淤泥。所谓故道其实就是泗水的遗墟。诗人敏锐地发现:“黄河故道,两千年的大风飞沙/磨秃了树枝的尖锐”。故黄河比起泗水来说是短暂的,作者所说的两千年暗指这两条河流的重叠,词语覆盖着词语。“被星月一次次照耀的黄河故道/正被思想的沙粒/轻轻搬走”,只要低头思想,故道就不是黄河的了,也不是泗水的了,沧海桑田,故道里可能涌动着耕田。有河就有源头,它的尾巴流到哪里并不是历史长河的心脏。正本清源,诗人说他在写黄河源头一样的诗。“月朗星稀,仿佛一个世纪/它们被迫回溯到河流本身,历史的源头/灵魂以西,诗人成为河流/是春风吹活了大地上的石头”(《源头》)。河流淤实了,诗人就是河流。大地即使沦陷了,但石头也能在诗歌中复活。

      徐州不是历史的尾部,它其实是一个源头。彭城上空寿星闪耀,这里被史书记载就是黄帝真正的初都涿鹿所在,麋鹿啸嗷群雄逐鹿。黑马似乎有神启一般写下:“像一场宗教/把天空抬高的人们,正被内心的闪电唤醒/我胸中的麋鹿开始了忧伤的奔跑”。

      诗人就是一群执意从黄昏走向灯火与星空的人。作者一再咏叹,对于普天下诗歌的黄昏来说,“不能不提到苏北的黄昏”。苏北的黄昏燃起所有大自然的元素,并且呈现紫微垣的星空,那一片王者的气象、倾国倾城的佳人丽水。苏北黄昏之下是《披星戴月的苏北》:“大地是一种归宿,草尖上的露滴,摇晃着黎明的光/大地长出毛绒绒的耳朵,深情地呼吸,席卷苏北”。诗人黑马将“苏北,这个词,比任何时候都抱得更紧”,仿佛词语也抱着他的马蹄飞奔。“把天空抬高的人们,正被内心的闪电唤醒/我胸中的麋鹿开始了忧伤的奔跑”。在这时他是孤独的,就像“南天门的神迹”只能独个看见。人杰地灵的苏北的天空充满星君、诸神的光辉,大地也是离地三尺有神灵。

  “在我所居住的苏北,神得以安息/木门向南敞开/屋檐下双手可以接到白银/北斗七星舀着月光/抬头,我能感受到大地上的爱与时光”(《木门向南敞开》)诗人说出了他的感动,他感受到大地上的爱与时光。苏北在时光中奔跑,向作者迎面跑来。《我爱时光中的苏北》:时光的旧梯子/交给登高的梦和火焰/遍地秋霜,我身边的穷乡亲/风正在把虚无带走。

      迎着浩浩长风,作者必将写出他自己的苏北,而不是李旭的苏北,也不是大卫、胡弦、管一等等的诗歌。这是黑马自个的苏北,是《我的苏北》:“我的苏北啊,有歌有雨的苏北/大风的秩序,浩荡无边/心中装着辽阔的苏北/微山湖的那一方湛蓝的水域/苦难的圣歌,如一方祭坛”。这就是诗歌的烙印,诗人在纸张上按下的手印。诗歌必须要个性,留下那独一无二的指纹。头顶着月光和星光的黑马,星月交辉,他是明亮的,奔向故乡又从心愿之乡出发。“月光是没有边界的情操和闪电”,星宿永留英魂。

  “苏北,此乃一首天然之诗/我的诗篇明亮,澡雪,音韵的袍子悠长/星辰,是那么迷人而遥远/月光像一个孤独的倒装句悬在苏北的夜空。”苏北的诗本为天成,像历史和自然自动的分行。诗人需持一株“还魂草”,才能将诗歌的大风与沉睡的灵魂一起唤醒,进入到历史与自然的长河中,点亮不灭的心灯。“还魂草,经卷迷人的河流”,“我数着跌落的星辰,听大地的心跳”。诗人的心灯与苏北的心灯合明,照亮两岸的河水与土地。《苏北的心灯》:“苏北的心灯,熔化了星辰/我和我的梦到底距离星辰还有多远?”达到无间,天人合一,“我内心的麋鹿,淡定,从容地活了下来/这个时候,如果谁没有翅膀都会长出一双来”。

  苏北天然是一首大诗,苏北是一种伟大的境界,一般人不容易抵达。但黑马兄写下这样的诗句:那些托举的火焰,遗失的灯盏/冬日寂寥,那些星辰/注定成为我版权的一部分(《苏北造境》),可见他充满了自信和诗意。

  苏北,生成着诗歌古老的风气,召唤一代代的诗人去妙手偶得。最后,我期待所有留守故乡的诗人们,驰骋出辽阔的属于自己的诗歌版权。

——李旭(诗人,现居睢宁)

  在重读海德格尔《荷尔德林诗的阐释》的时候,我收到了黑马《苏北记》的诗稿,仿佛命运早已注定的安排。这种对应正是海德格尔在《荷尔德林和诗的本质》一文首先列出的荷尔德林的“五个中心诗句”——对黑马来说,无论是在《我为什么写作》一文中的自我认定,还是在苏北构建“诗意的栖居”中,都有一种犹如“决心书”天才式的心灵相通。诗人的“决心书”自然不是普通意义上的,而是一种来自内心整饬的必然性,且不容更改。这就是黑马,没有人强迫他写诗,他只是顺应了内心的召唤,他就像“喜欢睡觉那样喜欢诗”。真正的诗人,正是受控于这种必然性和使命感,胸怀万千意境,吐纳锦绣于笔端。

  当一个人在苏北成为诗人,显然正是他得到了那个地方特有的文化暗示,而且他觉得“一首诗我想写得比风轻,比水干净,比尘埃还要低/一首诗将代替诗人活下去/一首诗注定要比诗人活得更为长久”(《一首诗的自白》)。所以,黑马的《苏北记》犹如带着读者去一片诗歌的森林中历险,苏北是“关键词”,是中心,是气场的所在。苏北是具象的,地域性的,更是精神的意旨。苏北是一个古老而又年轻的地方,一方面,诗人在生活中不停地截获着;一方面,诗人在经验中不断地给予着;这样,作为一个地域的苏北与诗歌的苏北,非此非彼?或此或彼?还是亦此亦彼?我喜欢这种纵横交错、互换灵魂的诗意。“大地突然失去了隐喻/这银饰的月光,这灯烛的思念/让蝴蝶开遍每一个春天/还有这含泪的冷梅/在高高的枝头,开着凋零的花”(《空旷的苏北》)这些有着“通感”效果的诗句表达了什么?正如本诗题目中作为副词的“空旷”这个词,暗示了时光的苍茫、大地的苍茫——实际上是内心的苍茫。同时,全诗的排列、混合、转换,也得到了这种效果,而这些诗句的衔接、搭配,在用词上也是十分“考究”的,有一种微观处理上反对“自动”的控制力。

  “落日下的歌风台,一次次高过黄昏的白杨/坐满天空和雨水的苦歌/让我流浪一生的笛声/守住泗水的渔火”(《苏北怀古》)这首诗,有一种无理而妙。“落日下的歌风台,一次次高过黄昏的白杨”,这里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不是一个为什么,是一组为什么。为什么是歌风台与白杨形成了高与低的对比关系?为什么是“落日下的”和“黄昏的”?为什么是“一次次高过”?为什么是歌风台比白杨高?……实际上在我读到这些诗句的时候,正是若干个“为什么”一同而来,形成了这首诗的张力。这不是素描或图解,而是诗歌在揭示一种事物内在的秘境与联系,一种自内心发生的情感上的浑然一体的联络。接下来,“坐满天空和雨水的苦歌/让我流浪一生的笛声/守住泗水的渔火”。在这里,我确实不知道诗人为何用“坐满”(这个词)天空和雨水来表达苦歌。从诗意上看,天空、雨水可以理解为苦歌之源、发出之地,但若简化之后,把“坐”与“歌”放在一起,似乎是讲不通的。不过,如果诗人决意要这样用,是否有他的道理和考虑?这本该由诗人自己来回答,但这首诗本身已经作出了回答:……/让我流浪一生的笛声/守住泗水的渔火。上面省略的是谁?正是这个“谁?”一问,就让读者明白了为什么诗人用了“坐”这个假定的具有人格化的“苦歌”。有时,诗歌需要这样用象征来保守和打开一些秘密。的确,诗歌是写给心灵相通的人的。正如《空旷的苏北》中:“让蝴蝶开遍每一个春天”。这个“开遍”作为动词,仅仅是源于蝴蝶与花的相似性的一个比喻?还是回应“空旷”并不拒绝的东西,或者说恰恰显示出“空旷”的那种“遍”处都是的状况。好的诗歌,不需要太多的回答,也许这个回答、一切回答、包括任何回答,都是多余的,因为最好的回答都藏在诗歌本身。

  在《老屋》一诗中,黑马写道:“一心碎,就想到了秋雨/一思念,就望见了月光/一回到故乡,就听见有人叫我的乳名”。这里,由“一……就……”这种句式建立起来的联系,正如黑马对《苏北记》的命名,都是发生在他自己内心的事实;诗歌的表达,不应讲究逻辑上的对与错,而是展现感觉本身赋予的东西,那才是诗歌最富有生命力的所在。我不想穷究苏北是什么样的,也不想追问什么才是诗人心目中的苏北,尽管这是《苏北记》的丰富性所在、诗意所在。我只想用一个诗人些许的感受,来读一读《苏北记》,假如有一千个诗人读《苏北记》,那就会有一千个不一样的苏北。即便我只读了一部分,但我不认为这是以偏概全,我认为带着随意性挑出来的诗都有一种较高的质地,更可窥一斑而知全豹。

  境由心造。在《苏北造境》中,黑马写道:“冬日寂寥,那些星辰/注定成为我版权的一部分/它们充满了诗意,和陡峭的意境”。黑马那种自我认定的书写,已经并将继续让“梦想和诗词一起绽放”(《苏北造境》)。在《苏北记》里,黑马陡峭的意境,仿佛龙脉,已成为辽阔中的、远远的起伏。

  ——这起伏,才是生命的本真。

——崔国斌(诗人,现居合肥)

  有限的生命是一本大书,我们甚至来不及感叹和回顾。

  当我的记忆回到我的高中时代,回到李白故里,回到了我走上写作道路的江油中学,上面的某一页有我和黑马兄最初的相遇。在几乎破碎的记忆里,我寻找光芒。并且,试图把我们之间的友谊读成一段故事,故事发生在我的身高永远停留在一米八三的高中时代。某一期《读者》上面,一组诗歌点亮了我的眼睛。要知道那时候的我,还是一个整天在日记本上涂写着自认为诗的懵懂少年。我欣喜若狂,恨不得把作者的名字改成自己的名字。多年以后,我嘲笑自己的胆大妄为。一个名字,尤其是一个诗人的名字,一旦进入人们的视野,便意味着一种光荣而神圣使命,同时也意味着一种高贵而孤独的事业,人类的事业、文明的事业,总而言之,是诗的事业。《读者》上那组诗歌作品的作者,便是黑马。我记住了黑马这个名字,从某种层面上说,我也认识了诗人黑马。我承认,对于一个刚刚开始学习写作的人来说,这种相遇,无疑是莫大的鼓励和鞭策。故事的高潮和结束在于:几年之后,我认识了黑马兄,黑马兄也认识了我。虽然素未谋面,我们却能在这个充满变化和神奇的年代,有幸成为朋友。在充满孤独的今天,诗歌用友谊拯救了诗人。我很高兴。

  诗人们从不愿意肯定什么。但乘着诗歌这只大鸟,我们看到了大地的广阔和幽深,看到瞬息万变的世界,所绽放出来的孤独而永恒的光芒。《苏北记》便是这样一种见证,一种膜拜,或者,还是一种仰望。不是每个诗人都能够进入生活,但是,诗人若是没有将自己的灵魂融入作品,就绝对不能算是一部严格意义上的作品。不幸的是,我们有愧于诗。大多数时候,中国绝大部分诗人们,把诗歌的衣服脱了下来,穿在所谓的现实上面。纯粹的诗,犹如大海捞针。诗歌不是武林大会,但自有残酷的一面。就像所有人都是残酷生活的读者一样,我们都在用自己的经历耐心阅读着生活的残酷。如同我所知道的真相一般,一部伟大的作品,往往隐藏着一座坟墓,伟大作品的伟大之处就在于它站在死亡上面,却能够让人感到某种不朽。因此,在我逃离忙碌准备详读《苏北记》的时候,我有一种期待,这种期待,可以说是朋友对于朋友的期待,也可以说是一个诗人对于一个诗人的期待。我可以真诚地表示,显然,后一种期待要强烈得多。

  黑马兄的诗集名字取得很漂亮,赏心悦目。对于诗人或者不是诗人的苏北儿女来说,无论作为肉体或者灵魂的故乡,美丽动人的苏北需要这样一些文字,永远地保留和珍藏下去。《苏北记》的诞生,显得尤其珍贵。这个夜晚,我的目光一步步在黑马兄的《苏北记》里徜徉的时候。一个令人心跳、心疼的苏北,一个诗意盎然的苏北,犹在面前呼吸。一个诗人的苏北,一个诗人的幸福和忧伤,亦仿佛跃然纸上。正如诗人在《朴野》中写道的一样:“北是旷远、空灵的/延伸着西汉梦境/风的微尘,带走北国的虚无和寂寞/宁静神秘的归羊/嚼着渐渐被时光吹凉的落叶/田野里的村民,电线上的麻雀/像标点,或者静止的音符/却生动着牛皮卷一样豪迈的大地史诗/这是我一个人的苏北/一个人生于斯长于斯的乡野/落日瑰美,神奇,辽阔/我走过,不惊动前世与来生的花朵/只是走过,像梦的一部分/相对于大地的秘密,我不急促/不放弃/对故乡的爱有着清晰的隐忍/在这首诗的结尾,我还情深地挽留秋风”这样的作品,在诗人黑马的作品集《苏北记》里比比皆是。

  这个夜晚,我下落不明。读黑马兄的诗歌,人亦仿佛融入到苏北的呼吸中去了。

  《苏北记》,诗风成熟稳健,看似潇洒随意,却自有妙处。诗的背后,隐藏着诗人深沉的爱意和胸怀。实至名归。

——羌人六(羌族诗人,现居绵阳)

中国作家网 巴金文学馆 新华网副刊 新华网图书频道 新闻出版总署 中国诗歌网 中国国家图书馆 湖南作家网 广东作家网 作家网 北京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中国艺术批评 中国文联网 浙江作家网 上海作家网 苏州文学艺术网 湖北作家网 辽宁作家网 河北作家网 中国诗词学会 海南省作协 陕西作家网 江苏文化网 钟山杂志社 张家港作家协会 江西散文网 中华原创儿童文学网 福建作家网 凤鸣轩小说网 百家讲坛网 东北作家网 四川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醉里挑灯文学网站 忽然花开文学网站 东方旅游文化网 宿迁文艺家网 浙江萧然校园文学网 张家港文学艺术网 江苏散文网 中国诗歌网 江阴作家协会网